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92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声一落,下面就动起手来,几个岁数大点的老人被他们推到了一边,几个拉横幅的被带上了手铐,横幅也被踩在了脚下,一时间打骂声,哭闹声,吆喝声响成一片。
  华子建是再也忍不住,就向前走去,秘书小张怕他有危险拉住了他的胳膊,他很威严的望着小张说:“怕什么,你放手!!”甩开被拉的胳膊,走到了前面。
  华子建向前走着,不过吵闹的人没有谁在意他的存在,抓人的继续抓人,反抗的继续反抗,他站在那里几秒钟后突然大喝了一声:“干什么,都给我住手。”
  场面是很乱,不过华子建这一声怒喝还是起到了作用,也许这是他平生最大的一次声音,所有的人都静止了,呆滞了,发蒙了,几百双眼睛齐刷刷的注视着他,在一阵的平静后,那个暴发户走了过来,围着他转了一圈说:“你是干什么的,你几吧比我声音还大啊,想找打还是想带拷子。”
  华子建懒的理他,就对负责那人说:“谁给你抓人的权利,你把他们全放了。”这人是公丨安丨系统的,好像是一个治安科的什么小头目,他见过华子建,赶忙就上前说:“华县长,你来了。”

  华子建瞅了他一眼说:“先放人,看谁给他的权利抓人。”
  这负责的人就讪讪的笑笑说:“华县长,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我们队长让我们过来协助,说是哈县长发过话的。”
  华子建心想,上面已经有过通知,政府不得参与房地产拆迁,他们还敢如此嚣张,原来和哈县长有了联系,自己还是小心一点,他就说:“哈县长让你们协助,但没有让你们抓人吧,瞎胡闹,抓起来简单,以后放起来就麻烦了。”
  那个负责的人,就唯唯诺诺的说:“是,是,华县长批评的对,我马上放人。”

  他们这话还没说完,就听远处警笛长鸣。现场的人都不知道怎么了,为什么又来了好多警车。秘书小张挤了进来小声说:“我怕你有危险,打电话叫了郭局长。”华子建赞赏的看了一眼小张说:“有进步。”
  在警笛声中,几部警车开到近前,车门刚开就见郭局长跳了下来,大家认的他是局长,都让出了道。
  郭局长快步走到华子建面前,有点紧张的说:“华县长,你没伤到吧?”
  华子建摇下头,就走到了刚才很猖狂的那个暴发户面前说:“你就是开发商,我看你怎么象公丨安丨局局长。”
  此言一出,四下里是全无了声息,那个暴发户刚才也听出了华子建是个县长,这时候有点颤颤糠糠了,华子建满面笑容的望着他说:“看来今天我是不会挨打,也不会戴铐子了吧?”

  那个暴发户赶忙拿出了香烟说:“早就听说过华县长,今天实在是误会,我马上把人撤回去,有什么事我到政府和你商量。”
  华子建轻蔑的看看他:“不要以为有点钱,就可以在这里耀武扬威,指挥抓人。”
  那个暴发户紧张的说:“我没指挥,我那敢啊,华县长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我这次的冒犯。”
  华子建冷峻的看着他,直到他被看的脸上流下了冷汗才说:“你记好了,这里是洋河县,谁也别想仗势欺人,动手抓人。”
  他的话音刚落,就被长久的掌声淹没了,街道上群众一遍遍的鼓起了掌来,对这个华县长,洋河县的居民还是多少听到过他一些事情,都认为他还算的上一个好官。刚才被带上手铐的群众一个个都给放了,那几台推土机和装载机也悄悄的开走了,华子建在满街人的注视下转身离开了现场,也没让郭局长用车送,走路回到了政府的办公室。

  踏进县政府这个老旧的大院,华子建就感觉像个大冰柜,人分冷冻的和保鲜的。一般的工作人员,被分在冷冻区,思想僵化,办事拖沓,浑身无力。而分在保鲜区的领导们,却是滋润的很,油头粉面,光彩照人,很有官样气派。
  回来以后,华子建想想刚才的事情,感觉不太对劲,既然哈县长已经参与其中,自己无意间的出头,会不会引起哈县长的怪罪,看来还是过去说明一下的好。
  华子建就起身到了哈县长办公室,敲门进去以后,哈县长也站了起来,招呼华子建说:“来了,有什么事情吧?”
  华子建给哈县长把烟县发上,然后坐了下来说:“县长,是这样的,我刚才在街上看到一个开发商和拆迁户在闹,担心事情闹大了影响不好,就去制止了,我来的晚,有的事情也不很了解,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
  哈县长看看华子建,说:“这事情啊,我知道,也很头大呢?是我让公丨安丨局和城管配合一下,不过也就是配合协调一下。”
  华子建点点头说:“奥,那可能他们理解错你的意思了,刚才他们正准备抓人呢?”
  哈县长也有点惊讶的说:“抓人?真是瞎胡闹,有这样配合工作的吗?”

  华子建也看不透哈县长到底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现在也只能姑且相信他不知情。
  华子建就说:“是啊,一旦抓人,问题就闹大了,这个开发商到底和拆迁户是怎么回事?”
  哈县长就眉头皱了皱说:“华县长,这事原来一直是雷副县长经手的,当时开发商和政府是签了协议,拆迁费确实是低了点,居民一直不同意,但协议都签了,县上把开发商的钱都收了,现在很是被动。”
  华子建一听这事情还真是复杂,就说:“要不我们把钱给他先退了,等他和住户协商好了在说这事情。”
  哈县长摇下头说:“县上也这样想过,但协议是政府签的,这人好像上面也有点关系,他是死活把政府赖上了,更重要的是,现在就是想退钱,钱在哪里,钱该交的交了,该化的化了,哪有退的,这样把,你在好好想下,现在城建规划这块归你管,你就拿出个好点的方案来,我真有点顾不过来。”

  奥,华子建知道,麻烦来了,这个烂苕现在压在自己头上了,想要决绝,不接手,可也说不过去,这虽然是遗留问题,但不管怎么说,还在自己分管的口上。
  华子建迟疑了一下,看看哈县长那似笑非笑的表情,牙一咬说:“行,我想想办法。”
  哈县长也松了口气,当时这项目自己也是得了点好处,现在面对这开发商是深不得,浅不得,左右为难,干脆就让华子建去头大好了。
  华子建回到了办公室,对这问题就认真的做了思考,他给秘书小张去了个电话,让他把洋河县的城区规划图找了,自己要看一看,小张放下电话,没3分钟,就给他送来了规划图,这到让华子建有点意外了,他问小张:“哎,你怎么这么快就把规划图找来了。”
  小张腼腆的笑笑说:“这几天看你开始关注城建工作了,我就提前也做了一些准备。”
  华子建哈哈大笑着说:“不错,不错,进步很快吗。”
  华子建拿起了城区图,详细的看起来,这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
  小张也自己把握着时间,不时的过来给他添上茶水,然后又悄无声息的离开通知的办公室,一点声响都不敢发出,知道华子建正在研究图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