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有些清醒了,就像争扎着甩开华悦莲的手,试了几次,力不从心,也只能听之任之,两人一起到了楼上。
  进去以后,华子建就呆呆的坐在了沙发上,头有点疼,他迷迷糊糊的对华悦莲说:“你自己随便坐啊,有水,我就不给你到了,自己动手。”
  华悦莲先打开了空调,调好了温度,又帮他倒掉了茶叶,重新帮他泡了杯水,送到了他的面前说:“领导,喝点水,今天你是真的高兴啊,喝这么多的酒。”
  华子建就调侃的说:“今天见了你高兴呗。”
  他是说者无意,华悦莲确实听者有心,华悦莲就用那如梦似幻的眸光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里也是甜甜的。
  她见华子建脸上汗水很多,怕他一会空调一吹感冒了,就上卫生间打湿了毛巾,想要让华子建搽下,没想到这时候华子建让空调一吹,真的有点服不住了,站起来摇摇晃晃的就往卫生间跑,这一下就和华悦莲在卫生间撞了个满怀,他是口一张,就呼呼啦啦的出酒了,华悦莲赶忙扶住他,最后华子建一吐倒是很轻松了,酒也醒了大半,可是害苦了华悦莲,不但要帮他清洁地面和卫生间,连一条裤腿也让华子建吐了一大片。华子建很是尴尬,嗫嚅着说:“这,这太不好意思了,我来收拾,酒味大,你坐外面歇会。”

  华悦莲苦笑着说:“你收拾什么,自己站都站不稳当的,你坐那喝点水,我收拾。”
  华子建看看也搭不上手,只有道声谢说:“那就麻烦你了,只是把你身上也弄脏了,要不一会你在这冲洗一下再走。”
  华悦莲一下就脸红了,她秀面比花娇,那红色的脸和她脖子上细白的肌肤,形成了极大反差,这雪白春色,微隆的丁香胸脯,让华子建又开始有了一点熏熏然的醉意,有句话叫未饮先醉,应该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吧。 华悦莲点点头说:“你先出去,我收拾好了借你这地方冲个凉,不然这一身味道,真是酒鬼了。”
  对华悦莲来说,自己这样帮华子建干点事情,仿佛有了一种很异样,很温馨的感觉,就像自己是这个地方的女主人,而华子建就是那一个调皮难管的丈夫,自己现在是扶侍着刚刚回到家门的丈夫一般。华子建也是不敢多看她了,怕自己看多了有的地方难受,他赶忙离开,到沙发上喝茶去了。

  华子建喝了一会茶,酒劲也过去了许多,这时候,他的心静不下来,因为他分明已经听着里间西西索索的脱衣服声响,他开始想象里面的情景。他不记得已经有多久没有和女人亲热了,好像很漫长,他一直也在熬着,克制着自己,他婉言的谢绝过最近仲菲依的几次邀请,不是他不想,是他的理智和情感阻碍了他和仲菲依更进一步的渴望。
  而秋紫云呢,又是那样的繁忙,纵然自己可以抽出时间去约会,但她能有时间吗?
  在这种和生理的抗争中,华子建每每在清早起来的时候,他都会为自己那膨胀的一柱擎天感叹一下,大有英雄无用武之地的感慨。
  里面的水声传了出来,他眼前仿佛可以清楚的看到那水珠是怎么从华悦莲那肌若凝脂,滑腻似酥的身上流到她那纤美的脚趾,他闭上了眼开始慢慢的想象。
  想象的时间不长,他就感觉自己有了强烈的反应,先是呼吸急促,再后来是下面膨胀,他真想现在就走进里间去,可是又一想,自己好歹还是个县长,从青春期他就经常自誉为自己是风流不下流的人,所以他就只好在外面死劲的想,还不得不腾出手来,压制住自己那蠢蠢欲动的兄弟。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他从绮丽的幻想里惊醒,他甩了甩头,清醒一下,接起了电话,电话是安子若打来的,那头传来她安详,恬静声音,让华子建暂时忘掉了刚才的**。
  安子若说:“最近你很忙?好久没你电话了。”
  华子建说:“是忙啊,总有做不完的工作,你一切都还好吧。”
  安子若幽幽的说:“我不好,总是会想到你,在很多时候,我都会走神。”
  华子建就无端的有了一种愧意,似乎自己带给了安子若很多的烦恼,这不是自己的本意,自己希望她快乐,幸福,无忧无虑的生活。
  是自己错了吗?或许是的,如果安子若没有见到自己?如果自己可以放弃一切世俗的观念,忘掉安子若的过去,张开双臂重新的接受安子若的爱意,那她还会这样抑郁寡欢吗?应该不会吧。

  后来华子建叹口气说:“都怪我,是我带给你了烦恼。”
  安子若连忙在那面说:“这是我的宿命,和你无关,就算我并不真正的了解男人,但我还是可以理解你矛盾的心境,我无权怪你。”
  华子建黯然神伤的说:“我也努力过,也不断的告诫我自己,但我还是无法跨越我这卑劣的观念,我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在你离开的每一个日子,我都在思念和会议,本以为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会永远牵挂你.......。”
  安子若打断了华子建的述说:“我理解,也许,那就是一种精神领域的意恋,当一切展现在你的面前,当你唾手可得的时候,你才发现,你的理想和现实原来还是有差异的,是这样吗?
  华子建无言以对,他一直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安子若的话为他揭示了这个谜底,自己何尝不是如此,他开始心痛起来,为自己,也为安子若。
  两人一起沉默了,他们互相的听着彼此的喘息声,一时无话可说,很多时候,当一些话说的过于分明,就会破坏掉那一点点残存的幻想,现在的华子建也是如此,仿佛受到了当头棒喝,他怕自己永远的失去安子若,又不忍她对自己遥遥无期,耽误她美丽年华的长久等待。

  后来还是安子若说:“不要有什么心里的负担,爱与不爱,谁又能控制的了,至少,当我们年华老去的时候,我们都有彼此那一段美丽的回忆。”
  此话象刀尖一样直刺他俩的心脏,听来温情暖语,但却令他们两人心底冷气嗖嗖,其寒入五脏六腑,其苦入奇经八脉。
  华子建也浑身散了架似的,凉悠悠的,心里涌起莫名的寒意,无比的苦楚。
  安子若无可奈何地说着,而心里的血正在稀释成心灵泪水,沿着每一根血管,不断地向每一根毛细血管渗透,逐渐扩散到皮肤的每一个汗孔。
  她是不再年轻,但却因为成熟而风情万钟,她这些年的经历,这些年的苦楚都让她学到了人生最宝贵的知识,炼就了其他女人所没有的,最锋利的武器——通透。

  她知道,勉强是得不得爱情的,就算自己死缠烂打的获得华子建一时的情意,那又能怎么样呢?他心里的纠结没有化解,等待他们两人的就将会是人生长久的折磨,那样的折磨自己已经饱尝过了,何必如此,一切顺其自然吧,自己种下的苦果,也只能自己慢慢的咀嚼了。
  华子建还想要说点什么,可是说什么呢?让安子若把这大好的年华花费在等待自己身上吗?
  假如自己一直跨越不过那道心头的沟壑呢?
  华子建犹豫着,而安子若却酸楚的说了声:“拜拜。”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