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面还是热,我都大汗淋漓 ,呵呵。”华子建很牵强的说,原本今天还算凉爽。

  华悦莲就扭过脸来,深深的看了一眼华子建,她是一个很温驯,很乖巧的女孩,她没有办法去抗拒自己心仪男子的任何提议,她就说:“那,谢谢你今天请我,还陪我散步,走吧,我们回去。”
  华子建几乎有点后悔刚才的决定,但事已至此,他就说:“不客气,我先送你回去。”
  他们转身往回走,快到城区的时候,华悦莲才放开了挽着华子建胳膊的手,带点羞涩的说:“以后我还可以找你吗?”
  华子建沉吟片刻,他看到了华悦莲那紧张和急切的目光,他就心里叹息一声,说道:“可以啊,就是我有时候很忙,怕没有时间陪你。”
  华悦莲说:“谢谢你,我不会影响到你工作。”
  华子建笑笑再没有说什么,华悦莲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们就默不作声的一直到华悦莲住的地方,在小区门口,华子建停住脚步,这才说:“好了,你快回去吧,小心家里审问你这么晚才回去。”
  华悦莲摇下头说:“放心吧,都什么时代了,没人会问。”

  华子建点点头说:“那就好,祝你晚安。”
  华悦莲深情的看着华子建,她真想邀请他进去坐坐,但女孩自尊,矜持,害羞的本质是不可能让她说出这话。
  她就款款的说:“再次表示感谢。”
  两人微笑着,招招手,各自离开。
  弯月细如钩,整个小城像是忙碌了一天睡去一般,恢复了自然的宁静,寂寥的天空布满闪烁的群星,像是无边黑幕上镶嵌了无数只亮晶晶的眼睛,正注视着在黑暗中游动的人们,那活动着的躯体,那已静止的思维,而它们,是这黑夜里一切事情发生最有力的见证。
  这个夜里,华子建很奇怪的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自己和华悦莲手牵着手漂浮的云海间, 两人在云海中时隐时现,似真似幻,奇妙缥缈的仙境般的美。
  云海中的景物往往若隐若现,模模糊糊,虚虚实实,捉摸不定,梦里的华子建有了幽邃、神秘、玄妙之感,那一片烟水迷离之景,是诗情,是画意,是含而不露的含蓄之美。
  再后来,华子建好像和华悦莲想吻了,到底是谁先吻的谁,已经不大清楚,但接吻确实一定的,不然为什么在华子建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那枕头上会有很多斑斑片片的哈喇子呢?
  哈哈哈,真恶心,也不知道枕头干净不干净。

  早上醒来,华子建又美美的回味了一下昨夜的梦境,想想自己都感觉好笑,自己和华悦莲是什么关系啊,就是认识而已,怎么就会梦到她了呢?这真有点不可思议。
  赶快洗漱一下,就下楼到饭堂吃了早点,回来在走廊上,华子建见到了仲菲依,他就很客气的向仲菲依打个招呼,仲菲依脸上有点不大自然,笑笑,也没说话,就从华子建旁边走过了。
  华子建发现这仲菲依今天怎么神情有点不对,在一想,就想起了秋紫云上次的电话,自己和仲菲依的传言也不知道传的怎么样了,自己是肯定听不到的,谁有那么傻啊,会来给自己讲述。
  但或者仲菲依是听到点什么了,不然她怎么会有那样的表情。
  不过最近华子建也想通了这个问题,传言应该没有影响到华子建的心态,人生在世,总要有这样那样的流言蜚语。上帝给予人类一张嘴,除了吃饭,还赋予人类说话的能力,是以,旁人背后的言论是谁也阻挡不了的,俗话说,人前三分笑,背后一把刀,流言就如从背后而来的飞箭流矢让人防不胜防。
  但自己和仲菲依,一个未婚,一个未嫁,不要说别人没有什么真凭实据,就算有,那有如何,还能把自己怎么得,他们不过是好奇,过个嘴瘾罢了。
  就在华子建走进办公室,想着这个问题的时候,在柳林市政府的会议室里,秋紫云和常务副市长韦俊海冷冷的对视着,会议室的其他几个副市长和相关部局的领导,都有点诧异和为难,他们眼看着市政府的两位老大对垒,却不知该帮谁。
  事情本来不大,在韦俊海分管的招商局最近出了点问题,还长时间没有什么动静了,而招商局的费用开支却超过了年初的预算,秋紫云作为一个主管全市的第一政府领导,自然是要过问和督促一下。
  但没说几句,韦俊海就有点不大高兴的,在言辞中捎带这不满,说:“秋市长,招商局本来就是因为费用紧张才出不了成绩,现在还要纠缠在费用问题上,那这工作就没办法在搞了。”
  秋紫云听出了韦俊海的不满,就说:“韦市长,不要把很多事情牵强的联系在一起,费用方面,招商局一直都没亏过他们,但他们的工作,还是有很多敷衍,有客商都反映到我这了,说他们工作不够细致,很多东西一问三不知,这难道和费用有关系吗?”
  韦俊海面无表情的说:“他们是公职人员,不是万事通。”

  这就明显的具有抬杠的味道了,秋紫云脾气再好,也不能让他在大庭广众之下蔑视自己的权威了,两人就唇枪舌战起来。
  秋紫云在最近也很窝火,韦俊海不是单独的出现这一次对自己的挑战了,近期两人碰撞频繁,秋紫云也明白,这个下半年对自己,对华书记,包括对韦俊海都很关键,换届工作成了每一个要害部门领导的关心重点。
  而韦俊海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不断的和自己发难,未必不是故意,这样的苗头自己是一定要把他打压下去。
  韦俊海的内心也确是如此,他最担心的就是秋紫云继续担华市长,秋紫云不挪窝,自己就永远只能是个副的,但从目前省,市的各种传闻和很多迹象表明,秋紫云是极有可能再挽一庄,继续做一届市长的,这对韦俊海就是最为痛苦的一件事情,论资格,论水品,自己是一点都不比秋紫云差,自己要是在原地踏上几年,后果实难预料。

  本来韦俊海是希望借助华书记一举推翻秋紫云的,可是近期也没见华书记有什么大的动作出来,柳林市很有点和谐稳定的味道,虽然和谐就是平衡,和谐才能谋发展,虽说这种格局是地方权力架构上最好的结构!
  但这种权力架构相互牵制的和谐无疑限制了韦俊海的未来,华书记和秋紫云无疑都会在这中和谐和平衡中获得最大的利益。
  他们会心想事成的继续占有着这两个位置,而且自己呢?谁来考虑自己?
  他不甘心继续这样唯唯诺诺的等待,自己一直恪守着底线,对许多事情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是在等待时机。现在韦俊海只能制定自己的一套战略思想,一套完整的战术组合,更多的后续手段来打破柳林市这一和谐,把华书记也拖入到这场角力中来,燃起战火,以达到让秋紫云和华书记矛盾最大化,让秋紫云离开柳林市为最终目的。
  抱着这个想法,韦俊海就在最近不断的和秋紫云发生着摩擦,他相信,秋紫云会有忍不住的时候,他更相信,只要他和秋紫云有了激烈的冲突,势必会把华书记也拉下水来,因为自己是华书记的铁杆,因为在很多时候,自己也是华书记势力派别的一种体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