《太平洋战争》
第304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陆旅”旅长华莱士准将认为丢失的城门棱堡地势险要,在日出前不适宜发起反攻。天亮之后,华莱士督促皇家苏格兰营反击被日军占领的堡垒,营长怀特少校拒绝执行命令,认为以他手下现有的兵力完成反击任务是根本不可能的。华莱士竟然同意了怀特的请求,他向莫尔特比少将报告说:强迫怀特营长去执行他认为毫无把握的计划是徒劳无益的。反击也就这样不了了之。
  11日早晨,当日军两个大队进一步发动进攻时大批守军竟不战而退。一个叫山本的日军中队长手舞战刀冲在最前面,他很快被苏格兰营士兵的子丨弹丨接连击中,但他好像没有任何事一样地吼叫着继续冲锋,直到被英军打成筛子后才扑倒在地。后续的日兵旋风般地冲了上来,个个都像刀枪不入的超人,苏格兰人被这一景象惊得目瞪口呆,有些人甚至忘记了射击,醒过神来后开始纷纷向后溃败。

  城门棱堡的失守导致“醉酒湾”防线岌岌可危。12月11日中午日军开始向防线的两翼展开攻势。佐野兵团的青衣岛攻夺部队从西边迂回并在11日占领了青衣岛,左侧的第二二九联队10日渡过沙田海,12日突破了石头围附近英军防线右翼并占领了启德机场。日军的三路出击导致英军防线全线崩溃。
  11日中午,守军总指挥莫尔特比少将下令放弃九龙全军退守香港岛。接到命令的印度兵、苏格兰兵和加拿大兵于是争先恐后地跨过狭窄的海湾撤回香港岛。由于英军本来就没有死守的打算并已事先安排好了撤退路线,另一方面日军也未能及时发现英军撤退,故此各部大致顺利地退到了岛上,不过溃兵的到来还是给香港岛造成了极大的恐慌。
  发现英军全线溃退的日军很快尾随而至到达香港岛对岸。从九龙的鲤鱼门到对岸香港岛的东北角之间水道狭窄,大约只有1000米左右。第三十八师团的伊藤三郎和小池礼三两位少尉——他们都是在奥运会比赛中取得优异成绩的游泳好手——判断仅凭人力就可以游过去,于是以能游四公里为条件开始招募敢死队员。这支规模不大的敢死队下水之后在才知道,有些事做起来并没想象中那么简单。尽管香港位于南方,但12月份夜间的海水同样是冰冷刺骨。加上背着沉重的作战装备,还没游五分钟大部分人就不行了。无奈之下大家只好回头,到岸上数了数才发现有十几个人并没有回来。

  日军本来认为香港岛根本无险可守,英军固守这一孤立据点在战略上已毫无意义,在九龙陷落之后投降是英军理所当然的唯一选择。12月13日上午,一艘插着白旗的小艇由九龙油麻地码头向香港岛驶来,艇上载有日军的劝降使者、第二十三军参谋多田督知中佐和被挟持的香港总督私人秘书李夫人等人,他们带去了酒井隆写给杨总督的劝降书。书云:
  我善战之攻城炮兵及英勇之空军已做好准备,香港覆灭弹指可待。溯自开战以来,贵军虽努力作战,但是继续抵抗必将断送百万无辜男女老幼之生命,此皆为贵国骑士精神和我国武士道精神所不忍。望贵总督深思,立即承诺举行献城会议。倘不接受本劝告,余只有忍泪诉诸武力以使贵军屈服。
  尽管开战以来从前线传来的都是坏消息,但是港督杨慕琦始终未曾动摇过保卫香港的决心和信心,他断然拒绝了日军的招降:“我等自信尚有作战能力,而且我等对大英帝国国王尚未完全尽到忠诚的义务。”
  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杨总督这一番豪言壮语传到士兵耳朵里就完全变了味,竟然成了“在日军于香港登陆之前投降,是大英帝国体面所不允许的”。大家据此理解,如果敌军在香港岛登陆的话,那样投降才是体面和被允许的。
  12月17日,日军再次派人乘两艘小艇过海,向杨总督呈上了由第二十三军司令官酒井隆和第二遣华舰队司令官新见政一联名发出的劝降书,杨慕琦再次严辞拒绝,并且警告日方,如果再派所谓的“和平使者”过海,英军将毫不客气地开枪射击了。
  两次劝降两次遭拒,酒井隆中将是怒不可遏,断然下达了攻击的命令。为了削弱敌军的防卫力量,北岛中将指挥炮兵部队以240毫米攻城重炮猛轰香港岛北岸,由广州飞来的日机连续轰炸多个英军炮台以及通讯、发电设施。
  此时的英军也对港岛上的守军进行了重新部署。按照整体地势,莫尔特比将兵力平均部署于港岛各岸。由于“大陆旅”士兵陆续向“港岛旅”报到,使后者的指挥部不胜负荷。12日凌晨莫尔特比与罗逊、华莱士两位准将商讨后,决定临时将驻守港岛的部队连同从九龙败退的溃兵分成东西两旅,东旅由刚从九龙退回来的华莱士准将负责,西区则由罗逊准将任总指挥。由于此次调动与开战前“港岛旅”的反登陆作战部署有异,造成了各部队换防期间的一些混乱。

  12月14日日军多次空袭香港岛的石油提炼厂、橡胶厂及多处民房设施,引发多处冲天大火,香港的主输水管道也被破坏,一部分地区停止供水。12月15日深夜,日军企图在港岛北岸强行登陆被守军击退。12月17日,两个大队的日军敢死队强攻北角发电厂附近海岸竟遭守军尽歼。
  就在日本第一次试图登陆香港岛的12月15日,因为美国突然卷入战争而踌躇满志的丘吉尔首相正准备带领大队幕僚离开伦敦,乘坐“约克公爵”号战列舰远赴美国参加在华盛顿举行的军事会议,这也是太平洋战争爆发之后英美之间的第一次会议,史称“阿卡迪亚会议”。临行前,首相向在中国那块殖民地上与日军战斗的殖民者发出了一封鼓舞士气的电报,赞扬他们“顽强地保卫了香港的人民和这座堡垒。在你们面临严峻考验的时候,我们的心永远和你们在一起。”话说得虽然美丽动听,但丝毫无法改变战场上的英军所面临的险恶局势。

  18日昼间,新见政一海军中将指挥的第二遣华舰队也在香港附近出现,佯装准备从南岸登陆。同时日军持续炮击港岛北岸,并开始在九龙各地集结船只。港岛北岸四处冒出的滚滚浓烟随东北风吹向英军阵地,使英军视野大为下降,交通和通讯也多次因炮击而陷入瘫痪,大量探射灯亦告失灵。傍晚19时,第一波日军开始登舰并在19:20左右驶向港岛。当时日军的多个登陆点都被大火照亮,有助于登陆部队的抢滩。在微雨和浓烟掩护下的快速登陆部队在靠近岸边时才被英军发现,各机枪碉堡及阵地旋即向近岸的日军开火,但已无法有效阻止日军的前进。20:15至30分,日第二三零联队、第二二八联队及第二二九联队陆续强行登陆,而日军炮火则在稍早前转往轰击南面的山地。

  守军据险进行顽强抵抗,日军亦因英军的炮火轰击而出现混乱,致使三大联队之间无法建立起有效的指挥,原定的作战方案也无法执行。一小时后日军第二波登陆部队上岸,双方的兵力更为悬殊,但日军的指挥系统依旧混乱,各支步兵大队只能强行向内陆四周推进。两军战线犬牙交错,多处呈现出混战状态。
  12月20日西旅司令部遭到日军突袭,在久久得不到增援的情况下罗逊与莫尔特比作了最后的通讯,之后决定带同指挥部人员突围。但是这批军官甫一离开碉堡即遭到日军三面射击,连同罗逊准将在内几乎全数阵亡。莫尔特比少将组织多次反击均告失败。
  同日,在前往美国途中的丘吉尔致电香港政府,鼓励全体守军血战到底。其电文曰:“汝等能多抵抗敌军一日,对于全球之盟军仍能有所贡献。”听着都不那么带劲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