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6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喝酒误事呀!都是喝酒弄的吧,以前也出过这种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黄敬祖满脸通红,喷着酒气道。
  “哦,是这样啊,我以为你在想着那个小妮子马上就会搬过来,会躺在这张床*上,心里激动的呢。”王晓英的话泛着酸水。
  黄敬祖在她的背上轻拍了一下,笑呵呵的道:“真能瞎想。我老黄就吃定你了,以后别的女人再也不碰了。”
  “好啊,你说话可要算数。”王晓英在黄敬祖的脸上亲了一下,说道。
  “算数。”黄敬祖说完,轻叹了一声,“哎,这屋待了十年了,这一下子要搬走,还怪留恋呢!”
  “我也怪想这里,在这三年里,我的很多美好时光也是在这里度过的。”王晓英说着,又给黄敬祖抛了个媚眼。
  黄敬祖哈哈一笑:“人挪活,树挪死,这是早晚的事。等我到县里后,你就经常去那儿,我们在那儿不是更自由、更快活吗?”
  “嗯”,王晓英羞赧的道,“好是好,不过我要在县城重找一套房子,再不去你们那里了。一想到那间屋子我就会想起你的母老虎,也会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想起来就让人害怕。”
  黄敬祖尴尬的道:“是,是,重找房子。”然后话题一转,“现在你我都升职了,以后我们还要再往上走,以后我们的眼界也要更宽一些,从前的恩恩怨怨能过去就让它过去吧。”
  王晓英乖巧的点了点头:“嗯,听你的。”然后话题一转,“不过有一个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永远不会。”
  黄敬祖叹了口气:“哎,何必呢。现在我们已经如愿获得了新职务,尤其你更是排名到了他的前面,这还不够吗?”
  王晓英像是看陌生人似的看着黄敬祖,说道:“老黄,你难道刚升了半级就满足了,就萎*缩不前了?你的斗志哪去了?你忘了他给你造成的创伤了?你这不是过河拆桥吧?我可告诉你,董老师也看不惯他,我们不能这么快就忘恩负义吧。”

  黄敬祖急忙道:“不会,我怎么会忘恩负义呢?我能谋到这个副处级职位,全靠董……”
  “知道就好。”王晓英打断了他的话,“我也不是拿这件事在要挟你,但董老师对我们有恩,他的事我们必须要当做自己的事去办,甚至要超过对自己事情的重视才对。”说到这里,她语气一软,“我也不是非盯着他不放,主要是他对我的伤害让我不能忘怀。但愿时间能冲淡一切吧。不过,我不抱任何希望。”
  “好了,不说这些了。”黄敬祖赶快打着圆场,“这是我们在这间屋子的最后一晚了,让我们尽情享受这二人世界吧!”
  “嗯”,王晓英温柔的说道,“老黄你行吗?”
  “行,当然行了,你试试就知道了。”黄敬祖说着,已经把她紧紧的箍在了怀里。
  楚天齐是早上七点起的床,洗漱完毕后,到食堂吃了早餐,就直接到了乡长办公室。
  敲门进去后,楚天齐发现,更有早来人,新任乡长冯俊飞已经在屋子里了。

  宁俊琦冲着楚天齐点了点头,示意他坐下。然后,继续同冯俊飞说话。
  楚天齐在沙发上坐了下来,他没有选择坐在中间的长沙发上,而是坐在了紧挨长沙发的单人沙发上,因为长沙发上坐着冯俊飞,他不想离对方太近。
  “冯乡长,这两天乡里事情比较多,首先是后天有签意向协议的事,另外有好多人需要交接工作,我们俩的工作交接就放到八号以后吧。”宁俊琦看着冯俊飞说道,“你先熟悉一下乡里的基本情况,具体工作待我们交接以后再说。你说呢?”
  听了宁俊琦的话,冯俊飞是一百个不乐意。他这几天一直在庆幸,庆幸自己来的正是时候,正好赶上签意向协议的事。这可是露脸的事,也是政绩落到头上的时候。谁曾想,宁俊琦竟直接把自己排斥在外。她这是要干什么?是要架空自己吗?于是,语气有些不善的道:“书记都这么安排了,我能说什么呢。”
  宁俊琦一笑:“冯乡长,你好像有情绪呀?我恨不得现在就把乡政府的这摊工作交出去,可这是县委的意思。”接着,又补充道,“也是冯副书记的意思。”
  听到宁俊琦这么一说,冯俊飞尽管心里还不痛快,但马上笑着说:“书记,哪能呢?我怎么会有情绪?只是我这个人忙惯了,一时闲下来还有些不适应。”
  “你不会闲着的,我昨天给你的那些文件就够你看几天了。”宁俊琦表情严肃的道,“要想做好乡镇工作,不熟悉一些基本情况是不行的。”
  听着宁俊琦一副前辈的口吻,冯俊飞很是不舒服。心中暗道:一个黄毛丫头而已,别以为自己了不起,我参加工作的时候,你恐怕还在学一加一等于二吧。他这么一想,心里舒服了很多。
  冯俊飞又想到了大伯的嘱咐“要谦虚、谨慎,刚到乡里工作要多看、多学、少说。我会和宁书记打招呼的。”再结合刚才宁俊琦的话,看来,大伯还真是和她说了。于是,马上站起身,谦卑的说道:“书记,您说的是,我先熟悉熟悉情况。你忙,我就不打扰您了。”说完,冲着宁俊琦微笑着点了点头,向门口走去。

  就在冯俊飞拉开屋门的时候,宁俊琦的声音再次传了过来:“冯乡长,黄书记的屋子到时你用吧。”
  听到这句话,冯俊飞心中一喜:那可是一把手一直用的屋子呀,难道她不知道。他马上扭回头说道:“书记,那怎么行,我怎么能用那间屋子呢?”
  “没关系,在哪都是办公,主要是我懒的搬来搬去的。”宁俊琦说道,“等我俩工作交接后,你就搬到那间屋子去,现在先在客房将就几天。另外,签约那天你也要参加。”说完,挥了挥手。
  冯俊飞一听,顿时心花怒放:自己不单要到书记办公室办公,还能参加签约仪式,看来宁俊琦并没有对自己有成见,可能是自己想的太多了。想到这里,他再次冲宁俊琦微笑的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的。”走了出去。
  其实,宁俊琦不想搬到所谓的“书记办公室”,主要是因为,她想到黄敬祖和王晓英经常在里面干苟且之事,就恶心不已。
  楚天齐一直观察着冯俊飞的表现,见对方一会*阴云密布,一会又喜笑颜开,不禁暗道:这家伙工作这么多年,怎么还不成熟?大概是一直有他大伯护着的缘故吧,这家伙就是一棵温室中的小花。
  见楚天齐笑的诡秘,宁俊琦笑着问道:“你这家伙笑的那么邪恶,想什么呢?”
  “什么都没想,什么都没想。”楚天齐笑着摇头道,然后话题一转,“陆娇娇信里到底写什么啦?”
  “怎么,心虚了?不会你真做什么了吧?”宁俊琦似笑非笑的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