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个人就走到前面一处搭着个凉棚的买黄酒的地方,华子建让酒保给端了三碗黄酒,要了一盘花生米,对老头说:“先喝一口。”
  老头的眼中就闪出了亮光,连忙端起,一口就喝掉了半碗。
  这是当地自酿的黄酒,是用谷物作原料,用麦曲或小曲做糖化发酵剂制成的酿造酒,黄酒要比有“液体面包”之称的啤酒营养价值高得多,是我们东方酿造界的典型代表和楷模 。
  华子建先是稍微的喝了一口,顿时感到畅快与豪爽,他也就禁不住学那老头,大口的喝掉了半碗,一下子,仿佛是四体融洽,悠然自得,飘飘欲仙,忘却忧愁。
  不得不说,酒是一个变化多端的精灵,它炽热似火,冷酷象冰;它缠绵如梦萦,狠毒似恶魔,它柔软如锦缎,锋利似钢刀;它无所不在,它可敬可泣,该杀该戮。它能叫人超脱旷达,才华横溢,放荡无常;它能叫人忘却人世的痛苦忧愁和烦恼到绝对自由的时空中尽情翱翔;它也能叫人肆行无忌,勇敢地沉沦到深渊的最底处,叫人丢掉面具,原形毕露,口吐真言。
  放下了酒碗,老头又直接用手抓了几颗花生米放入口中,品一品味道后说:“刚才那两个买货的年轻人,你要真以为他们是在买货,那你就错了,他是在坑骗。”
  华子建有点惊讶,整个过程自己看的清清楚楚的,人家哪有什么坑骗,最后不要货了,人家也是把麻袋里面的天麻全部到了出来,自己分明是看着人家到的干干净净,还抖了好几下麻袋的,这有什么不对。

  老头看着华子建茫然不解的样子,就笑着说:“也不怪你不懂,这里面的门道很多,就拿刚才那两个人来说吧,他们其实根本就不准备买天麻,不过是把天麻往自己的麻袋装一次罢了。”
  “装一次??这里面有什么门道?”华子建大惑不解的问。
  老头笑笑说:“他那麻袋都是特制的,里面缝了很个开口向下的小口袋,你说说,装进去东西以后,再折腾一会,最后再到出来货物,能到的干净吗?。”
  华子建就全都明白了,那麻袋内部缝上口朝下的小口袋,自然是每次货物进去以后,他们在翻转麻袋,就把很多东西装入了小袋中,不要看他来回使劲的抖动,看似把里面倾倒干净了,实际上里面小袋里装的东西一点都不会掉出来,这要是一天装个十来次,一分钱不掏,就能落下一堆货物了。

  华子建想通了这个问题,怔怔的不知道说什么了,那老头就笑着又说:“这其中门道很多,你就说那买鸡的贩子,他为什么一点不用抬高价格都可以把钱挣了,除了他买回来给鸡鸭肚子里灌沙子,打水外,在买的时候也很有手段。”
  “奥,买的时候怎么做。”给鸡灌沙子,打水华子建到是听说过,但买的时候有写什么敲门,华子建还真不大清楚。
  老头又喝了一口酒说:“他手上藏着很多小皮筋,你看他在挑鸡,实际上他在挑的过程中把鸡的食囊都套上了小皮筋,一会,那所有的鸡就全部倒地,焉了,这时候他再来买你的,鸡都快死了,有鸡瘟了,你当然要给他便宜半价,等他买回去放开了皮筋,那鸡马上就活蹦乱跳了。”
  老头说到这,又是一口,一碗酒喝了个精光,华子建听的发着愣,真是感慨这隔行如隔山,突然看老头喝完了,就让小张又给老头要了一碗黄酒,对老头说:“看来我真是不懂啊,没想到看似简单的事情,其中还有如此的玄妙。”
  老头一看又端来了一碗酒,很是高兴,说:“前两天,我们村发生了一个奇怪的事情,一个老乡看到一头牛跟在一个人后面几十米远,晃晃悠悠的出了村,最后还看到那牛自己上了一个货车,回来才听说,有一家人把牛丢了,你知道怎么丢的?”
  华子建茫然不解的摇摇头,没有说话,这老头就说了:“后来才听说,那牛被前面人用一个钓鱼线拴着鼻子,人家前面人离得老远,边看风景边随便走,这牛也只能跟人家走了。”

  华子建是彻底的无语了,好半天才叹口气说:“想不到啊,手段如此了的,那当地派出所就不懂这些吗?”
  老头一听他说到派出所,就“且”了一声说:“他们当然懂啊,但现在谁管事情,不要说我们乡下就那三,两个丨警丨察,你看看县城,偷的,抢的还少啊,谁管,现在的领导都只会捞钱了,叫他们做点正事,比要他们命都难。”
  华子建就是一阵的惭愧,好在喝了点酒,脸红一点也看不出来,他就想,要是这个老头知道坐在自己对面的就是洋河县管公丨安丨的副县长,不知道老头会不会唾给自己一脸的浓痰。
  华子建就不大好意思再继续的坐下去了,他有点羞愧的让小张付了酒钱,一起离开了集市。

  在到了乡政府以后的听取汇报和经常工作中,华子建一直都是心不在焉,他就决定,一定要争取一下,来点实际的行动,还洋河县老百姓一个安全生活的环境。
  在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在会议中说服书记和哈县长,让他们同意自己采取一次行动的时候,华子建就接到了上面的通知,要求各县分管农业的副县长到省城参加一个夏粮收购的农业工作会议。
  华子建也就只好先放下治安这事情,把各类相关的资料,数据,报表,他都整理在一起,自己认真的看了一遍,能记下的都记了记,这些开会未必用的上,但提前有个准备也是好的,以防万一领导问起来,自己无言以对。
  政府办公室给他安排了小车,他没有带秘书,一个人就去了省城。
  路过柳林市的时候,华子建本来是想去看看秋紫云的,电话打过去,秋紫云正在开会,估计短时间结束不了,华子建就让小车拐回了家里,,由于华子建没有提前打电话回家,老爹老爸很干惊喜,连忙是杀鸡杀鱼的,给华子建和司机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华子建就感觉是好久没有吃过这样香美可口的饭菜了,使劲的整了两碗米饭,连司机都有点惊讶于华县长的饭量了。
  老妈没吃,就坐在旁边,满眼欣慰的看着华子建大口的咀嚼,看华子建吃的差不多了,才笑咪咪的说:“子建啊,这次上省城开会有没有给子若带点礼品啊?”
  华子建突然一口饭就噎住了,他睁大了惊恐的眼睛,吊呆的看这老妈,半天说出不出话来。
  老妈怎么知道安子若,自己从来没有说过啊,知道也还罢了,你看老妈那一个“子若”叫的,好像亲热的不得了。

  老妈看着华子建的诧异表情,就带点揶揄的说:“怎么了?秘密暴露了吧,还不给老妈说,还是人家子若好。”
  华子建就停住了吃饭,问道:“你怎么知道安子若的,你还见过她。”
  “是啊,前几天,子若到柳林来办什么事情,时间很紧,但人家闺女还是到了咱家来,还给你爹和我买了很多礼品,最后饭没吃都急急忙忙的走了。”老妈很是心满意足的说着安子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