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75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行,喝口水我们就走。”华子建端起了茶杯,吹了吹杯中的热气,捉起嘴唇,小心翼翼喝了起来。
  一大早,没想到还是很热,天,不再是透明的,而是混浊的;风也是懒懒的、有气无力的。所有这些构画着一种慵懒的情调。

  一切都变得缠绵而且轻柔。无边的绿色,浓得化不开的绿色,如一团团绿色的云朵,在城市僵直的结构中游走着,弥漫着,于是城市也被软化了。
  小车的空调也是不敢恭维,华子建就干脆的打开了车窗,这样反倒还凉快了一点,可惜好景不长,到了乡下的便道,假如前面有车,那就让人头大了,漫天的灰土扬起,司机只好加大油门超过去,把灰尘留给自己身后的汽车,车窗也就是开开关关的,这样走了很长时间,好不容易才到了乡上。
  新屯乡的王乡长带着几个乡上的干部已经等候很长时间了,王乡长40岁的样子,人长得看起来很精明的,两只小眼睛像算盘珠儿似的滴溜溜乱转。
  他一见华子建的车进了乡政府,就三步并作两步跑,抢上前来,帮华子建打开车门,嘴里不断的说:“华县长辛苦了,辛苦了,这大热的天,哎呀,衬衣都湿透了。”

  华子建也是皱着眉头说:“这鬼天气。”
  在乡上的领导拥簇下,华子建就到了乡上会议室,这里早就准备好了凉茶,华子建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一口气喝了两杯水,这才接过王乡长递过来的湿毛巾,擦了把脸。
  等着一阵忙活完,才坐了下来。
  王乡长就简单的把最近的工作做了个汇报,华子建也是大概的听听,既然来了,不听下也说不过去,但听起来又没什么新意,所有乡上的汇报都市一个模子出来的,八分的成绩,两分的不足,成绩一定是夸大的,缺点一定是缩小和微不足道的。
  这还罢了,再遇上那嘴好的领导,他还可以把那一点点的不足说成是另一种优点,让你自动的帮他开脱和转化成表扬。
  华子建还没傻到那个地步,他就姑且听着,听完也淡淡的做了个总结。

  然后说:“王乡长,我们到下面看看吧。”
  王乡长有点为难的说:“华县长,这天气,你还是在歇一会吧。”
  华子建就站起身说:“我还没这么娇气,走吧,一起看看。”
  王乡长赶忙让文书拿来好些个草帽,给大家发上,一行人就离开了乡政府,到了田间地头。
  华子建就见到处都是收割的农民,他们弯腰,弓身,一手攥住麦子的颈部,一手操镰,刷刷刷,忙着收割自己的辛勤和希望。田边的路上,那拖拉机、三轮车,一捆一捆的麦个儿,被潇潇洒洒地抛上车。
  顿时,拥挤的路上、忙碌的田间、碾麦的场上,全是人头攒动,摩肩接踵,他们见了面,互相点下头就算是招呼了,多扭一下头,说不定都会被老婆敲后脑勺,嫌你白白浪费时间。

  脱粒机也开足了马力,打出麦粒来,麦子上的灰尘、超强度的劳作、机械的轰鸣声、嘶哑的喊叫声、孩子的追逐打闹声……形成一种混合的味道,在乡村里飘扬,回旋、流淌。
  大人小孩齐上阵,拿锨的、装布袋的、动扫帚的、不听话刚刚挨打的哭闹的小孩声,交织在一起,衬托着山景,好一幅农忙画卷!
  收割的幸福,是农民特有的情愫。这情愫里,既有对粮食的依赖,也有收获的欣慰,更有颤动的成就感。
  在农民眼里,谁要敢丢粮食,就是作孽,终究是要遭受惩罚的。怀着一种敬重一种虔诚。麦子在这一刻,享受到一种超级礼遇。
  华子建也不时的上前询问一下忙绿中的村民,以示关怀和亲切,让他问到的村民也总是随口应付两句,他们知道华子建是个当官的,但他们不想讨好,也不用讨好,此时此刻,对他们来说,领导还不如地上的麦子。

  这样转了个把小时,华子建也大感无趣,身体也有点受不了,汗水不断的从所有的毛孔往外冒着,在王乡长的有一次劝告中,华子建离开了地头,回到了乡政府会议室。
  乡上也准备好了午饭,就在离乡政府不远的一个小饭店,华子建也没推辞,本来现在也到了吃饭时间,要不在这里吃,那还得一,两个小时才回的到县城,自己就算受的了,秘书和司机只怕心里有怨言了。
  稍作了休息,他们就来到饭店,也说不上是饭店吧,准确点应该是饭馆,不过包间里到有一台噪音很大的空调,比起外面凉爽了许多。
  七个碟子八个碗,一会的功夫,整个桌子就给各种菜肴铺满了,王乡长给大家添上了酒,代表乡政府就先说了几句感谢领导来视察的话:“今天华县长不辞劳苦,顶着酷热来到了我们乡指导工作,我代表广大干群,表示最真诚的感谢,来大家举起酒杯,敬华县长一杯。”
  哗啦啦的一片声响,所有人都站了起来,怀着无比崇敬的心情,一口喝干了杯中之物。
  华子建心中暗笑,也是一口喝掉了手中的酒,说道:“我也感谢王乡长的招待,希望我们乡在以后的工作中获得更大的成绩。”
  没想到就这普普通通的一句话,竟然还有人鼓起了掌,华子建忙抬手制止住说:“现在不谈工作了,大家一起动手吧。”
  说完他先用筷子动了动几个菜,这也是酒桌上的规矩,他不先动,其他人不能先吃的,等他放下筷子,大家也就谈笑中,吃喝起来。
  酒过七八巡,菜过十多味,桌上的气氛就热闹起来,一个干部就说起了现在农村文化生活问题,另一个副乡长就说起了:农村这文化教育也难啊,上次我陪一个教师在农村扫盲,让一农妇认“被子”两字。
  那个农妇想不起来,教师提示:睡觉时你身上是什么?
  农妇说:是老公。
  老师哭笑不得又问她:老公不在的时候呢?
  农妇想想,很认真的回答:是俺们村长。
  华子建也笑的一口酒喷了出来,难以想象当时那农妇说出这话的表情是怎么样。

  中午天也热,华子建就控制着酒,没有喝的太多,吃完了饭也没其他什么事情,华子建告别了乡上的这些领导,回县城去了。
  回到政府自己的办公室里,华子建先到卫生间去冲洗了一下,换上一套干净的衣服,人也清爽了许多,坐下来美美的喝了几口茶,就听到了敲门声,他喊了声:“进来。”
  就见上次自己帮过忙的那葛饲料厂的许老板夹着个包,走了进来。
  华子建就站起来招呼了一声,帮他倒杯水,陪他一起坐在了沙发上。

  自从华子建上次帮助许老板以后,两人就算是交上了朋友。许老板也请他吃过一两次饭,他们谈不上深交,但彼此也都不反感,算是熟悉了许多。坐下来以后寒暄了几句,这许老板就说:“华县长,上次多亏你的帮忙,现在欠款基本都收了回来,今天我也是想来感谢一下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