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9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有点头大了,上次自己给安子若说起了家里的事情,没想到她还记住了,专门来看了老妈,老爹,这是不是想从自己的内部来分化瓦解自己,他就忙问:“她给你们说什么了?”
  “说你们是同学,现在是朋友,不过老妈是很喜欢这闺女的,礼貌,漂亮,还很懂事,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我看就不要在挑了,这子若妈就很喜欢。”
  华子建心里暗道:“安子若啊安子若,没想到你还有这手啊,这么快就俘虏了我的家人,等我到了省城再找你算账。”
  不过呢,华子建的心里就有了一份说不上来的甜蜜和自豪,能让安子若这样高傲,冷艳的美女来给自己父母大显殷勤,似乎是可以叫华子建小有满足的,关键是,华子建的心里还是有着那挥之不去的安子若的身影,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华子建依然希望,也准备去尝试着延续那断裂已久的情感。
  但同时,他还是害怕,恐惧着,怕安子若的爱会不会再次把自己带入那万劫不复的伤心之中,他怕自己经受不住再次的离别和伤感,他矛盾,彷徨,一个想法总是会很快的推翻另一个想法,就这样,华子建在离开柳林市,坐车到省城的几个小时里,一直都这样折磨着自己。
  下午五点左右,他们的车开进了省城,这是一座漂亮的城市,华子建感叹这里绿化率之高,建筑物之新,街道与广场之干净。
  华子建也不得不赞叹,这里春有春光,秋有秋韵,昼有昼的热闹,夜有夜的迷幻,把“漂亮”、“美丽”之类的形容词置于省城之前,恐怕没有人有疑义,只是它的复杂和丰富,也不是区区三五个词语可以形容殆尽的。

  他们就直接的把车开到了省政府的招待所,这招待所就在省政府的旁边,说是招待所,实际的规格很高的,不亚于外面三星,四星酒店,装修华丽的大堂里有会议筹备人员在做会议签到登记,华子建也登记了一下,会议组发给他了会议材料和房间的钥匙,他和司机就上去放下东西,洗个脸。
  司机年纪很轻,姓徐,是个退伍回来的小伙子,刚来政府没多久,但吃得饱不一定吃的好,起得早不一定身体好,这小伙来的时间短,可是眼明手快,头脑灵活,在华子建洗脸的时候,已经帮华子建把一杯茶水泡上,还把华子建刚刚脱下来的白色衬衣收拾好了,准备一会给华子建洗一洗。
  华子建出来就有点难为情,他还不大习惯如此照顾,忙说:“小徐,你不用管,你也辛苦一天了,衬衣我自己洗就是了。”
  小徐端过来茶水说:“我也不累,实际上开车还在活动的,倒是你们坐车的更辛苦一点。”
  看看人家多会说话,这说话间,小伙子就把华子建的衣服拿进了卫生间里洗去了。

  华子建也不能过于做作,洗就洗吧,自己好歹也算他一个大哥。
  华子建就从包中翻出了干净的衬衣换上,端起茶水,喝了起来。
  过去喝茶也没觉得怎么个好,现在华子建伸直了圈缩了好多个小时的两只腿,再喝上一口浓浓的茶水,真是感觉幸福莫过于此。
  华子建等小徐洗完了衣服,在稍微的休息了一会,会议筹办组就招呼大家到餐厅吃饭了,每个人都发的有就餐劵,自己找个位置随便坐,华子建就自然的找到了柳林市所辖的几个副县长了,大家认识的就很亲热的招呼着,不认识的就客气的介绍自己。

  饭菜还行,就是没有酒,不过这些人都是每天喝酒喝的太多的人,没酒反倒很舒服,饭也可以多吃一点,彼此客气的时候,也就以茶代酒,遥碰两下。
  华子建吃饭的时候话就相对的少一点,不是他不能相融于大家,他在想着安子若,他也准备一会吃完饭和安子若联系一下,见个面。
  这样的便饭吃起来时间不长,一会,就有人客气的站起来,说着大家慢用,先走一步的话,陆续的离开了餐厅,华子建也是一样,吃饱了,就打个招呼也离开了。
  回到房间,他还没有来得及给安子若打电话,就先接到了秋紫云的电话:“子建,你到省城了吧。”
  华子建以为秋紫云也来了省城,就忙问:“我已经到了,住下了,秋市长,你也在省城吗?”
  那面秋紫云就嘻嘻的笑笑说:“没有,我在柳林呢,知道你要到省城开会,就是问下,都还好吧。”
  华子建心里有点失望,这种失望他也说不上因为什么,就算秋紫云在省城,人家也是要回家住的,华子建就说:“我这还好,对了,秋市长,你那面最近怎么样,柳沟的修路工程定下来了吗?”
  秋紫云有点迟疑的一下,才说:“定下来了,是胡辉中标了,我想阻止,但华书记和韦俊海副市长很坚持用他,所以......。”
  华子建也估计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以秋紫云一己之力,是抵挡不住对方上下联合的进攻,他叹口气说:“定他就定他吧,只要修好路就成。”

  秋紫云也说:“是啊,我也不想为这事和华书记他们过于抵触,稳定更有利于柳林的发展,可惜,你上次说的让柳沟的村民参与到修路工程之中的设想,只怕也要泡汤了。”
  华子建有点惭愧,这件事情自己当时还给人家省人大程南熙主任汇报过,现在事情黄了,看来应该抽时间过去给解释一下。
  秋紫云又对华子建说了很过关怀的话,两人才挂断了电话。
  华子建手拿电话,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从这件事情上,华子建推断出了秋紫云近期在市里一定受到很多打压,只是秋紫云不愿意给自己说,怕自己徒增烦恼,是啊,自己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假如自己还在她身边,或许还能帮她分担一二,但现在真的无能为力。
  华子建这样叹息了很长时间,他真替秋紫云担心。
  一会,司机小徐回到了房间,华子建才放下了心思,和小徐聊了一会家常,看看天色有点暗了下来,华子建就拿起了电话,准备和安子若联系一下,司机小徐一见华子建拨起电话,也就赶忙离开了房间回避,华子建就接通了电话:“子若,你好啊,我华子建。”
  安子若在那头明显的带着欣喜的语气说:“子建,我很好,这时候给我来电话,看来你今天没有应酬,难得啊难得。”
  华子建就呵呵的笑了说:“我今天是没应酬,但你不要告诉我,你现在有应酬啊,那我就太惨了。”
  安子若有点好奇,也有点好笑的问:“我有应酬你怎么就惨了,怕我喝醉??”
  华子建悠悠的说:“呵呵,不是啊,怕你没时间接见我啊。”

  “接见......你在省城吗??是不是,快说!”安子若惊喜的问。
  华子建就打个哈哈说:“是啊,我在省城。”
  安子若就有了一种兴奋,她似乎看到了华子建正坏坏的望着自己,她迫不及待的问:“你在那里,我现在就过去。”
  对于安子若来说,华子建是她一个永远的痛,也是她一个永远的牵挂,诚然,她在还没有完全理解自己对华子建刻骨铭心的相思之时,因为国外的寂寞,因为虚荣和无知,离开了华子建,但这些年内心的折磨和悔恨,使她明白了,自己忘不掉华子建,抹不去华子建在她心头留下的那一道道印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