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30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是丁长生认识司南下以来第一次见到司南下发这么大的火,一时间竟然愣住了,就这么看着好像是发怒的疯牛一样的司南下,一句话没说,扭头离开了司南下的办公室,这老头,绝对是疯了。
  张和尘自然是听到了屋里的动静,眼看着丁长生气冲冲的出了门,也不敢叫他,真是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书记这么大的火气,丁长生这个愣头青也是,不知道人家是领导啊,这工作都是公家的,那前程可是自己的,犯得着和领导拧着干吗?
  她心里是担心丁长生的,但是自己却不能问一声为什么,就这么憋屈着一直到了下班。
  丁长生出了司南下的办公室大门,直接朝对面的市政府走去,当时这个城建委成立的时候,丁长生是为了躲避开发区的事出来的,现在好了,开发区的事还是自己肩上的活,奶奶的,这城建委也躲不掉了,死死的压在了自己身上。
  虽然纺织厂不是个人的产业,可能不会那么激烈,但是纺织厂那么多人的生计问题没解决,要保险没有保险,要养老没有养老的钱,他们为这个厂子奉献了一辈子,这忽的一下,没有任何说法的拆掉,政府拿着一分钱不花的土地卖上个几十亿,任何人都不会平衡的,所以,这里面的风险有多大,任何人都清楚,正因为任何人都清楚,所以,任何人都恨不得躲起来,司南下是躲不掉,要是能躲掉他不会这么参合的  。

  “哎呦,谁惹你了”。丁长生推开城建委办公室的大门,把门摔的咣当响。
  张明瑞和梁一仓是不敢问的,问丁长生的也只有胡佳佳了。
  “他妈的,没见过这么没种的,你们几个都做好准备吧,纺织厂的事要拆迁,而且没有说法,是强拆,到时候发生了什么事,能跑多快跑多快,别被打死了就行了,我先说好,拆迁中打死你可不是烈士啊”。丁长生气的点燃一支烟,狠狠的抽了一口,然后将打火机扔在了桌子上。
  胡佳佳看着气急败坏的丁长生,停了一下,问道:“你有多大把握?”

  “什么把握?”丁长生不解问道。
  “拆迁啊,总不能拉上人就这么去吧,我觉得去之前还是要找纺织厂的工人说一下,不然的话,到时候会出大事的”。胡佳佳说道。
  “唉,出大事就出吧,最好是把这些狗日的都撤了才好呢,现在你还看不明白吗,这块地就是内定了的,现在不是谁要拿这块地,而是要尽快的拿下来,推平,搞好三通,然后人家就开始上笼屉蒸了,有些人,为了自己的帽子,什么都不顾了”。丁长生低声说道,心里甚是郁闷。
  华锦城的方案是最好的,而且不但是解决了市里的麻烦,也可以将这块地开发的很好,这样对大家都好的事,却没有人理会了,就连前段时间叫嚣的最厉害的邸坤成和楚鹤轩现在也是偃旗息鼓了,这些人,没一个是靠得住的,也不知道华锦城现在怎样了  。
  胡佳佳知道丁长生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如果真的要拆迁的话,那么只要一出事,肯定是城建委的人先出来顶着,顶不住了才会处理更高一级的官员,但是看这情况,只要这块地能搞好,市一级的官员是不会被处理的,到丁长生这里也就算是到顶了,因为他是市长助理。

  “那你打算怎么办?”胡佳佳问道。
  “唉,我还能怎么办,我看,我在湖州的日子基本到头了,你们做好准备吧,一旦出了事,我第一个就会被拉出去顶缸,但是这事还不能不做,你们先拟定一个方案,等着和城管公丨安丨开个联席会议,到时候布置好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我去找何大奎探探底,等我回来再说吧”。丁长生心想,这件事还得找找纺织厂的那些老工人说道说道,不然的话,要真是强拆的话,非得死人不可,真要是死了人,可不是背个处分那么简单了,那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丁长生刚刚出了政府办公大楼的门,手机响了,接起来一看是楚鹤轩办公室的座机打来的,丁长生知道,楚鹤轩肯定是看到自己了,这才给自己打电话的。
  心想不知道什么事呢,就装作没听见吧,看了看放回了口袋,继续朝自己的车走去,但是楚鹤轩的确是看到了丁长生了,还看见丁长生拿出手机看了看又放了回去。
  直到丁长生的车消失在大门外,丁长生还是没接电话,楚鹤轩不由得气笑了,这家伙,胆子不小啊,居然敢不接我的电话了。
  邸坤成和司南下一起在省长办公室挨完训回来后,特意找楚鹤轩聊了聊,那就是下一步对丁长生的态度问题,虽然之前没多大的矛盾,但是向来是不对付的,尤其是楚鹤轩这个老家伙,处处给丁长生挖坑,恨得丁长生牙根痒痒,所以对他没好气也是正常的。
  但是楚鹤轩听了邸坤成的话,也是吃了一惊,这小子,到底使了什么法术,搞的省领导居然为了他的事大发雷霆,可是不管是因为什么,这让人看到了丁长生背后的力量。
  这年头,最厉害的就是背后的力量,说的好听叫背景,说的不好听就叫后台,所以,楚鹤轩今天给丁长生打电话,实在是想和他好好聊聊的,可是这个机会丁长生居然不给他。
  原本以为纺织厂虽然是倒闭了,作为厂长的何大奎肯定是混的不错,但是没想到丁长生东打听西打听,好久才找到何大奎的家,在一处很破旧的小区里,二楼的单元房,两室一厅,一家三代都住在这里,很是拥挤。
  “丁主任,你怎么过来了,不好找吧这个地方?”老何说着将丁长生让进了屋里。
  这是一个很老旧的单元房设计,可能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建造的那一批的房子,两个卧室朝阳,北面是厨房和厕所,中间是客厅,大白天的客厅里也需要点灯照明才能看的清楚一点。

  老何的妻子有病,长期卧床,所以屋里的味道不是很好,丁长生一进门,何大奎就把卧室的门关上了。
  “何叔,我真是不知道,你,居然是住在这样的房子里?”丁长生是发自内心的惭愧,联想到自己来的目的,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好了。
  “别,还是叫我何大奎吧,我可担待不起你这声何叔,我知道你的来意,说吧,还是纺织厂的事吧?”何大奎何其精明,一看到丁长生,就知道他是为纺织厂的事来的。
  “何厂长,我还是叫你何厂长吧,像你这样的情况,纺织厂还有多少人这样?”丁长生问道。(.
  “嗯,你也看到了,其实这个是纺织厂的小区宿舍,在这里住的都是老一辈的纺织厂的老工人,他们都老了,孩子们有能力的出去买了房子,没能力的就和老人挤在一起,你看看这楼下,到处都是违章建筑,这里面都是住着人的,一到下雨天,这些小房子里都会进水,唉,要是能买得起房子,谁会住在这里呢,说句题外话,要是发生了火灾,消防车都进不来”回到了指着楼下高矮不一的房子说道。

  “看来,你们的生活的确是很困难啊”。丁长生叹息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