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8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会,两份牛排套餐就端了上来,对西餐华子建有过几次接触,华悦莲看起来也很熟练,都知道用什么手法来消灭那一大的一块牛肉。
  华子建记得第一次在省城吃牛排,那是给省厅的一个小科员送红包,最后人家好歹要请自己吃顿饭,华子建是不敢乱点东西的,一个怕不懂,闹笑话,一个也想为对方省点钱,见他吃啥自己就吃啥,两人都点了黑胡椒牛排。
  服务生问自己要几成熟的,华子建就随口就说:“要十二成熟的”。
  当时他心里想着:干工作都卖十二分的劲,吃饭还能不吃十二成熟的?
  服务生马上说:“先生,对不起,我们这最多只能做到十成熟的”。
  十成熟的也行,反正吃饭不能吃不熟的,否则吃坏了肚子怎么干革命工作。当时是没觉得什么,后来对西餐接触多了一点,华子建才真正的为那是要十二分的牛排很汗颜了一阵,再后来 闲暇之余,于机会的时候,华子建也装模作样地跟人一起去喝咖啡。
  有次陪一个美女去,那是一个淑女型的,说话和声细语,有点“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的感觉。
  服务生让他们点餐,她点“榛果拿铁”。
  服务生没听清,华子建就大声重复“榛果打铁”。
  说完,华子建仔细一想不对,“打铁”都是打铁炉那边才干的活,西餐厅怎么也有“打铁”的事。

  后来看看点餐的单子才知道,是“拿铁”,不是“打铁”。
  每人一小杯“拿铁”咖啡端上来,碗下面还放个小勺子,他知道小勺子是用来均匀搅拌咖啡的,不是用来喝咖啡的,就顺手拿起勺子在杯子里搅拌,顺便把杯子上面的沫子撇了撇,西餐厅里的厨师就是“懒”,咖啡上面恁些沫子就不知道撇掉,他刚撇了几勺,旁边的美女就说那是牛奶,可以喝滴!
  华子建就有一次的汗颜了,为啥不早说啊?要知道那是牛奶了,说啥也舍得撇掉了,在家炖排骨时,还专门撇撇沫子,已经习惯了这个动作,看来无论从形式还是到内容,中西餐就是有别。
  说到底,对华子建来讲,吃完牛排后,还是想再去吃碗烩面,放点辣椒,添点醋,抿口二锅头,那才叫爽!

  今天的就餐的过程中,华子建已经能够恰到好处的表现出自己的绅士风度,他迎合着华悦莲的话题聊着,但顾忌到环境和气氛,他的声音是醇厚又小声的,他不希望把今天这样的浪漫气氛破坏殆尽。
  华悦莲也完全的在这浪漫优雅的氛围中陶醉了,她吃的很慢,话不多,但却决不会造成冷场的局面,每每在华子建吃上几口的时候,她都会找出一个合适的话头,让华子建说,她专注又热诚的听,看起来,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就这样,痴痴的看着华子建,欣赏着他的笑容,倾听着他的述说。
  看起来,暗恋也会成瘾,默默的把华子建放在心里,不打破那份神秘的宁静,就象每个人心里都珍藏着一幅画面,谁也不知道画里有着怎么样的景色,除了自己。
  吃完了饭,天色已暗,华悦莲就提议一起走走,华子建没有做作的刻意去推辞,今天这祥和,浪漫也感染了他,华子建突然的发现,自己和华悦莲在一起的时候,没有一点点压力,完全像是一对老朋友的相聚,而心中,更没有一点点的心理障碍,这不同于自己和秋紫云,仲菲依,甚至也不同于安子若,这完全是一种放松。

  在华悦莲那带点虔诚的眼光中,华子建有了一份骄傲和自信,这个时候,他什么都不再想,就是说自己想说的话,也不管自己说的是否正确,是否有点牵强,也总是可以获得华悦莲崇拜的点头和理解。
  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
  两人在昏黄的路灯下漫步着,小城本来也就不大,走不了多远,他们就走到了城郊的一个池塘边,迎来一股细微的清风夹杂着淡淡的荷香扑鼻而来,脑中顿觉一阵清爽。
  抬眼向池塘中望去,近观之下的这里更是迷人。荷塘中泛起一层薄薄的青雾,一支支绿荷如浴后的美人在水雾里翩跹起舞,又如一袭轻纱的女子在呼唤自己的夫家。

  那些葱绿的荷叶,如同少女美丽的面颊,彼此间紧紧依偎在一起,像一个个披着轻沙在湖上沐浴的仙女,含笑伫立,娇羞欲语;嫩蕊凝珠,盈盈欲滴,清香阵阵,沁人心脾。
  华子建面对这样的美景,心胸一阵舒畅,空中清碧到如一片海,略有些浮云,月亮注下寒冷的光波来,照亮了华子建前面的水面,水面是一层沁凉的月光,团团的圆月在水上沉浮,时而被微微在动荡的水波弄成椭圆形……。
  华悦莲也被这样美丽的夜色感染了,她几乎就像挽起华子建的胳膊,对于华子建在自己人生旅途的突然出现,就像冬日里突射进华悦莲眼睛里的一条光线,没有任何征兆,却轻易的叩开了华悦莲那心里那扇禁闭的门,他不比今夜委婉月光来的柔美,他刺中的不但是华悦莲的眼,还有她的心。
  她有点恨起了华子建身上那种无法抗拒的魅力,她也恨自己在华子建面前的胆小,不过,聪明的华悦莲还是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她娇呼一声,身体就有点倾斜:“哎呀。”
  华子建赶忙扶她一把说:“天黑,路滑,走慢点。”
  华悦莲在黑夜里狡默的眨眨眼,心里暗笑,嘴上说道:“过去我很怕走夜路,你怕吗?”
  华子建就在夜色里露出了洁白的牙齿,笑笑说:“你这丨警丨察当的,真是,我还指望你保护我呢,说了半天,你比我还胆小啊。”
  华悦莲就有点撒娇的说:“人家是女孩吗。”

  这样说着话,她的放开胆子,用自己的手挽住了华子建的胳膊,一切都是如此自然。
  华子建也心里一荡,他没有办法在这样美丽的月色中摔开华悦莲的手,同时,他似乎也不想那样做,闻着身边华悦莲那幽幽的暗香,感受着华悦莲小手的温暖,华子建有点晕晕然了。
  他没有说话,他们靠在一起继续的漫步。
  华悦莲就问:“为什么今晚的夜空如此明亮??”
  华子建就告诉她:“因为今晚的月亮很大。”
  华悦莲又问:“为什么今夜的月亮很大?”

  华子建就说:“因为今晚有你。”
  靠!!!这两人太智残了,说的都是常人听不懂的水汤呱唧的话。
  其实,也说不上他们脑残,因为两人都有点心不在焉,月亮只不过是他们一个话题罢了,他们的心思根本不再这里,特别是华子建,他就算现在对华悦莲只有欣赏,没有多少感情和爱意,但华悦莲那单薄上衣里的柔软,还是给华子建带来了极大的冲击。
  他真切的感受着,而华悦莲的体温,也通过靠近他胳膊的胸膛,迅速传递给了华子建,华子建开始有了反应,眼光也开始迷离起来。
  华子建就有了一点惶恐,他怕,怕自己忘乎所以,更怕自己难以抗拒,他就说:“我送你回去吧?”
  “为什么不多走一会?”华悦莲眨着眼睛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