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9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你倒是睡得着啊,你的女人在我手上呢,怎么,想不想看看她现在的摸样?”对方是个声音低沉的男人,丁长生没听出来是谁,但是既然对方这么说,他就上心了,拿开手机,调到了录音上,开始将通话录音。
  “我的女人?哪个?”丁长生喝了口水,漫不经心的问道。
  “哈哈哈,够爷们,我喜欢,居然敢问是哪个女人,看来我们对你了解还不是很够啊,改天应该好好了解一下,把你的女人都绑来,供老子好好玩玩,等着吧,听我的电话,要是电话打不通,你就等着收尸吧”。对方说完挂了电话。
  虽然明明知道对方这是心理战,但是还是想不到对方到底是谁,而又绑了谁?看来今晚又睡不踏实了,可是又不敢给自己的那些女人挨个打电话,万一自己的电话被窃听了,那岂不是告诉对方自己还有哪些女人吗?

  再说了,自己这段时间好像是被很多人给盯上了,开始的时候是谭大庆,后来是湖州市纪委,再后来是被白开山给盯上了,这一次又是谁呢?
  想了很久,也想不到是谁?
  给杜山魁发了个短信,想知道杜山魁把枪放哪里了,万一真的是自己的人被绑了,自己总不能坐以待毙吧  。
  就这样一直等到天亮,所谓的绑匪再也没有打电话过来,正好这个时候赵馨雅过来,于是丁长生借了赵馨雅的手机给自己的那些女人们打了个电话,但是当打到蒋玉蝶的电话时,一直都是无人接听,丁长生没多想,可是当这个电话打到第三次时,还是没人接听。
  “这几天看好莹莹,尽量不要出门,我有事先走了,你这段时间也不要到这个房间来了”。丁长生嘱咐赵馨雅道。
  “怎么了,是不是出事了?”赵馨雅看到丁长生一脸的焦急,问道。
  “嗯,可能是出事了,听我的话,回去吧,我这就出去看看情况”。丁长生说完拉着赵馨雅出了门,然后让赵馨雅先走,自己等了一会才从楼道里出来走到自己的车旁边,但是却没有立即上车,而是前前后后,包括车底下,都检查了一遍,这才上车走人了。
  在楼道里的赵馨雅见到丁长生这般小心,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心里想着,这到底又出什么事了,这孩子怎么一直都那么不安生呢,一想到自己刚才的想法,自己和丁长生之间都发生了好几次那事了,但是自己一直都是拿他当自己的孩子,一想到这里,自己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丁长生的车驶出小区门口后,直接朝着国山墅开去,没有留意到自己身后此时有了尾巴,一辆白色的雪佛兰远远跟在他的车后面,不远不近,看起来刚刚好。
  丁长生的车有这个国山墅的出入证,这也是蒋玉蝶为了方便他出入给他办理的,直到汽车缓缓的在蒋玉蝶的别墅前停下,丁长生在车里停了一会,这才小心的下车,拿出钥匙进了别墅。
  但是一进别墅,他就知道,自己的猜测果然变成真的了,蒋玉蝶出事了,而且很可能出大事了,别墅的客厅里到处都是男人的脚印,而且地毯上好几处都是弹掉的烟灰,要是蒋玉蝶的客人,不可能做的这么无力和粗鲁。
  丁长生上了楼,但是在楼上没有发现很有价值的线索,反而是在地下车库里看到了蒋玉蝶的车,车门都没有来得及关上,而她的手机就放在了车里也没有拿出来,上面除了自己打的几个电话,再无其他人的电话打进来了。
  自己本想拿出手机给公丨安丨局的刘振东打个电话让技术部门来人勘查一下,但是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打电话呢,自己的手机又响了  。
  “丁长生,看来我的情报没错,蒋玉蝶这个烂女人对你果然是很重要啊,怎么样,现在在她家里是不是有点睹物思人的感觉,哈哈,不要紧,慢慢来,我有的是时间,再说了,有这么一个女人在我手里,怎么说我也得好好享受一番吧”。阿虎依然是这么嚣张。
  虽然丁长生此时暴跳如雷,但是却很好的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知道对方这么说就是要激怒自己,这样一来,自己就会被牵着鼻子走,虽然对方绑架了蒋玉蝶,暂时是这么假定的,但是对方居然还没有提出条件,这不符合常理啊?
  “是啊,蒋玉蝶对我的确是很重要,说吧,你想怎么办?要钱还是要别的东西,开个价码吧,我会尽量满足你的”。丁长生索性坐在沙发上,说道。

  “好,很好,等着吧,我会开出我的条件的,相信你不会让我失望”。  阿虎在电话里说道。
  这一次丁长生依然是录音保存了证据,然后用蒋玉蝶家里的座机给刘振东打了个电话。
  “振东,我的一个朋友被人绑架了,你听我说,从现在开始二十四小时监控我的手机,随时定位对方的手机位置,然后告诉我,对了,这两次通话我都录音了,待会我发你邮箱里,你看看通过技术部门分析一下,到底是谁,看看有案底吗?”丁长生问道。
  “丁局,我知道了,要不要其他帮忙,要不然我现在过去,或者是叫几个人去帮忙?”刘振东一听丁长生的朋友被绑架了,马上就急了。
  “不用,我现在没事,现在就等对方的电话了,不过,这件事透着蹊跷,我总感觉这件事好像是和白开山有关,你通过内部渠道,打听一下白开山现在在哪里,在干什么?”
  “行,我这就办,待会打这个电话告诉你吗?”
  “行,我就坐在这里等你电话吧”  。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之所以这么说,还是因为自己因为蒋玉蝶的关系和白开山结怨的事,丁长生一直都有一个疑问,那就是蒋玉蝶和白开山到底是什么关系,白开山说是干爹和干女儿的关系,但是这年头干爹和干女儿有几个是清白的,而且这干爹一词也是近年来被毁掉的一个词,一提到干爹和干女儿,这里面的暧昧就不言而喻了。
  日期:2015-11-27 06:3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