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7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身体就有了一种克制不住的颤栗,他现在也算彻底的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如此牵挂安子若,却又在邂逅的这么长时间里,自己难以下定决心去争取,去追寻往日的旧梦。
  过去自己为自己找了个借口,说什么怕自己贫困和平凡不足以般配安子若,还经常劝慰自己不要重蹈覆辙,在次经受那失恋的痛楚。
  事情上,那都是很牵强的一些理由,真实的问题就在自己的心中,自己心中的那道坎,那道世俗的,根深蒂固的观念还没有改变。
  或者,这就叫爱之深,恨之切,自己可以容忍秋紫云有丈夫,自己也可以毫不计较仲菲依有情人,自己可以放开心怀,无所顾忌的吻她们,进入她们的身体,一点都不会有心理的负担,可是,对安子若不行,因为自己爱她太久,爱她太深。
  安子若闭上眼,等待着幸福的降临,却没有感受到华子建的亲吻,她睁开了眼睛。
  安子若就看到了一张忧伤的面容,那样痛楚,那样心碎,她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换震撼了,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会让华子建这样的伤心。
  而后,她明白了,她从华子建的眼中明白了一切,她也就有了一种难以抑制的哀伤,她的心也在阵阵的撕裂,一种从未有过的心悸,犹如冬日的寒冷,很快销蚀了他们彼此的热情。
  坐正了身体,华子建也放开了拥抱住安子若的双手,他喃喃自语:“对不起,子若,我有点头晕。”
  安子若的眼中噙满了泪水,她努力的做出一点笑容说:“我理解,我会等。”

  华子建摇摇头说:“和你没有关系,是我的问题。”
  “不,怎么能和我没有关系呢?是我,是我的苦果我自己来尝。”安子若忧伤的说着。
  华子建想要安慰她,他痛恨起自己的残忍:“真的不怪你,你有权利,也有理由做什么想做的一切,是我,我太苛刻了,给我时间吧,我依然爱你。”
  安子若痛惜的看着华子建,她把自己的手,轻轻的放到了华子建的掌心,她感受到华子建手心冰凉的温度,她还是毅然紧紧的贴近华子建的手说:“不管多长时间,我都会等,哪怕这样的等待最后是徒劳。”
  华子建还能说什么呢,他只有对自己的憎恨,他也紧紧的握住安子若肤如凝脂的小手,直到他们离开的时候,他一直这样握着。

  躺在招待所的客床上,华子建在黑暗中睁大双眼,他在想,自己原来是如此的世俗和卑劣,自己获得过她最初的贞操,自己也送给她完美的童真,自己多少次魂牵梦萦着要和她长相厮守,白头到老,青山绿水,长久相依,然而,仅仅是那一点点的暇丝,就让自己如此的耿耿于怀,自己曾多次在自我标榜着,自认是那么的心胸开阔,超凡脱俗,可是到了最后,自己还是和常人一样,看来脱俗也是需要勇气。华子建一直这样想着,在迷迷糊糊中,他好像又牵着安子若的手,低头,亲吻住了安子若朱唇榴齿的双唇。

  第二天的会议在省政府招待所最大的一个会议室召开,参会的有专管农业的副省长苏良世,还有几个相关的厅长,副厅长,省农发行、信用联社、工商局、物价局、质监局、公丨安丨厅、交通厅、省粮食总局(公司)机关全体人员及全省国有粮食购销企业负责人、委派会计等等。
  华子建是坐在靠后的一个地方,桌上有两瓶矿泉水,只是没有烟灰缸,看来烟今天是不能抽了,这样的会议华子建也不敢像过去一样胡乱的想一些其他东西,作为洋河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他必须要领会和全面理解今年的夏粮收购政策,回去还要传达落实,付诸行动。
  不可避免的,会议中陈词滥调,老生常谈不在少数,个别领导那废话简直是比湖南卫视的广告还多啊。
  华子建就静下心,认真的听,详细的记,有些口后自己回去也是要喊喊的,光说实话,只怕也行不通。
  这样一个上午很快就过去了,下午就安排了分组讨论,以相邻的几个市为单位,这几个市所辖的各县副县长就聚在了一起,组长自然是分管农业的几个副市长了,柳林市分管农业的是平智容副市长,此人混迹官场许多年,可谓是真正的官油子,人长的很有派头,但说出来的话十句里面九句是虚的,还有一句是没人听得懂。
  他也是常务副市长韦俊海的嫡系,按说对华子建应该不会假以颜色的,但其实不然,他见了华子建很客气,一坐下就对华子建说:“小华,很不错吗,听说你进洋河常委了,进步不小,好好努力。”

  华子建也很客气:“这都是领导带的好,以后还请平市长继续教诲。”
  平智容就哈哈的笑笑说:“那用的着我来教诲,秋市长身边的人,水品,能力那是不错的。”
  两人就寒暄了一会,人都到齐了,就开始了讨论。
  华子建也想多听听大家的经验,对夏粮收购中存在的很多解决问题的方法,他都在认真的学习和牢记,特别是一个容易引发突发事故的问题,像给农民打白条啊,收粮中征收统筹款啊,粮站的服务态度等等。

  这两个小时的讨论结束后,大家又是到大会议室继续听报告,但下午的会场气氛就不比早上那么散漫了,因为来了个更大的人物-----江北省的省长乐世祥。
  省长乐世祥穿着合体而高档的休闲服,他没有大部分领导那样的肥胖臃肿,有些消瘦文弱,身上散发出强烈的学究气息,讲话也很少低头看稿子,但说出来的话是洋洋洒洒,滔滔不绝,时而妙语连珠,时而凝重深沉。前排的各市领导都很专注的记着笔记,不时的点头颔首,配合着乐省长的语音顿挫,穿着漂亮的服务员小妹妹,轻脚轻手的穿梭于会场,给大家添加茶水,就算再好色的老大也不敢多去看上两眼,整个大厅鸦雀无声。

  最后省长乐世祥总结道:“同志们,做好今年小麦收购工作,对于确保我省粮食市场供应和价格稳定,保证粮食安全,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各级粮食部门一定要加强领导,高度重视,把做好小麦收购作为当前粮食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来抓,要认真分析小麦购销形势,精心组织安排,全力以赴做好今年的小麦收购工作,为促进粮食增产和农民增收,确保全省粮食安全做出新的贡献!谢谢大家!”

  掌声持久的响起,特别是坐在前排的市级领导们,更是甩开了自己那肥厚的油手,玩命的拍着,到后来那手掌就变成了一双双通红的腊肉。
  晚上就是一个简单的会餐,各市县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互相的敬着酒,说着一些官场中不咸不淡的恭维客气话,所有人的耳朵都成了垃圾桶 什么话都可以往里面扔的。
  华子建在这局宴会中起初很是低调,客气的应付着别人的虚假,你看他貌似漫不惊心,实则察言观色,用自己手中的酒杯控制着整个饭桌的局面,他看到火候已到,以横扫千军的气势,轻轻举起酒杯,大气的向每一个人发出了邀请和挑战,把这局面推向了**。喝酒其实就是喝最后那几杯。
  本来喝得差不多了,但大多数人心里总像还空着半斤的酒量。华子建抓住了这个火候,撩拔得大家欲罢不能,心里嘴里极其畅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