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7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树欲静而风不止,正进行的红红火火的蔬菜销售工作,冷不防冒出了胡三、王晓力收保护费的事。单纯收拾他们并不难,但不好办的是,他们是黄敬祖和王晓英的至亲。后来,自己和宁俊琦施巧计,借助赵书记之手,才去了这个毒瘤。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胡三、王晓力的胡做非为,依稀有王晓英的影子。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月黑风高之夜,王晓英再次祭出了杀人之刀。她利用自己的善良,成功把自己骗入卧室,并用言语挑逗,挑逗不成再次威胁。黄敬祖适时出现,王晓英直接来个倒打一耙,给自己意图扣上“强*奸”的帽子。黄、王二人以为这次自己再劫难逃,极尽表演,威逼、胁迫齐上阵。就在他们得意洋洋之际,自己挥出致胜利器——录音,彻底揭穿了他们的鬼把戏。
  在这之后不久,赵书记第二次接见了自己。书记大人此次召见,主要是对自己的文章赞赏有加,并顺带点了自己和宁俊琦的关系。第二次进入书记办公室,感受最多的是忐忑,先是担心书记清算被自己“利用”的老帐,临走时又因书记点到和宁俊琦的关系而不安。
  今天是第三次进入书记办公室,这次的感受和前两次有很大不同。最大的区别就是,前两次书记的言谈举止完全是上级对下属的状态,既有威严,也有关怀,身上透出更多的是官威。这次则不同,这次赵书记更像是一个长者,既对自己推心置腹,又不乏谆谆教诲。
  赵书记此次既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向自己做了当面提点和教诲。更以一个长者的身份,向自己说了一些平时不会讲到的话,甚至就连别人对自己告状的事,也抖了出来,进行提醒。
  而且,从赵书记的话中,也听出了关于这次党校培训的一些端倪。赵书记讲的很明白,早有让自己培训之意,只是因为各种原因一推再推。这次上党校,既有赵书记的意思,也正好中了对方的下怀,对方肯定担心自己在乡里,不利于冯俊飞尽快掌握局面。所以把自己礼送出去,就是上上之选,同时也是给赵书记一个顺水人情。
  此次接见和上次仅仅相隔两月时间,期间并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但赵书记对待自己的方式就有了这么大的区别,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难道就是因为自己要走了?即使自己三个月后不回到乡里,肯定也跳不出玉赤县一亩三分地,不照样还在赵书记的治下吗?但看他的样子,仿佛从现在开始就不再是自己的上级,而变成了一个长者,或者说忘年交。
  想到这里,楚天齐心中一凛:难道他要走?而后,马上给出了答案:有这个可能。赵书记可是交流干部,如果要走的话也可能离开玉赤县,甚至离开河西省,直接回到晋北省。那么他让自己到省委党校学习,更多的可能就是因为对自己赏识,从而进行栽培和提携的一种方式,也可以说是对自己兢兢业业工作的一种交待?

  赵书记真的要走吗?什么时候走?他要去那里?他对自己学习回来后有具体安排吗?这些问题一古脑涌上来,楚天齐大脑顿时混乱,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忽然,“叮呤呤”的铃声响起,楚天齐手机来电话了。
  中午在饭馆吃饭的时候,楚天齐及时给手机充了一会儿电,保障了手机畅通。他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号码,稍微迟疑了一下,还是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哪位?”
  手机里停顿了一下,传出一个女孩的声音:“楚大乡长,你在哪里?”
  “哦,你是……陆娇娇?我在班车上,我要回家。”楚天齐对着手机道,“小陆,谢谢你,我知道玉泉矿泉水公司能和我们合作,主要是你的功劳。”

  “咯咯咯,楚乡长,怎么嘴上像是抹了蜜?是不是和女朋友有话没说痛快,现在对我也要甜言蜜语了。”陆娇娇嘻笑的声音传了过来,“玉泉矿泉水公司之所以初步同意合作,主要还是看上了这个项目的前景,商人是以逐利为目的的,是理性的。”
  “话虽这么说,但如果没有你在中间牵线搭桥,没有你父亲的关系,这个项目应该不会进入玉泉公司的视野,更不会有后来一系列的接触。”楚天齐诚恳的说道,“所以,我既代表个人,也代表青牛峪乡对你表示衷心感谢!”
  “口气不小,你以为你是乡书记的小情人就能代表乡里了?”陆娇娇说道,说完,话题一转,“楚天齐,我要走了,我来乡里的使命完成了。当初也是被你的人格魅力吸引过来的,想来乡里做点实事,经过将近一年的努力,总算办成了这么一件。本来想和你当面告个别,不曾想机缘不巧,不过我们以后肯定还有见面的机会。我相信你以后一定会有大好前途的,努力拼搏吧。哥们,拜拜。”
  “拜拜,一路顺风,后会有期!”楚天齐真诚的说道。
  “对了,你肯定还有一个疑问,我告诉你答案吧,王语嫣是玉泉集团王董事长的独生女儿。不过你就不要打人家主意了,要不你家醋坛子又该泛酸水了。咯咯咯……”陆娇娇不等楚天齐答话,直接挂掉了手机。
  楚天齐自嘲的笑了笑,收起了手机。
  班车到了青牛峪乡停靠的站点时,杨大庆正等在那里,他旁边放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这些东西是楚天齐在六号那天就收拾好的个人物品。楚天齐在从玉赤县汽车站出发的时候,已经把打电话打到了青牛峪乡党政办,让小姚向杨大庆转告了自己所乘坐班车的时间,请杨大庆帮忙把自己的东西提前拿出来。

  楚天齐跳下车,和杨大庆一起,把自己的东西装上了班车。杨大庆依依不舍的向楚天齐告辞,楚天齐心里也有一些酸楚,好在班车很快就再次上路了,二人只好挥手告别。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楚天齐回到了柳林堡村。
  看到儿子回家,楚玉良夫妇非常高兴,尤其是尤春梅更加兴奋,守着儿子问东问西,说长道短。楚玉良乐哈哈坐在一旁,只听不说,饶有兴趣的享受着老伴在那里唠叨。
  半天没说话的楚玉良忽然说道:“天齐,不对呀。看你不包小包的,好像把所有的衣服、用品都拿回来了,是不是出什么事啦?”
  尤春梅正说的兴起,被老伴中途打断,有些不满。当她听清是关于儿子的事时,也顾不上不高兴了,紧跟着问道:“狗儿,是呀,有什么事了吗?”
  看着父母焦急的神情,楚天齐心中一暖,知道他们在替自己担心。于是,笑着回答:“是有点事,不过是好事。我要去省委党校学习三个月,明天就走。”

  尤春梅抢着问道:“学习?还要上学?不是大学都毕业了吗?”
  “瞎说什么?上党校和上大学是两回事。党校是专门针对儿子他们这些党员干部设的,去党校培训一般就代表要高升或是被重用了。”楚玉良纠正道。
  尤春梅眉宇间的紧张神情还没有消失,看着儿子问道:“真是你爸说的这样吗?”
  日期:2016-07-30 0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