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8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有,我暂时没看出来。”田馨答道。
  楚天齐再次诚恳的道,“田老师,都是因为我不够细心,让你跟着受委屈了。为了表示歉意,中午我请你吃饭吧。”
  田馨立刻说道:“好啊。”然后又无奈的摊了摊手,“改天吧。说不准一会儿有人来报到,我还是在这候着吧。万一让领导看到,再给我来一个无故脱岗的结论,那我就更惨了。”
  “反正现在也快中午了,你也得吃饭,就是领导也肯定会午休的。再说了,利用午休时间吃饭,也没有占用工作时间,领导应该不会说什么吧?”楚天齐再次说道。
  田馨低声道:“往天肯定不会,但今天就不一定了,今天领导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邪火,说不准一会儿又转到这儿了。我来这上班好几年了,今天还是第一次被这么批评。”说到这里,她的声音更低了,“以前比这再重要的事,董校长也没有发这么大的火,既使有什么意见也是和我们处长讲,从来没有直接对我这样的。其实照片也没……算了,不说了,你还是赶紧去重新拍照吧。”
  见对方确有难处,楚天齐说道:“好的,等以后有时间再补请你,我先出去了。”说完,他走出了学员组织处。
  楚天齐边走,边在想田馨的话。从她的话中可以听出,董校长平时也并不是一个暴戾的人,只是今天特反常。今天他是怎么了?难道是因为自己?可自己从来就没见过他,更没得罪过他呀。可能是他今天在别处气不顺,就把火发到这里了?也可能是他看自己不顺眼?也有可能吧,自己也曾经有过一见某个人就讨厌的感觉。只不过那时自己就懒的答理对方了,而不是像董校长这样,直接就表现了出来。

  楚天齐没有直接出去照相,而是先到了后勤管理处。
  后勤管理处办公室,坐着一位将近五十岁的中年男子。
  楚天齐敲门进去后,直接把田馨给的那张纸条和收据递了过去:“老师,我来办手续。”
  男子拿过纸条看了看,说道:“你叫楚天齐?”
  “是。”楚天齐回答。
  男子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拉开抽屉,拿出了收据。楚天齐急忙从包里拿出钱,放到了男子手边。男子接过来数了数,便开始填写收据内容。
  很快,男子填写完毕,撕了一联收据放在桌上。并从抽屉中拿出一张房卡,连同一张充值后的饭卡,放在了撕掉后的收据上。说道:“手续办完了,这些都是给你的。”
  楚天齐说声“谢谢”,把这些东西都收了起来。然后向着男子又道了声“老师您忙着”,走出了后勤管理处。
  按照房卡上的标注,楚天齐直接来到了三楼,找到了对应的房间号码:三一五。把房卡插到房门上,感应门锁“嘀”的响了一下。楚天齐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一股霉味扑面而来,楚天齐急忙把门大开,用以走一走难闻的味道。屋子里靠着西北角和东北角各摆了一张床,旁边配着床头柜。床*上是雪白的床单和雪白的被褥、枕头,被子都叠成方形的豆腐块状。在西北角靠墙的位置,摆放着一组米色铁皮柜子,柜子上共四个竖长条柜门,有两个门上面插着钥匙,有两个门上面没有钥匙。在柜子旁边放着一张矮桌,上面摆放着一个电视。
  在西边柜子和床之间,裸*露的墙壁上,可以看到渗水的痕迹,有的地方甚至呈现着一丝绿色。霉味的来源应该就是这里。

  楚天齐注意到,在东北角这张床的床头柜上,已经放着一个黑色的包,显然有人先自己到来了。看来,挨着霉墙的这张床就是留给自己的了。
  除了屋子有些发霉外,整体还不错。如果要是再有个卫生间的话,就相当于宾馆的配置了。
  把自己的物品放到柜子里,楚天齐带了房卡、饭卡和柜子上的钥匙出了房间。
  走出学员楼,来到院子里,楚天齐感受到了一些变化。仔细一回忆,原来是太阳不见了,到处灰蒙蒙的。由于污染的缘故,省城经常都是雾霾天。今天刚到的时候还可以,没想到这么一会儿,又成了这样。这天气大概也在衬托人的心情吧,刚才还是阳光明媚,现在就是雾气腾腾了。
  出了党校,楚天齐辨别了一下方向,向北走去,很快找到了一家照相馆。党校位于精英路上,附近有好多高校,找一家照相馆并不难。
  刚一进店,一个留着齐耳短发的女孩迎了上来:“先生,照相吗?”

  “哦,是。照一版二寸照片。”楚天齐回答。
  “要白底的,红底的,还是蓝底的?”女孩接着问道。
  楚天齐随口回答着:“要红底的。还有照白底的吗?”
  “是呀,考驾照的时候,都要求白底的,照片最下方还得打上身份证号码呢。”女孩一边说着,一边已经拿起了相机。

  楚天齐按照女孩的要求,拿掉身上的挎包,坐到了指定的位置上,很快照完了像。照片需要在一个小时以后出来,楚天齐交了钱,背好挎包,拿着取照片的小条,出了照相馆。
  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多了,还是先解决吃饭问题吧。楚天齐记得这条街上有一家肉饼店,味道很正宗,不知道有没有了。他试着找了过去,很荣幸,店铺还在,而且里面的生意很红火。
  楚天齐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要了三张肉饼,一份拌三丝凉菜。肉饼很快上桌,还是原来的那个味道,看来服务员虽然都换了,老板应该还是原来的老板。
  慢悠悠的吃完午饭,楚天齐又回到了照相馆。时间正好,照片刚刚弄好。楚天齐取了照片,返回了省委党校。这次进门省事了,出示房卡后,保卫人员就放行了。
  进了学员楼,楚天齐直接到了学员组织处。田馨在屋子里,正在给两个人办理手续,这两个人一男一女。很快,两个人的报到手续办理完毕,二人向田馨道谢后,出了屋子。临出门时,还冲着楚天齐笑了笑,楚天齐也礼貌的向对方点头微笑。
  “田老师,给你照片。”楚天齐把新照的照片给了田馨。
  田馨接过照片,笑着道:“应该行了吧,标准的红底二寸照片嘛!”然后又开玩笑道,“也不敢保证,万一让你换黑白照片呢!”
  楚天齐知道田馨在开玩笑,也笑着道:“那我就把所有的背景颜色都照一版好了。”

  正这时,又有人来报道了。楚天齐告辞了田馨,回到了房间。
  这照片二次照了,手续也办完了,暂时应该不用再出去了吧。楚天齐想着,脱掉了外套,靠在被子上,打开电视看了起来。看着看着,还睏了,一个劲儿的打呵欠。
  “叮铃铃”的声音响起,把楚天齐叫醒了。他睁开眼睛,还纳闷自己怎么就睡着了,刺耳的声音还在屋里回响。
  楚天齐忙从床头柜上拿起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一个陌生号码,他略一迟疑,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手机里传出一个女声:“楚天齐吗?我是田馨,你马上来一下组织处,照片还不行。”说完,电话挂断了。
  日期:2016-07-31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