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秋紫云估计是想了一会,才从话筒中传来她略带疲惫的声音:“暂时还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既要让他闭嘴,还不能挑起局面的混乱,这有点难度。”
  华子建也一时无言以对,像韦俊海这样的老狐狸,对付起来确实很难,因为他有阅历,有经验,也有势力,也有胆略,他看的懂你所有的套路,也知道怎么防御和进攻。

  沉默了一小会,秋紫云就宽慰的笑笑说:“你也不要瞎想了,好好干你的工作,洋河县的形势看起来也不容乐观,你也要万事小心,步步留意。”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再见了。”华子建闷闷不乐的挂上电话。
  在对事态有了更多的了解以后,华子建明白自己和秋紫云都将接受一场大的挑战,似乎这件事情和华子建一点关系都没有,但现在官场这种“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和“树倒猢狲散”的现状,已经不可能单独的让华子建置身事外了。
  有时候,人的命运很微妙,假如秋紫云可以留在柳林市,假如秋紫云还可以再上一层楼,那么华子建的前途就会充满了光明和绚丽,或者,一颗政治新星就会在洋河县冉冉升起。
  再假如,秋紫云下台,或调离柳林市,那么华子建的结果也是可以想象,他会很快的被柳林市政治边缘化,不要说有什么未来,能不能保住现有的位置都难说。
  华子建没有听秋紫云的劝告,他没有停止自己的瞎想,他就算是远离秋紫云,有点鞭长莫及,但他依然在思考,他不能就这样和秋紫云一道,被韦俊海挤下悬崖。
  想归想,华子建手上的工作还很多,夏粮收购已经接近完成,他一会还要跑几个地方,去检查和督促一下,特别是在这个期间各乡的一些要征收提留,统筹款,这也是重中之重,不管是对乡镇工作的考评,还是对分管的副县长来说,能不能完成这一工作,完成的好坏,对他们都很关键。
  华子建站起来,伸个懒腰,他就不再去想刚才和秋紫云电话里说的事情了,他给秘书小张打了个电话,对他说:“小张,办公室的车要了吗?我们现在就下乡。”
  小张在电话里说:“华县长,都安排好了,车已经在楼下等着的。”
  “奥,那就好,我马上下去;。”放下电话,华子建带上随身必备的公文包,关上办公室的门,走下了办公楼,天气还是很热的,一出办公室,华子建就感觉一股子热浪迎面而来,他邹了邹眉头,快步下楼去了。
  上车以后,感觉凉爽了很多,虽然就是个破桑塔纳,但空调还凑合,司机老王早就提前打开了空调,车里温度和外面的反差就很大。
  华子建坐车有自己的习惯,他喜欢坐在后面,前面小张转头问道:“县长,今天的行程计划你有没有需要调整的,仍然按预定的乡镇顺序走吗?”
  华子建点下头,有点心不在焉的说:“嗯,你安排就是了。”

  小张和司机小声说了句什么,车子就轻缓的移动了。
  很快的,桑塔纳就离开了县城,到了郊区的公路上,华子建从车窗向外看着,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般的太阳,瓦蓝瓦蓝的天空没有一丝云彩,火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河里的水烫手,地里的土冒烟。
  一阵南风刮来,从地上卷起一股热浪,火烧火燎地使人感到窒息。杂草抵不住太阳的曝晒,叶子都卷成细条了。
  每当午后,人们总是特别感到容易疲倦,就像刚睡醒似的,昏昏沉沉不想动弹。连林子里的鸟,也都张着嘴巴歇在树上,懒得再飞出去觅食了。
  华子建坐在车里还好点,但也有点憋闷,他抬眼懒散的看着外面,那郊区七零八落的建筑一一从眼前晃过,华子建就在想,什么时候洋河县可以变得和柳林市一样漂亮啊,在夏粮收购结束以后,自己的工作重点是应该转到城建上来了。
  这个时候,他就看到了路边的一个体量较大的建筑群,华子建记起来了,这是当年韦副市长在洋河搞的那个“洋河工业园”的半拉子工程,最近华子建也大概的想过几套解决方案,但一直也没有经过论证和详细研究,都还算不上很成熟,不过华子建是下定决心,要在自己手上把这个烂尾工程解决掉。
  在这样想的时候,华子建突然心里一动,一个想法萌生出来,他抬手拍拍司机的肩膀说:“在这停一下,嗯,靠边,就洋河工业园门口停。”
  司机就松开了油门,让车滑行到了路边,稳稳的停在了破烂不堪的洋河工业园门口,华子建打开车门,走了下去,秘书小张不知道华子建要做什么,赶忙下车,还是晚了一步,华子建已经自己打开车门站在外面了。
  华子建眯起眼,躲闪着刺目的阳光,对小张说:“我进去看看。”说完也不等小张回话,自己走进了洋河工业园院内,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管理了,残垣断壁,杂草丛生,院子里还有附近住户堆积的垃圾,方便面袋子,残破的纸片散乱的满地都是。
  华子建踮起脚跟,挑干净一点的地面慢慢的走着,看着,沉思着,小张也跟在他的身后,知道华子建是为这个烂尾工程在操心,不过到现在为止,小张是对这工程不报什么想法的。
  他是老洋河人了,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这个烂尾工程都是县上议论和关注的焦点,但物转星移,随着人们一次次的尝试,一次次的失败,一次次希望的破灭,逐渐的,不管是群众,还是县上的领导们,都开始淡化和回避提起这个工程了,到今年,县上在工作规划中,连提都没提一句“洋河工业园”这五个字。
  所以小张也就是跟着后面慢慢的走,他不相信华子建会有更好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难题,彻底放弃,贱卖这块土地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但前期县上和市里的那几千万资金谁来承担,与其如此,还不如先放着,留给下任来解决。
  那么重新的开发,又显然得不偿失,谁来接手,接手以后又能做什么,这都是困扰洋河先管理层很久的问题了。

  小张于是就想不通,华子建要干什么?
  谁又能猜的到别人的想法呢?现在也许只有华子建知道自己想要干什么。
  但小张也有个秘书职业特有的心理,似乎要摸清领导的最终意图才好行事,所以他没问什么,而是拉开点距离,默默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想着。
  华子建转了一会,就没在继续的转下去了,转身对小张说:“不看了,我们回政府去。”

  小张有点惊讶,怎么县长又改变主意不去乡下了,他张了张嘴,想问,但吐出来的话还是一句:“好的,我给下面通知一下。”
  说完,小张就拿起手机,给下面几个乡挂了点话,说华县长临时有事,今天暂时不去了。
  司机莫名其妙的,也不敢问,就调转了车头,送他们一路回到政府办公楼下。
  华子建和小张俩人一前一后下车并通过办公楼大厅,踏上楼梯上了三楼。
  华子建对秘书微笑一下,也没说话,他们就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小张办公室在华子建办公室的旁边,两人虽说一个为县长,一个为随从,不过他们的“主仆”关系有很多二人规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