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71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们那里的?”秦振邦明知故问道。
  “对,老先生,我是湖州市纪委的,有点事找丁主任调查,所以,还请配合?”
  “配合?老子这一辈子,都是别人配合我,还没听说过有人要我配合呢,你算哪根葱啊?”秦振邦一脸的不屑,随手拿起桌子上的手机开始打电话。
  张文明虽然听到秦振邦这么说,但是大气不敢出,生怕自己一个说不好,这湖州也不用回去了,见到秦振邦又在打电话,就干脆不吱声了,心想,丁长生,你个混蛋,咱回到湖州那一亩三分地再算帐。

  “老朱,你怎么搞的嘛,丁长生是我未来的女婿,你是知道的,这不,刚来北京看我,湖州市纪委的人就冲进我家里要把丁长生带走,你去问问湖州方面,丁长生是不是真的犯事了,要是真的犯事了,你亲自过问一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但是绝不能让人给冤枉了,现在这些干工作的,眼睛里除了领导就是钱了,冤假错案办的还少吗?”秦振邦很是生气的对着电话说道。
  这个场面看的张文明一愣一愣的,这老头在和谁的打电话,这么霸气,张文明有种不好的感觉,看来今天带走丁长生的事有点悬了。
  “好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去问问这事,这些人啊,唯恐天下不乱,总是想整出点事来显示自己的存在”。朱明水在电话里笑道。
  张文明到现在还是搞不清这个霸气的老头到底在给谁打电话,但是也想了,带不走就带不走吧,反正自己也是奉命行事,等着汪明浩的电话就是了,汪明浩就是本来电话,自己待会也会给他打过去的,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汪明浩像是疯了一样,咬住丁长生就不松口了,看来这里面可能还真是有事。

  张文明还在等着回话,但是看得出,秦振邦这点把我还是有的,所以,秦振邦打完电话后,又摆上了一盘棋,示意丁长生也摆上。
  “看来您今天是不打算让我回去了?”丁长生笑着摆好自己的棋子。
  “走?你往哪里走?这里以后就是你的家,我还能再活多久啊?我现在最担心的还是墨墨,你小子答应我的事不会是敷衍我吧”。秦振邦也不谦让,看到丁长生的棋局摆好了,率先来了一个当门炮。
  丁长生看了一眼秦振邦,很奇怪今天秦振邦为什么这么说,而且还当着一个外人张文明的面,于是没接话茬,生怕秦振邦是因为一不小心说错了话,自己再接上去,那么越往后说,这事就越不好圆回来了。
  “我的意思是,既然你这次来了,咱们是不是小范围的把你和墨墨的事先定下来,对外我也好有个说辞,你要知道,我这个身份,追求墨墨的人可是不少,你不要以为是我求着你似得”。秦振邦看了一眼一言不发的丁长生说道。
  丁长生没吱声,但是张文明心里却是掀起了滔天大浪,丁长生到底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勾搭上这么些神一样的人物,看样子这个老头是要把自己的女儿许配给这个家伙,但是看起来这个家伙还有点不情不愿似得。

  心里不禁暗暗为自己的老板担心起来,看来之前他们所有人都低估了丁长生后面的力量,他也知道,老板之所以盯住丁长生不放,是因为来自省纪委的压力,但是话说回来,这一次省纪委能不能盯住来自这里的压力,这可不好说。
  接到秦振邦的电话,朱明水知道,这事要是直接找湖州市纪委也可以,但是这有点以权压人的感觉,况且自己和湖州纪委的人也不熟悉,想到这里,他觉得还是给省纪委书记李铁刚打个招呼比较核实  。
  看到是省委的内线,李铁刚一点都没有犹豫,直接就拿了起来接听了。
  “是铁钢书记吗?我是朱明水”。
  “哦,朱书记,您有事?”李铁刚一愣问道,这是朱明水到中南省以来第一次给自己打电话,搞的李铁刚有点懵,不知道这位朱书记找自己到底是什么事?
  “也没大事,就是想找你聊聊,你有时间吗?”朱明水问道。
  “有有,朱书记,你稍等,我这就过去”。虽然大家都是常委,但是李铁刚还是很明白自己的位置的。
  省里现在能说话算数的就那么几位,这位朱书记是刚来的,虽然前段时间在湖州市组织部长的任命上一鸣惊人,但是自那之后,这人好像是哑了火一样,在更多的时候扮演的都是一尊菩萨,没怎么再发声。
  而省长梁文祥也是来中南省不久,暂时也看不出什么倾向,只是一味的抓经济,只是这位梁省长的工作重心一直都是在省城,下面倒是还没怎么认真的考察过,刚来的时候还是信心满满,但是这段时间也好像是在韬光养晦起来。
  朱明水一边在等李铁刚,一边摆上了棋盘和茶杯,看起来是想找李铁刚杀一盘似得,不过这盘棋不是一副完整地棋局,反倒是一局残局,红黑双方都到了紧要关头,这个时候谁先露出破绽,就意味着这一局将要被打败,一时间棋局上显示的是一片萧杀之气。

  “朱书记,你不是找我来下棋的吧,这可是在上班时间啊,这要是传出去,你我可是要被人挑刺的”。李铁刚敲门进来一看朱明水在观察棋盘,笑问道。
  “这局棋我看了一个很久了,但是一直都是不得要领,实话实说,我也算是懂一点棋的,但是还是看不透,老李,你来看看,我这盘棋还有赢得可能性吗?”朱明水笑了笑,站起来和李铁刚握握手,然后指了指对面的沙发,示意李铁刚坐下,然后又把斟了一茶的杯子推给李铁刚道。
  “是吗?我来看看”。李铁刚知道以朱明水的身份,不可能单单为了一局棋来找自己,应该还是有别的事,只不过这是在借棋局说事罢了,但是李铁刚打定主意,你不说,我也不问,我看到底谁能耗得过谁  。
  可是李铁刚看了半天也是看不出来到底该如何走下一步,说到底就是一个谁先手的问题,如果李铁刚先走,那么他就会赢,反过来如果朱明水先走,那么就是朱明水先走。
  “我就是忘了当时下棋的时候下一步该谁走了,所以一直都在纠结,我就想着看看能不能换一种思路,避开谁先走谁赢的死局,但是看了这么久,还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哦?朱书记,你说这局棋是你和别人下成这个样子的,谁啊,这么厉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所以他也就是那么随口一问,可是朱明水等的就是这句话。
  “秦振邦你知道吧,他女婿,丁长生”。朱明水依然是看着棋局,淡淡的说道。
  “丁长生?”李铁刚重复了一句这个名字,想起来这个名字真是好熟悉啊,好像这段时间这个名字在自己脑海里出现的频率还不低,这到底是谁呢?
  李铁刚想了一会,没有想起来,于是问道:“那找他来问问不就知道了”。

  “哪能那么简单啊,人家在湖州,还是有工作的,哪能为了一盘棋就把人家从下面调过来,那不是玩物丧志了嘛”。朱明水一边说,一边像真的似得将手里的棋子摆在这里,不合适,又摆在那里,还是不合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