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9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龙没想到丁长生居然是去上班了,这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虽然隐隐感觉不对,但是却不知道不对在哪里。
  “这样吧,阿虎,你和阿狼再去,一定要盯死丁长生,他去哪里,你们交替跟踪,千万不要暴露了,我估计,你是打电话时暴露了,这样吧,把电话给我,我打电话,你们在外面跟着,这一次一定要掌握住丁长生的所有动态,绝对不能出岔子,我们现在没有退路了”。阿龙郑重的样子让阿虎很不屑,有那个必要吗?

  “大哥,我多句嘴,这个女人还留着有什么用吗?我们是来杀丁长生的,这个女人无论是死是活,都不要紧吧,只要丁长生来,我们就有机会动手,留着她是个累赘不说,她认识我们了,这要是真的跑了,那,在国内就没有我们哥们的立足之地了,去国外当佣兵啊?”阿狼略带不忿的说道。
  在他看来,昨晚就绑架完成了,要是真的只是想杀丁长生的话,这个女人没必要留到现在,而且到了现在了还是盯住丁长生,却没有诱杀丁长生的计划,真是不知道老大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现在不能杀,晚上老板过来,我们之所以还没有通知丁长生过来,老板还是想再试试这个女人,要知道,现在从外省进货太难了,这个女人名下的几个药厂都是出货的最好渠道,所以,这一次,这个女人不但不能杀,还得留着,但是丁长生必须杀,只要丁长生死了,这个女人就再难泛起什么浪花来了,明白吗?用用自己的脑子”。阿龙训斥道。
  这个时候阿虎和阿狼才知道,原来这是老板的旨意,看来自己还是没有得到最后的信任,这件事老大知道,但是他们这几个出力卖命的却不知道,尽管此时阿狼和阿虎没说话,但是心里却是这么想的。
  丁长生自然是不知道蒋玉蝶没有离开湖州,而是被控制起来了,但是他想到的却是围魏救赵,既然这件事和白开山脱不了干系,那么先找到白开山或许才能掌握主动权,这一点或许连白开山自己也没有想到丁长生会到省城来找自己。
  此时他依然住在自己开的饭馆里,想着等到天色晚一点,就到湖州去,听说蒋玉蝶的制药厂建设的差不多了,要是这家制药厂也能像其他的制药厂那样制毒,那么对于从湖州出发,打开中北省的销路就有很大的地利了。
  在中国,任何时候,丨毒丨品运输都是一个难题,不但是要防备着自己窝里出叛徒,路程越长,运输的风险就越大,但是从湖州出发,要不了几个小时就可以进入到中北省,比从其他地方往中北省运货要快捷的多,而且这一路都是高速路,检查站却极少
  丁长生虽然不确定白开山还在这里,但是这里是白开山的一个据点,所以,他到了省城之后,最先想到的还是这里,一来是碰碰运气,如果实在是找不到白开山了,再找刘振东查线索也不迟,他不想因为这件事让刘振东牵扯过深。
  刘振东也是通过省里的关系打听白开山的线索,要是白开山出了事,那么很容易会怀疑到刘振东身上,到那个时候,刘振东就算是咬住不说,丁长生心里也过意不去,所以,还是自己先找找白开山。
  丁长生要了一份鱼,找了个包间先吃饭,不一会,服务员就把菜上齐了。
  “先生,您的菜齐了,请慢用”。

  “哎,等等,先别走,我尝尝是不是老白做的那个味,不是又换了厨师吧?”说着,丁长生拿起筷子夹了一口鱼,送到嘴里,吧唧了一下嘴说道:“嗯,不是那个味了,这不是老白做的吧?”
  “老白?哪个老白?”服务员不明白丁长生说的是谁。
  “就是你们老板哪,以前不都是他做吗?”
  “呵呵,先生,那都是哪年哪月的事了,我们老板早就不自己下厨了,您很久没来了吧”服务员笑道。
  “是啊,很久没来了,也很久没见老白了,对了,他在吗?”丁长生又夹了一口鱼,边吃,边漫不经心的问道。
  “在呢,刚才还见他了呢,可能是在楼上吧”。
  “好了,我知道了,你忙去吧”。丁长生笑眯眯的说道。

  “那好,先生,您慢用”。说完弯腰出去了,也没在意这事,自己老板交友甚广,说不定这又是哪里的朋友,自己还是不要多事的好,于是这事也没告诉老板,因为老板现在发达了,很多以前的穷朋友也开始来打秋风了,这个服务员还在为自己刚才说老板在楼上而暗自后悔呢,丁长生已经到了楼上了。
  四大保镖死了一个,剩下的三个都去了湖州,门外连个守着的人都没有,这不是白开山大意了,而是他想不到阿龙他们败露的这么快,更想不到丁长生会有这么大的胆子到这里来找他。
  丁长生敲了敲门,里面有个人答应了一声,让进去,丁长生侧耳一听,听得出来是白开山,于是一推门就进去了,白开山此时正坐在罗汉椅上捧着一个小茶壶喝茶呢,眼看着进门的是丁长生,茶壶吓得从手里脱落,眼看着就掉在地上了,但是却没想到眼前一花,只见茶壶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丁长生的皮鞋上。
  见到丁长生的速度如此之快,本想伸手从衣兜里掏枪的手渐渐缩了回来,丁长生一伸手,将茶壶重新放回了桌子,然后将白开山周身上下翻了个遍,包括那一把小手枪。
  “丁,丁长生,你来这里干什么,我和你早就没有什么恩怨了吧,你这是……”白开山见识过丁长生的心狠手辣,所以,说话有点不由自主的哆嗦。
  “是吗?我怎么觉得你说的不是实话呢,本来呢,我们之间是没事了,但是你怎么就非得找事呢,你的四大金刚呢?都去哪里了?”丁长生用枪指着白开山的眉头问道。
  “他们,他们早就不在这里干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白开山想着怎么拖延时间,因为到目前为止,他还没有想到怎么脱身,这也需要时间考虑的。
  丁长生没说话,对白开山的话,他当然是不会相信的,于是用手摸了摸那个小茶壶的外面,刚才上手的时候还是感觉有点热的,所以,见白开山还给自己在这里打马虎眼,自己当然也不用客气了,对敌人的客气就是最自己的残忍  。

  白开山不知道丁长生为什么会再次那把茶壶,但是还没等自己问问呢,就感觉一股热水,顺着自己的脑门就浇了下来。
  人的皮肤很奇怪,最能承受热量的事嘴巴,其次是手,但是对于人身上的其他部分,那都是很娇贵的,所以,壶里的热水,拿在手里有点烫,喝在嘴里却是正好,但是浇在脑门上却是很烫很烫。
  白开山张开嘴,但是还没等自己喊出声来,丁长生却说道:“你要是不怕死,就喊,看看是你的人来得快,还是我的子丨弹丨快,再说了,四大金刚不在这里,什么人敢过来顶枪子?”
  的确是如此,白开山气势一搓,央求着丁长生道:“丁先生,丁局长,您到底想要我干什么呀,我可是没有得罪你吧,你拿我一个快要死的老头子寻什么开心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