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挂断了电话,她不能再等他说出什么了,不管华子建说什么,都会让自己要么为自己痛苦或者心里难安。人生有很多无奈,冥冥中自有苍天来决定,何必勉强自己,也勉强华子建。
  放下了电话,华子建异常落寞,他回忆起当初他们之间的感情是那样的真诚和纯洁,他喜欢这样的感情,但自己为什么就不能在去延续那飘逝的旧梦?他自己也说不清,他又自问自己,难道男人的嫉恨是那样深刻吗?答案他也是不知道。
  里间浴室的水声还在响着,现在他没有了任何的**,不管那里面绮丽风光有多么的诱惑,他还是完全把握住了自己,为发泄自己的郁闷,为满足自己的欲求,去寻找,甚至是伤害一个无辜的女孩,华子建做不出来。

  他轻轻的带上门,走到院子里,抬头远望只见那深蓝色的夜空中悬挂了一轮月亮。月亮被一层雾气围着,朦朦胧胧。他再走了一会儿,那月亮却穿过轻纱似的薄雾,渐渐地明亮起来,周围有一圈光环,白茫茫的。那月光照在院子里的地面上,象给地面镀了一层银色。
  这时,天空的颜色更深了,月儿也更明了,院子里法国梧桐树那掌大的叶片在晚风的吹拂下,瑟瑟的着响,他就想到了过去学过的那篇“河塘月色”来.....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这就是独处的妙处.......他就这样一个人转了很久。
  华子建回办公室以后,房间已经没有人了,看来华悦莲洗完澡已经走了,但房间里还是飘散着那种处子特有的香味,华子建轻声吟到:美人在时花满堂,至今三载闻余香。
  他又有点矛盾起来,因为他又想到了一首诗:有花堪折只需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他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出来,要是等她洗完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啊,也许会很温柔美丽。这样想想,心里的浪漫也就多了起来。
  傻蛋,你想也是白想,还是洗洗睡觉吧,华子建关掉灯光一觉睡到了天亮。一个晴朗的清晨又来到了,华子建站在办公室的窗户面前,他一手叉腰,一手拉开棕色的窗帘,他那峻拔的身影就映在了宽大的玻璃窗上。

  今天的华子建样子有些落寂,他的脸色有点晦暗,面对朝气十足的朝阳,他显得有几分沮丧。房间里散发出一阵淡淡的温馨与安宁,透过有些水汽的玻璃,似乎屋外游弋着的空气在尽情的与屋内沉闷的空气倾述着隔离之苦。
  这样的祥和氛围,却依然不能减轻他的伤感,他回忆着昨晚安子若的电话,仰望着天空,清晨太阳的光辉刺得他的眼睛约有些生疼。时光破碎,随波逐流,清纯弥漫,但一眼洞穿的清澈不复存在,岁月沧桑,时光倒流,一汪溅落的静水流淌在这个世界,划勒出一道道忧伤的沟壑。
  世间的很多事情就是如此,正如一个哲人说过的那样:人生在世,就是要饱受折磨。
  在华子建抑郁寡欢的时候,柳林市政府却因为华子建的一纸报告,引起了很多重要人物的关注。
  一大早,秋紫云就召开了一个小范围的政府工作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好几位副市长,还有财政局,国资局等相关几个部局的领导。
  这个会议是昨天秋紫云临时通知的,会议的议题就是关于商讨“柳林市棚户区改造工程”议案。
  会议一开始,秋紫云先做了简要的说明:“各位领导、同志们:棚户区改造是党和政府改善民生的一项重大决策,前段时间,市委华书记专程看望慰问居住在棚户区的职工,群众,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棚户区改造工作的高度重视......成为名副其实的民心工程、精品工程和廉洁工程,真正让职工住上优质、放心、满意的房子。”后来就是相关的副市长和几个局长的发言,他们也没说出什么新意来,都在喊着一些高调的口号,说着一些模棱两可,无懈可击的套话,秋紫云今天也是好有耐心,始终很认真的听着,还不时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上两笔,可谓是一丝不苟。

  过去几个有点模糊的问题,在今天这个会议上都有了明确敲定,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主持会议的副市长葛海浩就转过头来,小声的对秋紫云说:“秋市长,你还有什么需要强调和补充的吗?要没其他的事情,今天是不是就先开到这里?”
  秋紫云转过头,想了想说:“对了,还有个事情我简单的提一下。”
  葛海浩副市长就点头后,提高了一些声音说:“同志们,下面请秋市长就相关的一些问题做出指示和总结。”
  大家也都知道,秋市长一总结,这也就是会议要结束了,一个个都打起精神注视这秋紫云,就见秋紫云微微一笑说:“刚才同志们的发言很不错,在这里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和我们这工程相关的一个项目,马局长,你们国资局是不是收到一份洋河工业园招商出售的报告了,这个问题我想请大家也谈谈看法。”秋紫云这“洋河工业园”五个字一出口,别人到还没什么反应,那韦俊海副市长却是一愣,呼的就抬起了头,这个问题缠绕了他好几年了,听到这名字他就会头大。

  要是没有这个问题烂项目沾在身上,只怕自己也不会是今天这幅光景了,这个项目就恰如自己身上的死穴一样,一点就会疼,就会要人命。
  国资局的马局长略微的想了一下,他也是柳林市的老人了,对这个项目的根根稍稍是清楚的,这个项目一送到他手上,他就很快的嗅到了其中不大正常的一些味道,他犹豫再三,还是压住了这个报告,想以低调和拖延的方式埋掉这个报告。
  可是现在市长突然的提了出来,这就让他不得不做出回应,他也似乎明白了一点秋紫云的意思了,看来,这个报告的出现是大有名堂,马局长有点为难了,他很谨慎的说:“嗯,我收到了,报告是洋河县规划局和城建局提出的一个设想,我还没来得及细看。”
  秋紫云脸色平平的说:“我到是了解一点他们这报告的大意,现在的问题就是两个,一个他们按当初造价一半的价格出售合理性如何,在一个就是对他们全省招商出售的方式我们能不能批准?”
  他精通于官场所有的套路,对那些宦海中人管用的隔山打牛,声东击西早就烂熟于心,他不用去听秋紫云话语表面的意思,那都是哄人的鬼话,秋紫云真实意图不过就是想要借这个事情来敲打敲打自己,灭一灭自己最近的盛气,让自己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听从调遣,配合工作。

  自己应该应对秋紫云的这次攻击,置之不理,量她也不敢真的把“洋河工业园”如此贱卖,她还没傻到那一步,为自己套上一条本来不是她的锁链。
  她是不敢,但接下来就又有一个问题,她会不会虚张声势的大造舆论,来把这个项目搞的沸沸扬扬,让所有人又想起这个项目,又会有一些好事者去最根溯源问起是谁当初搞的这工程,是因为什么原因撒谎能够的这项目,而到了最后,必不可少的就有人开始指责和漫骂,这才是自己最为担心的关键。
  现在离换届时间本已不多,谁成为议论的焦点谁就会失去一次有可能得到的机会,在假如这件事情传到上面,更是让自己寝食难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