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8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看,都说了,这是未加证实的谣言,都是别人茶余饭后说着玩的,要不,四六也行,我四你六分成也行”。丁长生说着站起身,快步向门口跑去,刚刚关上门,就听见有杯子砸在了门上,把门外的张和尘吓了一大跳。
  丁长生摆摆手,示意她不要管,自己施施然的走了。
  张文明不知道在汪明浩的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可以肯定的是,这件事肯定和汪明浩的女婿有关系,自己虽然只是听到了只词片语,可是结合汪明浩的愤怒,完全可以推断的出来。  
  “汪书记,您好点了吗?”张文明附在汪明浩的病床前,小声问道。

  “嗯,好多了,文明,你救我一命啊”。汪明浩声音低沉的说道。
  “书记,那,案子怎么办?还查吗?”他现在最想知道的是丁长生和汪明浩在办公室里交锋的结果是什么。
  “算了吧,放刘香梨回去,丁长生的案子到此为止,谁都不能再提这事了,明白吗?”
  “可是,罗东秋那里……”
  “那是我的事,我去交涉,你走吧,我想睡一会”。汪明浩疲惫的闭上了眼睛。

  虽然是闭上了眼睛,但是怎么可能睡得着呢,想起丁长生的话,他的心就开始打哆嗦,自己就一个闺女,而一个女婿半个儿,虽然依靠自己的帮助,关一山步步高升,但是这个人太贪了。
  虽然作为纪委书记,自己知道关一山不老实,可是却没有尽到监督的作用,一直都是说几句就算完了,包括北京的房子,自己知道,但是却不了解那栋房子值那么多钱,自己还去过呢,而且也不知道关一山居然借着转移社保基金存储银行的功夫也受贿那么多钱,既然丁长生都知道了,那这事就是八九不离十了,否则的话,丁长生不敢这么威胁自己  。 
  想到这里,一滴老泪在眼角慢慢溢出,在这白色的病房里,好像是天堂一样,谁知道自己死后会不会下地狱呢,自己抓了一辈子的贪官,到头来,自己的家人却也是这么贪腐,这将是一个多大的讽刺啊。
  虽然他放了刘香梨,放过了丁长生,但是丁长生却没有放过他,因为就在他在医院抢救时,丁长生已然是把关一山的底巧妙的传达给了司南下,就看司南下的人品了。
  如果司南下想着和汪明浩合作,这或许是双方达成默契的筹码,如果司南下真的是嫉恶如仇,那么司南下就该让检察院调查关一山的贪腐行为,对这一切,丁长生拭目以待。
  丁长生回到了开发区,林春晓已经走了,这几天丁长生也不在开发区,可把罗香月忙坏了,但是她很充实,当官的感觉确实是不错的,事事都有人来请示,自己做的了主的,就直接批示了,做不了主的,直接给丁长生打电话,但是想了想,这几天好像还真是没有自己做不了主的事呢。
  陈庆龙还是开发区的副主任,但是已被彻底架空,丁长生没有分派给他任何的分管范围,罗香月也知道自己的屁股该坐在哪个位置上,所以,在丁长生离开的这几天里,面对陈庆龙的蠢蠢欲动,罗香月一直都是爱答不理的,让陈庆龙感到很无趣,想折腾,但是却没有什么折腾头。

  丁长生到了开发区办公室,罗香月正在办公室里布置工作,见丁长生来了,立刻中断了工作,跟着丁长生到了办公室。
  “哎呦,你可算是回来了,没事了吧”。罗香月进了丁长生的办公室后就随手关上了门,问道。
  “什么事?怎么了,出什么事了?”丁长生不解的问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糊涂啊,你的事市里都传开了,咱们开发区也是人心惶惶的,这段时间陈庆龙上串下跳的,你回来就好了,纪委的人没把你怎么样吧?”罗香月打量着丁长生问道。
  “纪委的人?我去北京了,压根就和纪委的人没关系,怎么了,都想造反哪?”丁长生不屑的问道,然后拿起桌子上的杯子,一看,空的,张明瑞之前在这里时,自己这里从来都没有空过杯子,无论是来是不来,每天张明瑞都会泡一杯茶,如果自己不来,中午的时候就会倒掉,而这也是他的杯子保温的最长时间,看来罗香月还是不懂自己这个习惯啊 。
  但是罗香月也很是精明,林春晓走了,她今后就要依靠丁长生,所以一看丁长生拿了拿杯子,立刻就拿起桌子上的杯子,去给丁长生泡茶了。
  “还是我自己来吧”。丁长生道,但是话是说了,可是人没动,罗香月心里一阵腹诽,官大了,脾气大了,连谱都摆上了。
  “算了,您是领导,伺候领导是我们的义务,给,领导,请喝茶”。罗香月双手递向丁长生。
  但是丁长生直起了身体,看到罗香月葱白的双手捧着杯子,分外的好看,此时的他,没来由的一阵心动,而且毫不顾忌的伸手接住了杯子,不但是杯子,连罗香月的手也给握住了。
  罗香月一惊,她显然是没想到丁长生会这么公然的骚扰自己,自己本来就是递给他一杯茶,但是你抓住我的手干么。
  罗香月抬头看着丁长生,脸色绯红,说道:“松手,再不松手我可生气了”。
  “罗姐,你还是那么漂亮,而且比结婚前更有女人味了,看来男人对女人的滋润还是很明显的,比任何的化妆品都好使啊”。丁长生笑笑说道,顺势松开了罗香月的手。
  “胡说八道,以后再这样我可真的生气了,我是结了婚的人,没兴趣和你捣鼓这写破事,否则连朋友都没得做”。罗香月虽然这么说,但是内心的紧张还是让自己的腿肚子有点打哆嗦。
  她在想,要是自己刚才不那么说,他会怎么样?难道还会继对自己骚扰?可是当丁长生真的松开她时,内心里的失落不由自主的开始蔓延起来。
  “结了婚怎么了,你是我心目中的女神,我还没做好准备呢,你这朵花就被人摘走了,实在是我的一大损失啊,你说我要是现在不弥补一下,是不是对不起我自己?”丁长生继续没正行的在言语上挑逗着罗香月。
  罗香月不再说话,但是脸色很不好看,起身推门出去了,连个招呼都没打就走了,丁长生一愣,心想,该不会是真的生气了吧。

  丁长生接到万和平的电话感到很突然,还以为在江都的案子又有了反复呢。 
  虽然自己是自卫,但是省里的情况很复杂,联想到当时阿豹和阿虎是被省厅的人直接干预下,湖州市局才不得不放人来看,还有现在的华锦城被拘押,事情好像还远远没有结束。
  “万局,事情有结果了?”丁长生开头就问道。
  “长生,酒店那件事算是没事了,你是自卫,而且打在死者身上的枪也不是你手里的那把枪,所以,这个案子基本是倾向你的笔录,但是现在又有件事要麻烦了”。万和平沉吟了一下,没有当时说出来。
  “万局,出什么事了?”丁长生隐隐感觉还是出事了。
  “嗯,是这样的,按照你提供的线索,我们找到了白开山,但是却没有找到你说的那三个人,白开山的说辞是那几个人早就不跟着他干了,因为他支付不起工资了,那些人就走了,至于去了什么地方,不得而知”。万和平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