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54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王达说:“做个啤酒生意,还时不时和人家抢地盘争市场打架,挣钱真难啊。”
  王达说:“我们抢到的资源多了,别人抢到的资源就少了,那肯定眼红啊,所以就想打我啊。”
  我说:“好吧。还好没事。过来及时,不然砸了,又麻烦了。”
  王达说道:“大家走吧,今晚我请大家吃饭!谢谢大家。”
  陈逊说:“别太客气了。”
  王达说:“走吧。”
  陈逊说:“那就用这钱来请吧。”
  王达说:“不,我用自己的,兄弟们,走吧。”
  我说:“你们去吧,我回去吃饭。我女朋友在。”
  王达问:“哪个女朋友。”

  我说:“梁语文。”
  王达说:“我靠,成了你女朋友了,在你家啊?”
  我说:“对啊。”
  王达说:“那你叫她出来不就行了啊。”

  我说:“她做好了饭菜。”
  王达说:“那你回去吃饭,吃饱了,叫她过来,一起喝酒,可以吧。”
  我说:“这个可以。”
  王达说:“那就一起回去那边去。”
  我们上车,一起过去。
  当车子开到我们曾经饭店的门口的时候,我看着被封了的大饭店门口,一辆挺熟悉的车子。
  陈逊突然对我说:“张帆!那辆车!”
  我说:“妈的,是林斌的车!”
  陈逊说:“堵着他!”
  陈逊拿起了手机,通知三辆车上的所有人。
  然后,三辆车开过去大饭店门口,过去对那车子合围。
  靠近后,发现车上的人,果然真的是林斌。
  他一个人开车来的,在这里看我们被封了的车的。

  当他看着饭店,一扭头过来时,已经发现自己被围了。
  意识到自己有了危险的他开始是想要发动车子冲出去,可是前后右边,被三辆车围着,左边就是花坛,眼看冲不过去,他马上下车,然后拔腿就跑。
  我们马上跟着下车:“追!”
  在路边好多人看着,我们十几个人冲着追前面的一个人。
  没想到,林斌那家伙跑起来的速度,非常的快。
  我们虽然死死跟着,但是却没有追得上他的脚步。
  他跑到了十字路口,我们跟到了十字路口,然后他看着绿灯时车来车往,命都不要的冲了出去。
  好多车子都急忙刹车,骂他神经病的,他很清楚的知道,落在我们手里,我们会让他脱一层皮,甚至可能会死。
  所以,他命都不要的奔跑了横穿了马路。
  我拦住了要追过去的陈逊等人:“别追了!没必要拿命去追。”

  我们的人都站着了。
  好多路人看着。
  我说:“回去。”
  我们赶紧的回去。

  回到车边,陈逊钻到了林斌的车里看。
  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然后有手下提议:“砸了他车。”
  我说:“有什么用,算了。”
  陈逊说:“留人在这,盯着他回来要车,抓了他。”
  我说:“那家伙精得跟狐狸一样,他不会马上回来,而且也不是他回来,他会让人回来。算了。”
  我们一起上车,回去了。
  他们去了饭店吃饭。
  我则是先回去了。
  梁语文见到我,说道:“你看,菜都凉了。”

  我说:“呵呵,刚才有点急事,去处理了,真是不好意思呢。”
  梁语文说:“好了不怪你了,过来吃吧。”
  我嗯的点头。
  坐下了,和她吃饭了。

  我说:“王达请朋友们喝酒,叫我们过去喝两杯。”
  梁语文说:“你去吧,我就不去了。”
  我问:“那你干嘛。”
  梁语文说:“在家呀,你们男人谈事情,我过去干嘛呢。我看书。”
  我说:“好吧,那我去了。”
  她对我微微笑,招招手。
  我去了那边,和他们喝了酒。
  陈逊问我道:“你说林斌会不会知道是我们追他的啊。”
  我说:“这还用问,在这地盘,肯定知道了。”

  陈逊说:“他到底来饭店门口做什么呢。”
  我说:“谁知道,也许是来看我们有没有重新开门的。”
  陈逊说:“他可能另有计划。”
  我说:“难不成,他们还敢来这里开店吗。”
  陈逊说:“难说。”
  我心想,确实难说,如果他们来开店,那,怎么办?
  黑明珠还说她要开呢。
  以我们陈逊的人,搞不过他们四联帮啊。
  只有黑明珠才行的。
  但是人家黑明珠我根本请不动啊,万一四联帮真的来了这边,占了这里那里,只要不侵犯到黑明珠,就是在她旁边开一家酒店竞争,她都无所谓的。
  请不动黑明珠,不过,环城帮也可以和之有一拼。

  让环城帮过来这里,和四联帮的形成对抗,也是可以的。
  但目前该做的,就是让黑明珠先盘下这饭店了。
  可是,我找黑明珠,给她打电话,她直接说没空了。
  我说有很重要的事找她谈,说的就是那饭店的事,她也说没空,过几天再说。

  我靠你了,黑明珠,我也没办法了,过几天再找她了。
  在上班。
  经过了几十天的职位工作,我已经把这份工作弄上手了。
  开始是觉得很忙,熟悉了后,理出工作头绪后,也觉得没什么了,基本每个月也就忙那几天,其余的时间,就是在办公室,等下班,发呆喝茶。
  不过,我也经常是提心吊胆的,总是生怕有什么意外事件的发生,然后我们处理不了,让我们背黑锅啊。
  突然,外面走廊,有一阵的脚步声还有吵闹声。
  还有吼叫声。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急忙走去要开门,办公室的门却被人直接推了进来,我在门后趔趄几步,看着门外冲进来的人,骂道:“不会敲门了啊!”
  推门的是沈月,我骂道:“你干嘛你,越来越不会礼貌了啊。”
  沈月说:“我被她们推的!”
  我一看她身后,有一个高大的有些肥壮面相像个屠夫一样的女人,带着七八个女狱警,押着一名女犯人过来站在我办公室的门口,然后,那名女犯,也是很高大,而且,双眼通红,紧咬牙关,不时的像猪一样发出吭哧的声音。
  这家伙怎么回事了。
  而且,这帮人看起来并不是我们监区的人。
  我问沈月:“怎么回事。”

  沈月说:“d监区的,说那名女犯,有点毛病,说过来给你看看。”
  我说:“你不会让她们拉去心理咨询办公室看,拉来这里看干什么。”
  日期:2016-06-21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