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6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走进了县委,今天是休假,除了值班的几个人,县委显得很是冷清,院子里的树像得了病似的,叶子挂着层灰土在枝上打着卷;枝条一动也懒得动,无精打采地低垂着,蝉儿齐声歌唱,它们好像在夸耀自己的季节。
  夏天那种让人无法躲避的酷热,真使人头痛,不论你走在烈日炎炎下的大路,或是已进入树木、房屋的阴影;不论是在早晨还是在傍晚,那暑日的热总是伴随着你,缠绕着你,真让人心烦。
  华子建就快步到了吴书记的办公室门口,轻轻的敲了两下,房间就传来吴书记的声音:“进来。”

  华子建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股子空调的凉气就迎面扑来,他赶忙走进去,顺手关上房门。
  房间里的空调微微的发着响声,吴书记见是华子建,就站起来,离开了办公桌,吴书记今天是衣冠楚楚,神采奕奕,让人感觉亲切安详,恬静文雅,他就笑着招呼华子建:“外面很热吧,我也估计你在办公室,叫你来聊聊。”
  华子建客气的回应着,坐了下来。
  吴书记拿起一直茶杯,把一壶泡好的茶水到了出来,说:“来,先喝一口。”
  茶水还冒着热气,华子建闻了一下,说声:“真香。”就喝了一口。
  吴书记呵呵笑笑说:“一个朋友给送的正宗的铁观音,味道不错,对了,子建啊,我昨天专门给市委几个朋友打了电话,问了问关于调查你的事情,好像.市纪检委刘书记回去以后就没在提这件事情,所以我还是有点不放心,想找你聊下,对这个调查,你自己感觉情况严重吗?”
  他是必须要搞清楚这件事情的,这就像是一块试金石,可以由此推断出华子建在秋紫云心中的份量,同时也可以推断出秋紫云和华书记目前的关系,这会为自己以后的布局起到参考作用。
  华子建没有放下了茶盅,他把玩着玲珑小巧的茶盅淡淡的一笑说:“我也正想给书记汇报一下这件事情。”
  “是吗?呵呵,看来我们两人是想到一起去了,说说,什么情况。”吴书记急切的追问,他从华子建的脸上看到的不是惊慌和颓废,这也让他奇怪,疑惑,。
  按说华子建现在已经到了非常时期,市纪委不会随便出动的,既然出动了,华子建想要轻易脱困,只怕很难,就算是秋紫云保他,就算是秋紫云和华书记暂时相互配合,但至少对华子建个人来说,这都不是一件好事情,可是他怎么还能笑的出来。
  难道这次的调查对华子建来说,是一个无关痛痒的行动,那是不是就意味着,华子建具有更扎实,更可靠的应对策略,自己倒要好好看看。
  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其实调查一下也好,经一事长一智,不然还不知道别人心里想的什么。”
  吴书记就有点脸红了,他知道华子建说的是雷副县长,但想想自己,要是那天对纪检委刘书记和张秘书长说的话传到了华子建的耳朵里,还不知道他会怎么想自己,他就说:“是啊,没想到这个雷县长怎么如此冒失。”
  “雷县长是有点冒失,有时候啊,做事情还是要多想想后果。”华子建若有所思的说。
  “哎,这个人就这样,上次不是我还说过这人不行吗。你现在相信了吧?你也不要往心里去。”吴书记就劝慰了几句。

  华子建脸上就带出了寒意,他很郑重的说:“我一直都相信吴书记的话,所以,这次我就不能让雷县长全身而退了。”
  吴书记的眼睛一下子就眯了起来,他专注的看着满面萧杀的华子建,心里如波涛般涌动的惊讶,他理解这话的含义,只是太不可思议了,一个连自己对付起来都感觉头大的人物,他华子建说收拾,就能把人家收拾了,想到这,吴书记的身上也有了阵阵的寒意,这是一种对华子建的忌惮和恐惧。
  吴书记沉默了,他本来对华子建这次是不是可以脱险,都一直在怀疑,根本就不指望他可以搬到雷副县长,但现在看来他已经是成功摆脱危机,还顺手完成了自己给他交代的任务,他是怎么做到这绝地反击的,这太出乎意料,吴书记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一下这个消息。
  两人都沉默了,良久,吴书记才轻声的问:“你是怎么做到的,可以说说吗?”

  华子建没有犹豫,这问题他早就有准备,所以他淡淡的用手指了指上面,没有在说什么了。这是一个什么含义,吴书记很快就领会,是上面有人帮忙,到底是秋紫云市长在帮忙,还是华书记也在帮忙呢?那自然是不能再问了,这点规矩吴书记还是懂的。
  吴书记轻轻的虚了一口气,点头说:“好,这就好。”
  他再一次重新的认识到了华子建的价值,决定以后要紧紧的抓住华子建这把锋利的钢刀了,但这也许只是他一相情愿的想法,华子建已经看透了他的本质,未必真的会被他利用。
  过了两天,在人们都很替华子建担心的时候,上面市里又下来了一次,不过这次找的是雷副县长谈话,在所有人还没有搞清状况的时候,一纸通知就发到了洋河县城,雷副县长被就地免职了,好像是因为收受贿赂,整个县城都一片鄂然,形式的转换太让人匪夷所思。
  他不是最近活跃的很嘛,他不是最近正在搞华子建嘛,怎么人家什么事情都没有,他到先给翻了,这事情太过蹊跷了......。

  雷副县长倒的这样轰然,这样快捷,这样干脆,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哈县长大有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不是为雷副县长在难过,他是在感叹自己又少了一个帮手......。
  对于雷副县长的倒台,华子建一直也没作过什么太多的评论,在别人说起的时候,他只是叹息一下说:“其实雷副县长人挺不错的,唉,怎么就出这事情了。”
  虽然华子建是装的挺像,也一直显示的很低调,但似乎起到的效果并不明显,整个洋河县的干部都在心里嘀咕着,这雷副县长的倒台一定和华子建有直接的关系,所以嘀咕到最后,他们就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华副县长真不是个省油的灯,谁惹他,谁倒霉。
  华子建也不去管它,该干什么干什么,见了哈县长还是那样的低眉顺目,谦恭有礼。
  哈县长已经不大愿意看到他了,有时候他在场的会议什么的,哈县长只要可以不去,那就尽量的缺席,站在哈县长的角度也可以理解,毕竟谁都很害怕狼的。
  在这种情况下,县上一伙不很得志的干部们,还有一伙过去没贴上吴书记和哈县长的干部们,自然就慢慢的靠了过来,华子建也是开店的不怕你肚儿园,来者不拒,一个小小的山头已经慢慢的形成了。
  而更让华子建没有想到的是,在过后不久的一次工作会议上,吴书记力排众议的把雷副县长过去分管的城建工作也划到了华子建的分管上来,应该来说,这是吴书记对华子建的一种奖励和拉拢吧,反正华子建是这样想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