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89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这样啊,这也没什么吧,找不到继续找就是了,还能跑多远,我觉得应该申请全国通缉,像这样的人,必须把事做到他们头里,我们才能安全”。丁长生出主意道。
  “我明白,这个我们会做的,我刚才说了,这件事还没完,据我们在江都道上眼线汇报,这三个人在道上开始招募人手了,想要对付的人就是你,我这是提前给你提个醒,小心点”。万和平道  。

  “好吧,我知道了,谢谢万局,要是来了湖州,我一定会把人摁住的,到时候你是要死的还是要活的,一句话就可以了,对了,在江都的事我还没来得及谢谢你呢,改日到江都时,我一定请你吃饭,好吧”。丁长生客气道。
  “那好,我就等你的饭了,小心点,有事随时联系”。万和平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长生不担心自己,但是比较担心自己身边的这些人,以前和白开山之间可以说只是小打小闹,但是这一次死人了,这就不一样了,可以说是彻底撕开脸了,而且现在赵庆虎只剩下一口气了,那么湖州的丨毒丨品市场肯定也是白开山觊觎的,一时间还真是没有外来的丨毒丨品贩子可以接管这个市场呢。
  想到这里,虽然心里有点不安,但是一时间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所以,也就不想这事了,现在最主要的还是担心刘香梨,但愿汪明浩能信守承诺,如若不然,自己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按照汪明浩的指示,张文明亲自去了湖天一色纪委包下来的别墅,见到了正在哄着孩子玩的刘香梨。
  “刘香梨,你的事查清楚了,你走吧,没事了”。张文明说道。
  “走?什么叫我的事查清楚了?我有什么事?”
  “好了,刘香梨,我们既然找你来,那就是有问题需要你协助调查,现在调查清楚了,自然是让你走了,怎么,你不想走?”张文明自信自己还是能唬住这个村妇的,要是连一个村妇都搞不定,那么自己也不用在纪委混了。
  “不是我不想走,而是你们过分了,你们是湖州纪委,我是白山的党员,你们有什么权力把我跨地区的逮到这里来,还让我带着孩子过来,你们做这样的事和白山纪委打过招呼吗?”刘香梨一字一句的问道。
  “这个,我们自然是打过招呼的了,回去吧,这里没事了”。张文明说完出了别墅的房间。
  但是刘香梨在房间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接过了张文明还给她的手机,于是就给丁长生打了个电话,看看还能不能打得通,如果打不通,那么事情就麻烦了,但是没想到丁长生正在等着她的消息,一下子就打通了  。
  “长生,你没事吧?”刘香梨看看门外,小声问道。
  “我没事啊,你怎么样了,放了你了?”丁长生站起来问道。
  “嗯,说是调查清楚了,没事了,让我回去呢”。刘香梨道。
  “那好,你等着,我让都说了送你回去,这样,你先回白山,我等回白山的时候再去看你们”。丁长生也不想在电话里多说,既然刘香梨被放了,那么意味着自己这边的事可以告一段落了。
  可是丁长生这么想,不代表刘香梨也这么想,挂了丁长生的电话后,想了想,关上门,直接拨打了省纪委的电话,投诉湖州市纪委的野蛮和无理取闹把自己抓来,还带着孩子,这几天都把孩子给吓着了,反正是说的要多可怜有多可怜,张文明还在楼下等着呢,但是却不知道刘香梨在楼上又把他们给告了。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结束了一天的工作,蒋玉蝶感到身心俱疲,这一天她没去电视台,一直都呆在了开发区新建设的药厂工地了,很多事都需要她亲自确认,自己的妹妹和弟弟都被送到国外去了,暂时算是不用担心了,可是她却没有想到,一个巨大的危险正在悄悄的向她靠近。
  将车开进了别墅的地下车库,刚刚下了车,还没等自己弄清怎么回事呢,就感觉有人用手绢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她想着拼命地呼吸,但是越是呼吸,自己的感觉消失的就越快,直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了。
  动手的是阿狼,他干这事最在行了,见蒋玉蝶不吭声了,一弯腰,扛起蒋玉蝶上了别墅的一层,那里的沙发上坐着阿龙和阿虎,见阿狼进来,阿虎这才开开了灯。
  阿狼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将蒋玉蝶一下子扔到了沙发上,活动着自己的腰肢,叹息道:“这个娘们还挺沉的,老子的腰都快给累断了”。
  “那是你退化了,看来社会上的花花世界不但是腐蚀了你的精神,连你的身体也出了问题,阿狼,以后床上那点事还是不要那么频繁了,色是刮骨的刀,你不明白吗?”阿龙冷着脸说道,阿狼这个家伙最喜欢的不是钱,而是女人,所以每次分了钱,最先没有的总是他,一点钱都不存,全砸到了女人身上。

  虽然现在不是在部队了,但是阿龙之前一直都是他们的老大,现在依然是,只是有时候他们忽略了阿龙的大哥地位,把白开山当成自己的老板了,眼睛里有了老板,但是却没有了大哥。
  “不要忘了我们是来干什么的,白老板说这个女人对丁长生很重要,但是我们跟踪她这几天,却没有见到丁长生和她在一起过,那么阿豹的仇该怎么报,还不好说,所以,其他的事都先放放,谁要是扯后腿,别怪我不客气”。阿龙寒着脸说道。
  “大哥,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也就是说说罢了”。阿狼一听阿龙这么说,知道这是在点自己呢,急忙解释道。
  阿龙哼了一声,没再说别的,看了看其他两人,很明显,阿龙之所以敲打阿狼,其实也是在敲打其他两个人,虽然大家都是出生入死的兄弟,但是那是曾经了,在部队上,有钱也没地方花,相反,命都是自己的,背后如果是兄弟,那么你的命就可能保住,所以,那个时候,钱不是最重要的。 
  可是现在呢,这是在社会上,社会和军队不一样,钱就是身份,就是地位,就是男人的胆,所以,这些日子以来,阿龙算是看清楚了人性的变迁,虽然他也喜欢钱,但是相较于其他几个人,他是最克制的,所以,这也是白开山最器重他的原因之一,一般有危险的事情都不会派他出来干,但是这一次,是为了给阿豹报仇,阿龙为了兄弟情义,同时也是为了借这个机会,将剩下的三人重新捏到一起,坚持要来的  。

  “带上她,我们走,阿虎,你给丁长生打电话,告诉他蒋玉蝶在我们手上,如果不想要个死人的话,就自己来,但凡多一个人,就等着为这个女人收尸吧”。阿龙吩咐道。
  于是黑暗的夜里,几个人像是幽灵一样,开车离开了国山墅别墅区,而蒋玉蝶就躺在后备箱里。
  为了躲避可能的监视,丁长生睡在了对门夏荷慧租住的房子里,而自己的房间里却开着灯,他是被手机铃声叫醒的,看了看电话号码,是个陌生的号码,再看看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了。
  “喂,哪位?”丁长生坐起来,赤脚道客厅里倒了杯水,开始的时候对方不吱声,只是听到有人在喘息。
  “喂,哪位,不说话我挂了”。丁长生声音不大,但是很果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