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929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玫打电话约袁家瑞出来吃饭,袁家瑞一听非常高兴,也没让秘书陪同便来到白玫饭店,然后到了白玫所约定的房间,不料到了之后发现白玫还带有一人一起陪同他吃饭,他的心里就是有些不大高兴,但是表面上却是没有表现出来。
  白玫和自己公司的一个人陪袁家瑞吃饭,在席间也没有谈到贷款的事情,等到快吃完饭的时候,白玫把从省城买来的一支价值五万多元的手表放到袁家瑞的面前,向他表示对自己企业支持的谢意。
  给袁家瑞先买一只支手表,看一看袁家瑞的态度,如果袁家瑞的胃口特别的大,那么再给其送其他的东西,所以这也就是一个试探的态度,而且也不用说什么事了,知道他在贷款上的态度,只要他收下了这支手表,估计贷款的事情就能解决了。
  看到白玫向自己送手表,袁家瑞的表情很怪异,盯着白玫看了好几眼,袁家瑞拿过手表看了看对白玫说道:“白玫妹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白玫连忙笑道:“我到省城出差,看到这支手表不错,便买了下来,想到袁书记您平时用得着,便想着送给袁书记你,男人戴一只好手表,那可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袁家瑞笑道:“我看女人戴手表也更好看,要不我来给我戴一下试试?”
  “这是男式手表,女人哪能戴啊!”白玫看到袁家瑞要给自己戴手表,下意识地把手往后缩。
  袁家瑞却是借着酒劲,去拉白玫的手,此时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由于送礼陪同的人出去了,白玫一见到他拉自己的手,而且躲闪不及让他给抓住了,她就感到袁家瑞似乎在借着酒劲来调戏自己,拉住自己的手之后,他的手不停地在自己的手上摩挲,然后就想给她戴手表。
  白玫一看马上说道:“袁书记,这只表是送给你的,我不能戴。”

  袁家瑞笑道:“你怎么不能戴,我看你戴起来更好看,如果这只不合适,我给你买一只新的。”
  袁家瑞反过来要给她买手表,白玫急忙将手从他的手中抽了出来道:“袁书记,你喝醉了!”
  白玫脸色绯红,她没想到袁家瑞会对她动手动脚,袁家瑞看上去是一文面书生,非常正派,说话办事也是很道貌岸然,但没想到他会对自己有想法,并且借机动手动脚,如果他是一个普通的男人,她早就翻脸了,但考虑到他是市委书记,而且今天是想给他送礼的,所以她没办法翻脸,但是他老是这样,她也是受不了。
  看到白玫脸色绯红的样子,袁家瑞的心里更加着迷起来,自从第一眼见到白玫之后,他的心里就动心了,虽然他知道白玫曾经是陈敬久的女人,但是也忍不住想与白玫接近,而且他也知道白玫与叶平宇之间关系比较密切,无论怎么样,他都想与白玫接近,发生点故事。
  本来贷款合同已经签订好了,他却把银行的行长给叫过来,让他暂时不要放款,因为数额太大,等到需要他放款的时候,根据他的指标再放。

  市委书记一发话,银行的行长敢不听吗,不听就得从徐兴滚蛋,本来他也不想给白玫放这么多的款,现在一有袁家瑞的发话,他当我要服从了。
  他让银行的行长不放款的目的就是为了让白玫主动来找他,然后再见机行事,看到白玫在向自己送礼,便借机调戏起白玫,试探白玫的态度。
  看到白玫红着脸的样子,袁家瑞感到有一点眉目,必竟这可是一笔两亿资金的贷款,难道她会不答应自己的要求?
  “贷款的事情办好了吗?”看到白玫把手抽了回去,面色绯红的样子,袁家瑞笑着问道。

  一听到他说到此事,白玫便道:“正在谈着呢,合同签了,但是款一直没有放,有些着急。”
  袁家瑞一听说道:“要不要让我给行长打个招呼?”
  明知道这事是他暗中捣的鬼,如果现在让他再给行长打招呼,那么就是默许他刚才的行为了,白玫就不好再拒绝了,所以急忙说道:“不用,不用,谢谢你袁书记,这支表就送给你了。”
  一看到白玫不让自己给打招呼,这让袁家瑞感到非常失望,感到白玫还没有做好接受自己的准备,刚才的反应是她本能的反应,表达出的是不愿意与自己交往的意思,作为市委书记,他当然不会强行硬来,既然是这样,那就没有什么意思了,自己看上她,是她的荣幸,但她现在居然不识趣,那他还怎么帮她的忙?
  “表你收好,我还有事先走了。”袁家瑞的脸色就是冷了下来,然后站起身准备离去。
  一看到袁家瑞态度陡变,白玫一时不知所措,只能也站起来道:“袁书记,您……,这表……”
  看到她还提表的事,袁家瑞就是有些生气了,转身就向外面走去,看到他突然离去,白玫呆呆地看着他,倒是没好上前追,等到他一走远,和她一起陪袁家瑞吃饭的人走了过来问道:“白总,表送出去没有?”
  白玫没有出声,那人一看桌子上的手表,便知道没有送出去,便感叹一声道:“看来,礼物还是轻了,或许人家只喜欢钱,不喜欢东西,要不我们直接送钱吧!”
  听了他的话,白玫却是苦笑了一下,大概人家既不喜欢东西也不喜欢钱,而喜欢人,这人好送又不好送,如果她决定与官场上的男人长袖善舞,与谁都能呆在一起,那这事就是很简单,而如果她不想做那种女人,而要做这种事就是难为她,虽然她曾经是陈敬久的女人,但是不代表她就是一个十分放.荡的女人,她也有自己的追求,何况现在自己还是威震一方的女老板,难道自己这样一个女老板,在袁家瑞的眼里仍然只是一个花瓶?

  白玫的心情非常郁闷,送礼的事情她没有和叶平宇说,她知道常芳与叶平宇关系好,想了半天,她就把这事告诉了常芳,当然没把袁家瑞摸她手的告诉常芳,常芳一听这里面的事,感觉这个袁家瑞还真是有点意思,送个金表居然不要,难道他真的想要钱?
  常芳在白玫的要求下,专门去找叶平宇说一说这事,把白玫给袁家瑞送礼的事告诉了叶平宇,叶平宇没想到白玫真要给袁家瑞送礼,便想了一想,觉得白玫有些孟浪了。
  但是他也理解白玫的想法,合同签完了,款放不下来,这事也是很急人的事,想到这里,他拿起电话就给银行的行长打了一个电话,再问一问这方面的事,问他能不能按照合同履约。
  银行的行长就是告诉他,现在还是不行,主要领导没发话,他也不敢放款,请他谅解,这银行的行长此时也是很为难,一方面他有袁家瑞的话,没有他的命令不能放款,而另一方面叶平宇在这边打招呼,他不放款会得罪叶平宇,现在这个事情搞得他就有些不好处理了,而且签订的合同还在,他不履行也是一件有风险的事。
  日期:2016-06-21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