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05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主任,其实我们不是想狮子大开口给政府添麻烦,但是我们该得的总得给我们吧,像我,也是一个厂长,但是自从厂子不行了之后,我是一分钱都没有了,现在看病没钱,生活也没有着落,都是子女接济一点,我的老伴常年卧病在床,没办法啊”。何大奎说的这些让丁长生唏嘘不已。
  “是啊,政府是该先解决这个问题,不然的话,没法办,这样吧,何厂长,您这几天统计一下,看看有多少人要解决这个问题,实事求是,我会在会上为你们争取一下,但是结果如何,我真的不敢说”。丁长生皱眉道。
  “我知道,但是统计结果报了无数次了,这一次我就不再写了,这段时间没死人,应该还是上次那个数”。

  “好吧,可能你们也知道了,政府想开发这块地,而且这个老板的背景你们也清楚,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考虑一下看看能不能采取别的手段争取你们的福利?”丁长生斟酌道。
  “丁主任,我看你是个领导,我才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你说的,而且我也打听了,我们湖州的那个华老板是不是被逮走了?听说就是得罪了省委书记的公子是吧,不就是华老板想着自己少赚点钱,补贴下我们这些纺织厂的老工人吗?给人家泼脏水戴帽子,我知道他们的伎俩,唉,这年头,好人不多了,死一个少一个吧”。何大奎一脸的无奈说道。
  丁长生没搭这个茬,其实他也在担心着华锦城,可是自己这几天刚刚处理完自己的事,下一步还真得和成功那边联系一下,看看能不能见见华锦城,也不知道华锦城被折磨的怎么样了。
  趁着何大奎给他倒水的功夫,丁长生将身上所有的钱都掏出来塞在了沙发缝里,呆了不大一会就走了,关于强拆的事,丁长生到底还是没有说出来,这虽然是瞒不住的秘密,但是自己说出来就违规了。
  丁长生转了几个圈,确定自己身后没有尾巴,打车到了兰晓珊原来的老房子,那里住着宇文灵芝母女,丁长生一直都没来得及转移他们,听到有人敲门,宇文灵芝很小心的从猫眼里向外看,见是丁长生,才开门让他进来,此时闫培功还没到  。
  “你没事吧,这几天我可担心死了”。宇文灵芝不顾女儿就在身后,一下子扑倒在了丁长生的怀里,让丁长生颇感到有些尴尬,但是祁竹韵一看着情景,很懂事的回到房间去了。
  “没事,只是这段时间出了点小问题,不过都摆平了,你放心吧,我过几天就为你们物色新的住处,很快就搬家”。丁长生说完拥着宇文灵芝到了沙发上,宇文灵芝依然是依偎在丁长生身边。

  丁长生看看卧室的门关上了,料想祁竹韵不会这个时候还出来了,于是身体一歪,将宇文灵芝压在了沙发上,同时嘴巴封住了宇文灵芝的嘴,在她半推半就间两人居然在客厅里就开始了,这让躲在房间里的祁竹韵气的小脸通红。
  这个丁长生越来与不像话了,胆子也是越来越大了,脸皮也越来越厚了,越来越不知道廉耻了,这算什么事,大白天的在客厅里就干那事,我这还在屋里了,拿我当什么了。
  她更不满的还是自己的母亲宇文灵芝,口口声声说让自己嫁给丁长生,但是到现在还是和丁长生不清不楚的,当着自己的面做那不要脸的事,这让自己情何以堪,这不是和自己的老娘抢男人嘛?
  可以预料的是,即便是和这个男人结了婚,自己的母亲和他也不会彻底断绝关系,想想这些,想想自己的命运,祁竹韵简直是要疯了,可是客厅里传来的压抑的声音,让她心跳加速,面红耳赤,她走到门后,有一种想要拉开门看看的冲动。
  但是又担心开门的声音惊动了他们,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就这么将自己的耳朵贴在门上,听着外面人的声音,沙发的咯吱声,这些都像是猫抓一样,悄悄的挠着这个日渐成熟的女孩的心。
  她虽然长期不和外界接触,但是男人和女人之间那些事,到了一定的年龄自然是有感觉的,就像是现在的祁竹韵一样,她知道那是怎么回事,知道母亲每次压抑的声音里包含着多少满足和渴望,看得清丁长生隔些日子不来母亲的焦躁和不安,这些都是女人和男人的故事,她渐渐的懂了。
  “干杯,为了我们即将成功的项目”。宇文灵芝举起杯说道,于是四只酒杯碰到了一起。
  祁竹韵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她却趁着丁长生不注意时偷偷的看了他好几次,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就是自己母亲给自己选定的自己未来的男人,可是自己还没怎么着呢,你们倒是先把男女那点事都干完了。
  就在刚才,这俩人还在沙发上干着那些龌蹉的事,但是现在却又打扮的衣冠楚楚好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这让祁竹韵感叹,自己将来是不是也会变成这样的人呢?
  可是这个时候丁长生说的话打断了她的思路,不由得抬起头大胆的看向了这个年轻人。
  “闫先生,这一次还是多靠你了,我和灵芝都不方便出面,但是你放心,只要是你们的投资,我在湖州一天就绝没有人敢动,但是,记住我说的但是,商业就是商业,你们可以在政治上做点投资,但是绝不能陷入的太深,这一点,竹韵,你将来是要执掌宇文家的,你也要记清楚,我们是求财的,不是玩政治的,我们之所以投资政治,只是为了保护我们的利益,记住了吗?”丁长生喝的有点多了,所以说话也显得有点啰嗦了。 

  宇文灵芝点点头,丁长生说的不错,官不过三代,尤其是这个年代,商人就是商人,对政治太热衷了没好处,而且在一个人的身上投资太多,一旦这个人倒台,被牵连的可能性太大,得不偿失,所以,该过去的场合可以走,但是绝对能深陷其中,这都是有沉痛的教训的。
  “丁先生,我想,你那个物流仓储计划可以投资,这一点你放心,如果我们的投资不够,我可以在中北省再帮你找投资,相信有很多人会有这个眼光的,但是这个项目如此之大,没有省里的支持怕是不行的”  。
  “嗯,这个我知道,我会尽力把这件事提上日程的,这一点你放心吧,你做好你的事,我做好我的事,剩下的事就好做了”。丁长生的确是喝了不少,身体一歪,差点就歪到了祁竹韵的怀里,吓得祁竹韵急忙扶住了他。
  闫培功一看丁长生的确是喝多了,于是起身告辞了,对于宇文灵芝和这个丁长生的事他是知道的,也知道丁长生在宇文家翻身的事上做了不少的工作,现在就看能不能把祁凤竹的案子反过来了,但是在闫培功看来,实在是太难了,这件事不是简单地刑事案子,而是权力斗争的结果。(.
  凌晨时分,丁长生被尿憋醒了,一看,台灯还亮着,身边坐着宇文灵芝,一直就这么托着下巴还没睡呢。
  “怎么还不睡啊,这么晚了,几点了?”
  “一点多了,你喝多了,怕你要水喝找不到人,熬了蜂蜜水等着你呢”。宇文灵芝说道。
  丁长生最吃这一套,那就是女人无微不至的关心,在白山时最受不了的就是傅品千对他的好,后来是夏荷慧,现在宇文灵芝也学会这一套了,丁长生起身上了个厕所,然后又回到了床上,这一次,不但是自己躺到了床上,连带着将宇文灵芝抱上了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