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88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7-29 23:12:00
  ———————更新线———————
  许丹阳再要说话,真源先生已经拉着我和叔父往台下去了。
  刚下了老君台,便瞧见梅川太郎匆匆赶来,他身后还跟着三个人,两男一女,两个男人一人年纪在五十岁左右,另一个则是二十多岁的青年,那女人也不过四五十岁,远远的一照头,忽的将身子一缩,躲在了梅川太郎等人之后,低下脑袋走了过来。
  我暗觉奇怪,眼见梅川太郎四人临近,真源先生猛地一伸手,把那妇人拽了出来,看了一眼,脸色剧变,神情激动,大声道:“高美,果然是你?!”
  那妇人往后一躲,目光闪烁,并不看真源先生。
  我和叔父都是一惊,不知道真源先生要干什么。
  那青年男子立时上前,推了真源先生一把,喝道:“你干什么?!”
  那五十多岁的男人也沉了脸色,冲着真源先生道:“怎么又是你?!”
  “高美!”真源先生道:“你——”
  那叫做高美的妇人抬起头来,盯着真源先生,道:“你不要再闹了,木已成舟,事已至此,你还想怎样?”

  我看了那妇人一眼,见她虽然年过四旬,但风韵犹存,身材还保持的极好,面上也无皱纹,端庄美丽,年轻时候,定是极漂亮的佳人。听她言语的意思,难不成,她就是那个负了真源先生的女人?
  日期:2016-07-29 23:13:00
  真源先生激动道:“你既然不再见我了,还来这里干什么?!”
  高美道:“我来不是见你的,我也不知道你在这里。”
  梅川太郎道:“她是我的朋友,他们一家都是我的朋友,是我请他们来救梅川道的。怎么,你们也认识吗?”
  真源先生瞥了梅川太郎一眼,又看看那妇人,道:“他是日本人,你跟他是朋友?”
  高美道:“是他的朋友又怎么了?外子也是日本人。”
  真源先生脸色大变,道:“你,你,你宁愿嫁给一个日本人,也不愿意跟我,我——”说到最后,脸上血气翻滚,喉中“咯咯”怪响,竟说不出话来了。

  梅川太郎指着高美的丈夫,道:“他叫新峘光,在解放时期,就以国际友人的身份在你们政府供职了。”又指着那青年,道:“这是他的儿子新峘致远。”
  这时候,许丹阳和计千谋听见下面吵闹,也从台上匆匆下来,观看态势。
  许丹阳道:“师父,怎么了?”又问新峘光、高美一家人,道:“你们是什么人?”
  新峘光皱了皱眉头,道:“你们又是什么人?”
  日期:2016-07-29 23:15:00
  “跟疯子在一起的人,还能是什么人?”新峘致远撇了撇嘴,冲我们嚷嚷道:“你们都是这个疯子的家人吧?你们快把他给弄走,别叫他再来纠缠我母亲,别再来我们家捣乱!听到了没有?!”
  叔父骂道:“你个小杂种,吼什么吼?!”
  新峘致远愣了愣,怒道:“你说谁是杂种?!”
  “说你呐!听不懂人话?!”叔父道:“你爹是日本人,你娘是中国人,你自己说你是啥品种?”

  新峘致远暴跳如雷,道:“我母亲也是日本人!”
  “咦?”叔父扭头看了看真源先生,道:“真源,她是日本人?”
  真源先生的脸色愈发难看,神情也极为难受,只不说话。
  新峘致远大声道:“你们再出言不逊,就把你们都抓起来!”
  叔父大怒,一伸手,就朝新峘致远抓去,不料那新峘致远身影侧动,叔父这随意的一抓竟没得手,不禁“咦”了一声,道:“没看出来啊,小杂种也有点本事。”
  新峘致远怒吼一声,抢上前来,朝叔父直挺挺打出一拳,隐隐有风雷之声,倒也骇人,叔父脸颊上的肉一抽,就要硬碰硬的接,让他新峘致远吃点苦头,高美突然伸手按下新峘致远的拳头,道:“致远,跟他们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咱们走吧。”
  我吃了一惊,先前没瞧得出来,但眼下来看,那高美一动一拦,竟也是身负绝技之人。
  叔父和许丹阳、计千谋也各自诧异。
  日期:2016-07-29 23:15:00
  “哇!”沉默良久的真源先生忽然吐出一口血来,叔父和许丹阳都慌忙要去扶他,他却摆了摆手,神情看起来倒是比之前更清醒了些。
  真源先生道:“高美,你,你怎么会是日本人?”
  高美冷冷道:“我嫁夫随夫,外子既然是日本人,那我便也是日本人。”
  “好,好……”真源先生道:“那我们这种人是哪种人?”
  高美道:“你们自己心里清楚。”
  叔父道:“真源,我能不能打她?”
  真源先生忽然笑了笑,道:“没事了,咱们也走吧。”
  叔父恨恨的瞪了高美一眼,那高美却也不惧,扭头和新峘光、新峘致远、梅川太郎往老君台上去了。
  叔父忍不住道:“真源,你咋会跟这种女人弄到一块去?你看看她的样子!就这,你还为她发疯?!”
  真源先生正要说话,忽有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黑暗中影影绰绰走过来一群道士,月影下,我看见为首的人正是太清宫的观主,不禁稍稍诧异,不知道他们夤夜过来要做什么。
  真源先生看见那观主,也愣了愣,道:“观主?”
  那观主瞧见真源先生,立时怒气勃发,大声道:“好哇,你果然是没有疯啊!”

  日期:2016-07-29 23:15:00
  真源先生道:“我先前是疯了,现在又好了。”
  那观主喝道:“真源,休要跟我浪荡!我好心收留你多年,你即便犯下事儿来,我也替你遮掩,没想到你这般不知道羞耻!表面上装疯卖傻,背地里居然做出来这种勾当!”
  真源先生愕然道:“我怎么不知羞耻了?我做什么勾当了?!老子先前就是疯了,刚刚好,装什么疯,卖什么傻!?你是不是疯了?!”

  那观主兀自怒不可遏,道:“你知道做人最下贱的事情是干什么么?做贼!尤其是做家贼!你一个出家人,平时再怎么乖张,我也不会瞧不起你,可你要去偷,那真是枉生天地间!”
  真源先生也怒了,道:“放屁!哪个做贼了?!我偷什么了!?你今天把话给老子说清楚,别看你是观主,你要敢污蔑我偷东西,我也敢打死你!”
  那观主冷冷道:“你打死我?你今天不把东西交出来,嘿嘿……你看看我身后的人!你纵然是本事通天,问他们怕你么?!”
  那观主身后的一群道士立时齐声呼喝道:“不怕!不把东西交出来,就打死他!”
  日期:2016-07-29 23:16:00
  那观主道:“你听听!”
  许丹阳道:“观主,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有什么地方误会我师父了?”

  那观主愣了愣,道:“许首领,他是你师父?”
  许丹阳道:“是啊。”
  那观主“哼”了一声,道:“许首领,丑话说在前头,即便他是你师父,即便你们五大队手眼通天,我也不怕!这里是鹿邑,是老子故里!”
  “入你娘的!”真源先生大骂道:“郑老杂毛,老子什么时候说要靠五大队了,要靠他许丹阳了?!老子偷你什么了,你倒是说啊!”
  叔父也道:“对啊,你啰啰嗦嗦大半天,倒是说他偷了你啥东西啊!”
  郑观主道:“好!我问你,你把道祖墨宝弄哪里去了?!”
  真源先生一愣,喃喃自语:“道祖墨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