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51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办公桌压烂了办公椅,我跳在了翻过来的办公桌上。
  幸好,如果慢一秒,我就被压死了。
  我急忙抓起手边的窗架上的墨水瓶打开然后冷不防朝走过来的她脸上一泼,一下子,她脸上全是黑色墨水。
  趁她捂着脸擦脸喊叫的时候,我马上跳出去,想搬开办公椅。

  办公椅堵着门,也是很重,所谓的办公用具,越是真木越豪华,越显档次,就越重。
  这次真的害死我了,我很用力才能一点点的挪开。
  后面有脚步声,我一回头,一脸乌黑的她,像是黑夜叉,擦着脸,眯着眼走过来,又要扑向我。
  外面有敲门声,然后是沈月声音:“指导员,指导员!开门!”
  我说:“妈的开个屁啊,我被这个女人堵死在这里了啊!快点救我!”
  那女人扑过来,我躲到一边去。

  沈月喊道:“我们推不进去。”
  我喊道:“砸门啊你傻啊!”
  沈月她们开始砸门。
  那个女囚加速对我发起攻击,又扑了过来,我在闪躲的时候,绊倒了。
  然后,她要掐我,我连滚带爬到了角落。
  她怒吼一声,然后抓起一个实木凳子,高高举起,要砸死我。
  我急忙闪躲。
  她虽然力气大,但是举着凳子,还是让她有些不便,可是,我几乎躲无可躲。
  门终于被推开,沈月几个冲进来。
  当女囚准备砸扁我的时候,沈月电棍直接触在她后背。

  她一下子被电倒在地,木凳子重重碰的一声,砸在了地板上。
  我擦了擦汗:“真的是要搞死我了。”
  吓死我了。
  幸好沈月刚好到,再晚一分钟,我就不死也重伤了。
  沈月看着满屋子的狼藉,说:“都是她弄的?”
  我说:“这家伙以前是举重运动员,靠,那个桌子她都抬起来。我差点被砸死了。收拾一下。”
  沈月让手下们帮忙收拾。
  我则是看了看这个全身无力倒在地上,还在发出怪异声音的女囚,对沈月说道:“把她铐起来,弄到心理咨询办公室去。铐在那铁凳子上,我问她几个问题。”

  沈月说:“铐得住吗?力气那么大。”
  我说:“给我一根电棍,铐不住,就电!”
  沈月点头。
  收拾好了后,她们把这女囚铐着,拉过去了心理咨询办公室,徐男则是站在我办公室门口问我:“刚才我听到你这边砸东西的声音,怎么了。”
  我指了指那女囚:“别提了,那女的,疯了,送来让我治,妈的,挣脱断了绳子,差点没弄死我。”
  徐男看着那身形比她还彪悍的女囚,说:“哪个监区的。”
  我说:“d监区。”
  徐男说:“力气那么大。”
  她看着沈月手中拿着的绳子。
  我说:“这绳子,看起来是挺大,但是绑着她,绑不住,她体形高大威猛强壮啊。”
  沈月拉了拉绳子,说:“这绳子,是挺大的,竟然能挣脱断了。”
  她看了看绳子,说:“这绳子,有些地方,不对呀。”
  我急忙和徐男看,发现绳子有一些地方,开了口,如果用力挣开,会断的,像是已经锯好了一样。
  沈月说:“d监区的人怎么能拿着这绳子来绑人啊!这不是害人吗。”
  我突然想到,刚才女囚说,d监区那些人说我是杀害她妈妈的凶手,然后这绳子又这样子,靠,这不是派这女囚来谋杀我的吧。
  或者说,明知道这女囚疯了,危险分子,故意把她用这锯烂了的绳子绑着她,送她来了我这里,知道她肯定挣脱开,陷我于死地!
  我说道:“走。”
  女囚被带到了心理咨询办公室,被铐在了那铁凳子上。
  我看你如果能挣脱,就真的厉害了。
  我倒了一杯水,过去给她喝了,她全身无力,看着我。
  喝了一点水,她仿佛安静了一些。
  她说道:“为什么不杀了我。”
  这是没有全疯,半疯了而已啊。
  我说:“我说过,我不是杀你妈妈的凶手。”
  看来,她真的是被气火攻心,但还没全疯,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有可能精神崩溃,真的疯掉。
  她微弱的呼吸着,说:“她们都说就是你。”
  看她还是很生气。
  我说:“我是心理治疗师,我是监狱的心理治疗师,我不是杀手,你想想看,我为什么要去杀你妈妈啊。”

  她的头耷拉着,看着地面上。
  我问:“你还要喝水吗。”
  她说:“要,要很多。”
  她还能和我进行正常的交流。
  我去拿着一个瓶子,倒了很多水给她,她一下子扬起脖子都喝完了。

  然后,她用力的试图挣脱开手铐和铁凳子,我说:“别费劲了。”
  她恢复了一些力气,她说:“这东西绑着我让我很不舒服!”
  凳子吱吱呀呀的响着,我看到钉子钉在地面上,都有些松动。
  我急忙说道:“别乱动,不然我电棍电下去!”
  她真的是能把铁凳子挣脱开的,但经过我这么一威胁,她不敢动了。
  说明她还是没全疯的。
  她问道:“为什么绑着我,放我!”
  我说:“放你你就攻击我了,抱歉。”
  她问我道:“你们,为什么要杀了我妈妈!你!”
  我说:“我没有,真的不是我。你妈妈听说是心脏病突发死的。”
  她喊道:“不是的!我妈身体好着呢,跟我一样好,从来没进去过医院。从小到大没去过医院,不可能是心脏病,一定有人害死了她!”

  我看着她,真的是强壮,连手臂都非常的粗壮,手背青筋暴露,想必肌肉很是发达啊。
  我说:“首先呢,你要冷静,你要听我说,我不是杀害你妈妈的凶手,我只是监狱的工作人员,我干嘛杀了你妈妈。然后,我要跟你说的是,她们是说你妈妈是病死的,不是被人杀,如果真的有人杀,那公丨安丨机关早就去查了。”
  她说:“我不相信,放我出去,让我自己去查!”
  我说:“这不行的。监狱的规定是不允许的。”
  无期徒刑的女囚是不能申请出去探亲的。
  她说:“那我不信,我不信!”
  我说:“我可以去帮你问问看,然后拿死亡报告。”
  她说:“那东西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们都是串通好了的!”
  我说:“别说我们我们的好吗,关我什么事啊。我跟你邻居都不认识,你别乱骂。”
  她说:“她们说就是你!你就是他们派来杀害我妈妈的凶手。”
  我问:“牛丽说的是吧。”
  日期:2016-06-22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