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578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季刚越想越生气,越生气越想,本来就喝多了酒,再被这事一刺激,更是怒火滔天,心生杀意,恨不得现在就把李睿干掉,再把欧阳欣抢到自己的怀抱里。
  “哼哼,姓李的,你小子也不用得意,你是先于我吃到了欧阳欣不假,可你却也无形中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破绽。我只要按住你跟欧阳欣乱搞这一点,就能整死你。正好,老板让我盯住你的日常行径呢,你这可不是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机会?哈哈,你特么给老子等着的,老子这回要不玩死你,也就对不起你市委一秘的名头了!”
  季刚想到这,双目中喷出火一样的凶光来,可转念又觉得这个计划不妥,自己真要是这样做了,固然可以整死李睿,连他老板宋朝阳都救不了他,可却也要连带搞臭欧阳欣的名誉了,自己要的是干掉李睿,最终抢得美人归,可不是要干掉李睿之后也把美人干掉……嗯,看来这事还要从长计议,暂时还不能急。
  李睿等电梯的时候,给老婆吕青曼打去电话,邀她出来遛弯儿,让她来盛景大酒店这里汇合,自己在这等着她。
  说晚上出去遛弯儿消食是吕青曼先提出来的,因此她接到这个电话就答应下来,自行出发不提。
  李睿进到电梯里的时候,还在回味着刚刚跟欧阳欣的暧昧小插曲,心情酣美难言,可转念想到季刚的突然出现,又生出一股子鄙夷之情,这个家伙为了得到欧阳欣这位美女总经理的青睐,也是真豁出去了,连脸都不要了,每每跑到她这里来自吹自擂,什么要升为市府一秘啦,什么要解决副处级啦,又什么下放基层当副县长副区长了……呵呵,自己往自己脸上贴金,可结果呢,人家欧阳根本没把他放在心上,他等于是俏媚眼做给瞎子看了,说起来既可笑又可悲,所以说,男人,在面对心仪女子的时候,一定不要冲动、一上来就总是幻想如何得到人家,而要先考虑清楚,人家是否对自己有意,否则只能是自讨没趣。

  他从酒店出来,在路口等了不到十分钟,就把吕青曼等来了。夫妻二人汇合后,沿路向北走去,这一刻刚刚八点出头,青阳城区已经笼罩在无尽夜色与流彩灯光下。
  此时残冬已去,初春到来,气温虽然依旧不如何高,但风已经不寒了,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春的温馨夹杂在空气中。也因此,猫了一冬的人们又开始恢复晚饭后散步消食的好习惯。路边遛弯儿的人们很多,三三两两,断断续续,如同参加集体活动似的,形成了具有小城市特色的市井街头景象。
  夫妻二人一路向北,有说有笑,走了差不多两公里后,溜达到了北二环的古城墙下,在古城墙遗址公园里散起步来。
  李睿触景生情,跟吕青曼说起了今年城建规划里的一个子工程--市政府将会投巨资修复青阳城区里的古城墙,不仅仅是修缮北面残留的这段明清古城墙,还会重新建设东西南三个方向上的已经损毁多年的城墙,并且还要重建钟楼鼓楼,最终实现青阳古城的旧貌风采。

  吕青曼听后问道:“听你口气,对这个工程似乎很不以为然啊?”李睿嗤笑道:“岂止是不以为然,简直就是不屑一顾。你说负责做规划的人是不是吃饱了撑的啊,别的城市都在市区内大拆特拆类似城墙这样已经没有什么用处的古建,全力投资建设现代化国际化的建筑,可他们就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花那么多的钱来模仿修建一无是处的古城墙,这不是劳民伤财是什么?”吕青曼道:“这么做也有好处啊,首先可以拉动内需,其次可以提供就业岗位,还能拉动GDP,最后还能促进城市旅游业发展……这些好处都是你刚才说的,而且很对。”

  李睿冷笑道:“青阳不是十三朝古都西安,更不是六朝古都北京,甚至连人文荟萃的历史文化名城苏杭杨都远比不上,只是一座充其量有点历史的城市而已,可国内有历史的城市又少了吗?这样一个又小又土的乡下小城,哪有什么旅游资源搞城市旅游业?又哪有资格搞城市旅游业?说出去不怕被人笑掉大牙吗?要是我是市长,我一定找到做出这个规划的家伙,非得骂他个狗血喷头不可!”
  吕青曼笑着捏捏他的手,道:“所以啊,既然你不是市长,就不要操市长的心,说点别的。”李睿随口问道:“说什么?”吕青曼道:“我有个打算,说出来你听听可行不可行。”李睿道:“好啊,你说吧。”
  吕青曼道:“我也是受上次小娜结婚的启发才偶然想到的,听你说她嫁给徐庚年后,徐庚年的儿子非常支持,而且很正式的感谢了你一回,这说明小徐很爱他的老爸,很关心老爷子的晚年生活。我就想啊,咱家两个老爷子的情况,跟徐庚年差不多,那咱俩作为子女,是不是也应该考虑考虑两位老爷子的晚年幸福?尽管咱俩都很孝敬两位老人,也想千方百计的照顾好他们,但毕竟做不到贴身又贴心的服侍,所以……”

  李睿听到这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停下脚步,抬手拍了自己脑门一下,惊喜而又沮丧的叫道:“哎呀,我怎么没有想过这一点?我为什么想不到这一点?真是愧为人子啊。”吕青曼嘻嘻一笑,道:“你是娶了媳妇忘了爹。”李睿尴尬的笑了笑,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给两位老爸续弦。这个我没意见,举双手双脚支持,可我就怕两位老爸那有问题。你爸身份特殊,很难找到门当户对又情投意合的老伴,估计他也没时间谈对象;我爸思想老旧,应该接受不了这种老来再婚的事情,怕不会同意。”吕青曼道:“这就需要咱俩给他们做思想工作了,要不然要咱俩干什么?先给他们做通思想工作,再帮他们找老伴,一时间没合适的就慢慢找,总会找到的……”

  小夫妻一边筹划,一边散步,眼看着天色愈来愈黑,便打算回家休息。
  两人转身往来路走去,刚走没几步,迎面走来一个五十多岁的半老妇女,一打眼瞥见李睿,看他面相熟悉,微微怔住。李睿也看到了她,瞬间就把她给认出来了,忙停步打招呼:“周老师。”那妇女笑道:“还真是李睿啊?”李睿道:“是我,呵呵,周老师真巧啊,您这也是遛弯来啦?”
  李睿嘴里这位周老师,不是别人,正是他初中时代的班主任兼英语老师,周平丽。
  周平丽是市北区人,在区里的市十二中教英语,个子不高,还不到一米六,身子也是瘦瘦的,习惯留短卷发,容貌一般,患有慢性鼻炎,不管是大冬天还是大夏天,都是吸溜吸溜的抽鼻子,冬季的时候尤其严重,手边常备卫生纸擦鼻涕。她为人如何不做评判,但是作为老师与班主任来说,对学生很负责,也非常严格,如果学生不听话,她不仅会严厉的训斥,有时还会打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