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5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月身后的那名屠夫一样的女狱警说道:“张指导员,你好,我是d监区的牛丽牛队长,这名女囚,这几天发疯了一样的,大吼大叫,咬人打人,我们关着她禁闭室,她又用头撞墙,怕她出事,带来给你看看。”
  靠,我都已经好久没接过精神病人了,怎么偏偏现在来了。
  以前都是靠柳智慧,我才能治人的,柳智慧走了,我还怎么治啊。
  好吧,勉强而为了,尽自己能力,实在不行,那也没办法了。
  那女囚一有人说她疯了:“我没疯!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她狠狠的死盯着我。

  那双杀人的眼睛,我看着不禁打寒战。
  高大,强壮。
  和牛丽比起来,竟然都差不多的一样高大威猛。
  女人怎么可以长那样的。
  七八个女狱警才押着她过来啊,然后,她们把那疯了的女犯推进来,还好,她是被绑着的。
  牛丽说道:“张指导员,拜托你了,不把她救了,她就要死了。”
  我问:“等等,她是为什么变成这样子啊。”
  牛丽说:“她说她的仇家杀了她妈妈。”
  我问:“她的仇家,杀了她妈妈?你告诉我仔细原因。”
  牛丽说道:“她以前是举重运动员,退役后,在家里帮她妈妈在她妈妈小超市里干活,因为家里起房子,起地基的时候和邻居吵架,邻居带人来不给她们下地基,双方打起来,她手拿板砖,打死两个,打伤三个。都是男的。”
  我惊叹:“那么彪悍。”
  牛丽说:“被判了无期徒刑,进来了后,经常说担心她妈妈被邻居家报复整死。她妈妈前几天突发疾病,心脏病病死了,她怀疑是人家邻居派人来下毒,就要回家去看,我们不给,就疯了,说有人害死了她妈妈。到处打人。伤人。”
  我说:“这,已经疯了啊!”
  我看着那个疯了的女人。
  那女人红着眼,吭哧着,眉毛上,额头,都真的撞墙撞肿了。
  牛丽说:“听说你以前救了好多个女囚,我们监区你也救了好几个,相信这个对你来说也不难。”
  我说:“这可能有些难,不如这样,你们先带回去,关着那种自杀都自杀不了的监室几天,等平静下来,我再去看看。”

  牛丽说:“我们也想这样,可是我们监区那种房子也拆了,要申请又特别的麻烦。拜托你了,实在不行,就算了。”
  然后,她带着她的人走了。
  我看着沈月。
  沈月说:“我也出去吗。”
  我说:“你,你出去门口,等。”
  沈月问:“等什么。”
  我说:“还能等什么。”
  我靠近沈月的耳边,说:“这女囚已经疯了,身高马大,运动员,举重的,能打死好几个男人,我不是她对手,要是疯起来的话,你马上找人来,知道吗。不是,是你先去叫人来守着,拿着电棍来,万一什么情况,我一喊,或者你听到什么声音,你马上冲进来!”
  沈月点头,出去了。
  我看着这个女疯子,说道:“你好,我是监狱的心理咨询师,张帆。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她这时候,突然吼叫起来:“你杀了我妈妈!你杀了我妈妈!为什么!你要帮他们杀了我妈妈!”
  我问:“我杀了你妈妈?我没有啊!我没有帮他们杀你妈妈吧。我是监狱的管理人员,不是杀手,怎么能杀了你妈妈!”

  她嗷嗷的狂叫,看着我都害怕,后退了几步:“你听我说,你妈妈是心脏病发死的,不是有人杀的。”
  她喊道:“你骗我!就是你杀的,他们派你去杀了我妈妈!我要,我要杀了你!”
  然后,她用力的挣脱绳子。
  看着她身上的绳子慢慢的勒紧了,我看着那细小的绳子,妈的d监区的人是在玩过家家吗,用这么小的绳子绑一头疯牛。
  她身上的绳子越来越紧,我说道:“我真的没有杀你妈妈!”
  我慢慢的从她身旁绕过去,妈的,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万一她挣脱了绳子,我就是下一个受害者。

  她喊道:“她们都说是你杀的!”
  她一下子看透了我的意图,跳过去堵住了门。
  我要稳定住她:“你过来这边,我问你,谁跟你说是我杀的。”
  她说:“牛丽!牛警官!牛队长!还有她们都这么说。你叫张帆是不是,你是心理咨询师是不是!就是你杀的!”
  我靠牛丽,妈的为了让她来这里来让我治疗,这种谎话都说出来,骗她说我杀了她妈妈,让她来这里配合治疗,这不是害死我吗。
  这头疯牛疯了一样只盯着我了。

  非杀死我不可了。
  我眼看她不过来,她身上的绳子慢慢的顶不住了。
  我狂喊:“沈月,沈月!沈月快来!”
  她真的挣脱开了绳子,那细小的绳子,看起来,她没有费多大劲,啪嗒一声,断了。
  我惊恐的看着她一步一步走过来,我更是大声喊道:“沈月你快来啊,救命啊!救我啊!”

  我试图从她身边跑过去,她堵着我面前的路。
  我退到办公桌后面,拿着椅子,喊道:“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对你不客气了!”
  女囚红着眼,像一头即将复仇的公牛,低着头,朝我走来。
  我是不能先动手的,可是,这时候,我再也不管了,我举起凳子,猛着朝她的头上砸下去。

  她却只伸了一只左手,就抓住了椅子的脚,然后用力一拉,这劲儿实在太大了把我连人带凳子都拉过去,我一松手,凳子哐当一声砸在了墙壁上。
  我急忙的连连退后。
  在办公桌后面躲闪,她伸手抓我,没抓到。
  我利用我身后敏捷,躲避着,她为了不让我逃出去,所以,她不敢绕过来抓我。
  然后,她看了看门,走过去,拉着大木头沙发堵着门,接着走回来。
  妈的这是把门堵死了啊。
  我喊道:“沈月你他妈死哪里去了,救我啊!”
  接着,她走过来。
  我还是躲避着,利用办公桌。

  她蹲下去,我伸头过去,她干嘛了。
  她抓了一把椅子,朝我扔过来。
  我急忙蹲下,椅子砸在了墙上,直接就散架了,如果被打中,我不死也重伤。
  然后,她看到打不着我,直接抓住了办公桌。
  办公桌是一个很大的办公桌,我说道:“你省省吧,你能举起来。我真的没有杀你妈妈,她们乱说的,为了让你配合来这里治疗,才这么说的!”
  她一用力:“啊!”
  大办公桌,几百斤的拆卸式安装的办公桌,竟然一下子被她举起来,我一愣,这如果要翻过来,是会把我压扁在墙上的!
  我说道:“别,别!喂!”
  办公桌真的被抬起来那一角,然后,她大吼一声,用力翻起办公桌,办公桌朝我砸来,我急忙踩在办公椅上,一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