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8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商人,卷入到政治斗争中是很危险的,搞不好就是倾家荡产啊,可是,开发区工程的事,很多人是知道的,仅凭这一点,他们是很难把这件事搞到你头上的,怎么会对一个商人这么狠呢?”石爱国的思维很敏锐,一下子就抓到了问题的本质所在。
  丁长生叹了口气,说道:“书记,其实这事说到底还是和我有关系,不过,华锦城贪心不足也是一个重要原因,我曾经提醒过他,但是他一直都是自我感觉良好,觉得自己不犯法,没人敢对他怎么样,可是他忘了,你不犯法,不代表不被犯法,这才是问题所在”。

  “这里面还有事?”石爱国不满的看了丁长生一眼。
  “书记,其实华锦城被抓,主要原因是因为纺织厂那块地的事,司南下想把那块地交给罗东秋和蒋海洋开发,本来这事就是湖州政府和纺织厂那些工人之间的事了,蒋海洋和罗东秋等着开发土地就是了,但是华锦城见有利可图,找到了我,问我有什么好主意,湖州市政府没钱解决纺织厂工人的后续问题,我就给华锦城出了个主意,拿出一部分利益,成立一个公司,将纺织厂那块地开发出的门面房作为纺织厂工人的整体利益固定下来,由成立的公司享有,这样工人的利益就有了保障,华锦城很赞成这个主意,但是罗东秋和蒋海洋怎么会同意呢,这才对华锦城下手,我只不过是他们搂草打兔子的事罢了”。丁长生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这么说,华锦城的方案市里也知道?”
  “知道,而且邸坤成为首的市政府很赞成这个方案,但是司南下是模棱两可的,这才给了罗东秋和蒋海洋机会,那边是省厅的人下去查华锦城涉黑的问题,这边汪明浩为首的纪委开始查我,这都是一环扣一环,很严密,看来这次后面有高人指点啊,我来,就是想请书记给我指点一下迷津,我下一步该怎么办?”丁长生道。
  “汪明浩这个人很不好交往,当时肯支持我也是迫不得已,而且这个人绝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我看,你的事还没完”。
  “是啊,已经派人去老家调查我了,您也知道,我当时在做管区主任的时候,在一个村里包了点地,不过账目什么的都不是我的名字,只怕汪明浩不会罢休的”。丁长生担心道。
  “这事我知道,这样吧,你先回去,上班后我给司南下打电话,这事不能任由汪明浩胡来,湖州好容易有点起色了,不能让他再次给搅和了,汪明浩之所以这么干,后面肯定是有人,而且给了他不少的好处,这事司南下应该是有察觉的,只是他还在犹豫,我给他提个醒吧”。()石爱国轻松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不过,神仙打架,遭殃的却是我们这些小鱼小虾,看来湖州这个池子里的水开始混了,书记,您还不知道吧,朱明水到中南省来,很可能是奔着px项目来的,我刚从京城秦家回来,秦振邦对朱明水很随意,看来是关系不一般”。丁长生说到这里后就闭嘴了,相信这里面的事石爱国会品的出来。
  果然,石爱国听到丁长生这么说,眼睛一亮,看向了丁长生,一直以来,丁长生这个家伙都是他的福将,即便是自己离开湖州了,可是在他心里丁长生依然是他的人,可是石爱国是高明的,虽然丁长生是他的人,但是他从来都不介意丁长生离开他的掌控范围去找更高的高枝。
  其实,这里面高明的又何止他石爱国一个人,丁长生也是一个,虽然丁长生不停的去找各种高枝,但是这里面没有一个是石爱国的政敌的,这才是丁长生深得石爱国喜爱和不弃的最大理由  。

  做人,虽然有时候利益很重要,可是在利益面前做背弃的事情,这样的人是不会得到真正的器重的,因为所有人都会把你的背弃想到自己身上,用你,但是也绝对会防着你,更不要说得到真心了。
  非但是湖州,省里现在的局势也很微妙,省长来了这半年多来,一直都是引而不发,看似风轻云淡,但是梁文祥的心思很少有人知道,在这之前他一直都是很低调的人,从来没有和罗明江这个本土派有过真正的较量,但是最近这段时间好像是要呲牙了。
  别的不说,现在只要是省委副书记朱明水赞成的事,梁文祥至少是没有反对过一件,而且时不时还会敲个边鼓,这让罗明江很是忌惮,一来不敢将事做绝了,二来如果真的采取更为强硬的措施,生怕把这两人真的逼迫到一起去,到那个时候什么事都晚了。
  罗明江现在的局势照安如山在中南省时差远了,本来组织部长是他要换掉的人,但是不知道为何,印千华依然是稳坐钓鱼台,虽然他明白这是仲枫阳的报复,可是自己和仲枫阳也达成过一些交易,比如仲枫阳的侄子仲华,可是这样的交易,一码归一码,要想让印千华彻底归心,似乎是难了点。
  其他人就不用说了,真正的罗明江的铁杆,还真是不多,这样的境遇和司南下极其相似,所以,罗明江想到了先从下面开始,一步一步来,步步为赢。

  既然事情都告诉了石爱国,丁长生还是想尽快赶回湖州去,刘香梨还在湖州市纪委关着呢,至少自己也该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吧,而且要是反击,也得回到自己的根据地反击,而且相信杜山魁不会让自己失望的,当然了,要是汪明浩的屁股底下真的没屎,那这事还真是很难办。
  为了政绩或者是染顶子,谁都不介意把对方踩在脚下,可是丁长生还是心存良知的,如果汪明浩真的没问题,要是让丁长生去栽赃,他办不到,因为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像汪明浩这样的干部还真是不多,对这样的干部下手,于心不安,毕竟,这个年代,真的一心为公的干部不多了。
  可是如果你自己的腚下还没擦干净呢,就想着用自己手里的权力去搞别人,丁长生是不会轻易放过这样的人的,不死也得扒层皮,想着这些事,高铁到了湖州站,丁长生出了站台,就看到了杜山魁的车停在不远处,看了看周围,向杜山魁的车走去  。
  日期:2015-11-2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