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77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骨子里的正义,正直和原则,就在那举手表示同意的一霎那间,被残忍的摧毁了,他不情愿这样,但他又能怎么做?
  会议后的好几天里,华子建都是抑郁寡欢又充满了惋惜。
  他真的希望仲菲依不要在自己心里留下点滴的阴暗,他希望仲菲依展现在自己面前的是永远美丽,永远完美,因为自己拥有过她,因为自己也迷恋过她,不管自己对仲菲依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显而易见,自己的感情受到了伤害。
  华子建听到了仲菲依的关心,就笑着说:“谢谢你,我尽量少喝点。”
  “嗯,那就好,等你闲了我们聚聚,今天你闲忙吧。”仲菲依怅然若失的说。
  “好的,最近实在太忙,你也注意身体,天气太热了。”
  “谢谢你,那我先过去了。”
  送走了仲菲依,华子建一个人坐在沙发上,久久没有动一下,他有点愧疚,刚才他撒了个谎,那个外地土产公司的老板其实不需要他亲自去陪的。
  华子建也客气的关心了一句:“好的,最近实在太忙,你也注意身体,天气太热了。”
  华子建呆呆的看着手中茶杯里浮动的茶叶,他感到了一种孤单,在官场,想找一个志同道合的知己真的很难,在物欲横流的今天,有时候茶应该和自己一样,是非常寂寞的,寂寞地等待一个人的欣赏。

  茶离开了生命之树,经历了诸多磨难之后,茶没有了昔日娇嫩清纯的模样,然而,当她来到一个精致的玻璃杯中,与自然之水相遇,一个新的她又诞生了,与清水的融合,与清水的共舞,让她散发出淡雅的气息,那是一种梦想与现实结合的境地,恰如自己一样,多想在这个大舞台上,精彩的释放全部生命的悲壮之美,但观众是谁?知音是谁?
  是秋紫云,还是仲菲依,还是其他的什么人呢?
  华子建陷入了沉思之中,在他还没有想清楚这个问题的时候,就接到了安子若的一个短信,自从两人省城分手后,他们还没有电话联系过,除了彼此心中有的那种隔阂以外,华子建最近也实在是忙。
  安子若发来的是一个问候的短信:你好吗?一定很忙,注意身体。
  这再普通不过的短信,却让华子建有了一种深深的忧伤,最近,每当自己在孤单落寞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安子若,总是会想到她那柔情深邃的目光,有时候,华子建也奇怪自己,为什么自己对安子若有如此刻个铭心的留恋,是因为自己对初恋念念不忘的回忆,还是因为安子若抛弃过自己,由此激发了自己更强烈的渴望?
  他说不清楚,他只是知道,自己还是忘不掉安子若,在省城的那个夜晚,本来自己鼓足了勇气,想要重温旧梦,破镜重圆的,可惜......。
  华子建也就给安子若回了一个短信:我很好,最近有点忙,天气热,也请你多保重。
  安子若就很快的又回了一条:时光流失,夏天终究会过去,就像人的心境一样,在时间的长河里,心境也会有变换,我等着夏日的离去,秋天的到来。
  华子建明白安子若的意思,他知道安子若还在等待着,等待着自己摒弃前嫌,回心转意,他自己也希望可以坦然面对安子若的过去,可以让时间来冲刷掉自己那一点点世俗的心理,但自己能做到吗??
  华子建迟疑了一会,才回过去一条短消息:秋天是收获和美丽的时节,我们的秋天在那里?

  从华子建的心里来说,他不能够确定,自己和安子若还会不会有那么一个美好的,丰收的秋天。
  他拿着手机,等了好久,恐怕安子若也不能够准确的回答他这个问题,后来,那面还是传来了安子若的回复:在心里。
  华子建在接下来的很长时间里,一直默默的,自言自语的重复着“在心里”这句话。
  第二天上午,华子建没有下乡,他就让秘书叫来了城建局和规划局的两位局长,准备一起到城区转转,对城建这一块,华子建介入的时间短,也不太熟悉,很多工地和在建的项目他都摸不清底,就算自己一时插不上手,但至少要知道都是怎么一回事情。

  华子建在办公室喝了杯水,抽了根烟,就见城建局的吕局长和规划局的戴局长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这两个局长在华子建刚接管城建管理的时候也是来汇报过工作,华子建对这两人的评价是圆滑老道,世故狡诈,但这只是他初步的一个认识,到底是不是如此,只有假以时日,慢慢了解。
  他站起来,相当客气的招呼两位局长坐下说:“今天我时间多一点,想请二位局长陪我一起转转,免得那天上面来的领导问起我来,我什么都答不上来,那就麻烦了。”
  两个局长都很理解的笑了,城建局的吕局长就说:“我们一直也盼望华县长能抽出时间,给我们工作把把关,指导指导的,你说对不对,戴局长?”
  那戴局长从进门到现在,笑容就没有消失过,一听吕局长的话,也是连连的点头说:“就是,就是,华县长要多给我们指导,这样我们的工作才能少些偏差。”说着话,他就帮华子建点上了香烟,很巴结的笑笑又说:“华县长年轻有为,今后的城建工作在你的指导和管理下,一定会在上一个台阶。”
  作为在洋河县城建工作中举足轻重的两位局长,他们都有官场中人应有的精明和圆滑,同时也具有谨慎和小心,对华子建这样一个在洋河县时间不长,就展现出极大威力的副县长,他们是懂得分寸和知道讨好的。

  从本能上讲,他们更希望华子建的分管城建,过去雷副县长太黑,也太过熟悉工作的流程和他们的伎俩,让他们在实际的利益中损失了很多本来可以独吞的好处,而华子建就不一样。
  不错,华子建也是聪慧,他也莫测高深,难以琢磨,但到底他来洋河县的时间短,他只怕一时还无法完全了解和看透这城建工作中的门门道道,这样自然就会有很多机会在其中了。
  应该说,这两个局长在表面的恭顺下,心里还是满高兴的。
  华子建也和他们两个人寒暄了一会,大家一起离开政府到下面去转了,两个局长都有车,华子建没有在问政府办公室要车,他坐上了城建局吕局长的车。
  吕局长和他都坐在后排,一路给华子建指点和讲解着窗外的一些建筑,华子建听的很认真,不时的提出问题,请吕局长给解答,对城建工作,华子建虽说不是门外汉,但确实算不上他的很熟悉。
  他们一行两部小车,就到了好几个工地,有代建住宅的,还有两个商业小楼,天气很热,这两个局长也强忍住酷暑,汗水是一颗颗的滚动,华子建也是汗流浃背了,看过了这几家他们也就准备打道回府了。
  就在这个时候,华子建却看到了旁边一个荒芜的建筑,他前段时间也听说过,这是一个好几年前遗留下来的烂尾工程,据说当时耗费了县,市两级政府的好几千万资金,现在到成了洋河县一个挥之不去的难题和噩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