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5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县长沉吟一下,淡淡的笑了笑,他没有很快的答复雷副县长这两个问题,他需要考虑一下如何来措辞,雷副县长不是傻子,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很难让他信服的。
  至于华子建用自己弟弟的事情来要挟自己,这是坚决不能说的,那太有损自己的形象。
  那么说是因为华子建的后台,自己逼不得已,不得不听从上面的招呼?也不好,这样传出去会提升华子建在洋河县的权威性,对自己以后收拾华子建设置了障碍。
  如此说来,哈县长只有一个推辞可用了,那就是把问题推给吴书记了,这虽然也有点牵强,但也只好如此,让雷副县长去嫉恨吴书记吧。
  想到这,哈县长就说:“老雷啊,现在洋河县的局面很复杂,我有很多为难的地方,上次那事情本来说好的,但吴书记从中作梗,你也知道,他不同意,我们定下来也是没用的。”
  他看到雷副县长的脸上果然露出了愤慨的神色,心里暗笑了一下郑重其事的又说:“至于提名让他进常委,道理是一样的,这都是老吴内定好了的事,在常委会上我是拧不过老吴的,与其让他提出来我反对,还不如我提出来让他同意。”
  雷副县长听了哈县长的这一番话也沉默了,他想了想,也只能这样来理解了,除此之外也实在是找不出其他的理由。
  雷副县长他的心里就升起了一种对吴书记的愤恨,在这个愤恨后又自然而然的有了对华子建的嫉妒,这姓任的小子,真是操蛋,来的时间不长,还把吴书记的大腿给抱稳了。
  不过雷副县长绝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要反击,他要让华子建受到严重的打击,他要等待着,让华子建把得到的东西,都给自己吐出来,不然真是难平心头之恨。
  他今天之所以来找哈县长,也不完全是头脑发热,他是有所倚仗的,他已经抓住了华子建的一个破绽,他要用这个破绽带给华子建意想不到的麻烦。
  华子建最近几天很忙,他一点都不知道雷副县长的想法,他和过去一样,该干嘛干嘛,他对自己分管的几个局又好好的跑了跑,摸了一个底,其他局都没有太大的问题,只是林业局群众反映意见多一点,甚至有风言风语的说,很多木柴检查站和木柴贩子是一窝的,那不是检查站,是收钱站。
  对此,华子建是没有发表任何的看法,也没有在吴局长面前提起一字,他还需要再了解,再观察一段时间。
  在目前这个社会中,各行各业都在巧妙的收刮着油水,只要是但凡有一点权利,他们都会把这一功能发挥到极致,用一些让你难以想象的方式,去完成他们权利和金钱的交换。
  华子建不可能什么都制止,他只有这么大的一点权限,在他目前的原则里,你下面的人不要太过分,适可而止,自己也暂时的冷眼旁观,常言道水至清则无鱼。
  但水也不能过混,那一样会把鱼呛死,当你的行为超越了华子建为自己设定的底线,那么,华子建是一定会出手的,就算这样的出手会给自己带来危机,他也在所不惜。
  下午吃完饭,华子建就早早的冲了个澡,最近几天老跑,就想休息一下,他没有出去,一个人躲在办公室准备看看书。
  坐下没有20分钟,电话就响了起来,他不想接,知道不是请他出去唱歌,就是请他出去喝茶,对这他心里有点反感,一个个破锣一样的声音,老是唱唱唱的,有什么意思,不就是都想趁机在那小姐身上摸索,摸索吗,真是没意思。
  座机不响了,但手机却响了起来,那是要接的,但他犹豫了一下,拿过手机,一看,原来是仲菲依的电话。
  他赶忙接上:“仲县长啊,你好。”

  那面响起了一个脆生生的含娇细语:“不要叫的这样生分好不好,你在外面吗?说话方面吗?”
  华子建忙说:“呵呵,我在办公室啊,一个人,你有什么事说吧,方便的。”
  那面仲菲依娇莺初啭道:“哼,在办公室也不接我的电话,还让我打手机。”
  华子建就知道了刚才那电话是人家打的,忙着一连声的道歉:“呵呵呵,我不知道是你的电话啊,要是知道你来的电话,我不等它电话响,我就把它先接上了,呵呵。”
  很快,华子建身上那种见了酒不想走,见了美女心发抖的性格就展现了出来。
  有很多人都是这样,在一个自己很爱好的领域,他会显的很活跃,有的是在牌桌上,妙语如珠,有的是在酒宴上,袖子一挽,兴奋异常,华子建就是见了美女,话比屎多。

  那面仲菲依听他这样调侃着,也就笑了起来:“哎,子建,我记得你前几天说过要请我吃饭的,不知道你忘了吗?要是没忘,那就现在出来,请我喝咖啡吧,免得时间长了,我连咖啡都混不上了。”
  华子建一听,糟,自己这几天还真把这事情给忘了,人家帮自己洗了那些臭袜子什么的,是应该表示表示,他就忙说:“好好,你在哪?奥,我现在过去找你,好的,一会就到。”华子建放下电话,他赶忙把自己也里里外外的收拾了一下,离开了政府。
  在外面吹吹风,感觉也不错,路上的行人也很少了,华子建来到了酒吧里,他很快就发现仲菲依站在一个灯光阑珊处,向他招手,他穿过人堆走到了她的身边。
  仲菲依看来是到了好长时间了,已经喝掉了几瓶啤酒,红彤彤的脸蛋煞是柔媚。
  华子建坐了下来,在他不远的地方一个女人与一男子正在耳鬓厮磨,男子轻搂女人柔细的腰间。有的女人妩媚的缩在男人的怀抱里面唧唧我我,男人却是一边喝酒,一边和女人撕混,用那游动燥热的手胡乱的摸索着。
  华子建有点不喜欢这样的环境和氛围,他就想带上仲菲依离开,但看到她浅斟慢饮,两腮绯红,双眸一泓醉意,温柔中揉入了娇媚,忧伤中又让自己感很到那么楚楚可怜。
  他又不忍心去破坏她的兴致,勉强自己再多坐一会。

  仲菲依今天显的柔情万千,她象小鸟一样依附在华子建的身上,温柔的小手轻轻握住华子建的手,好象要向他述说自己的相思和爱慕。
  仲菲依用迷离的眼光看着他说:“你很不错!”
  华子建有些迷惑,不懂她这话是所以意思:“什么不错,你怎么会有这样一句话??”
  仲菲依答所非问的说:“洋河县很复杂。”
  华子建听懂了她的意思,是的,洋河县是很复杂,但自己还是融入了进来,也许是运气吧。

  对一个仲菲依这样的美女来说,有时候,一个睿智的男人,更让她崇拜和热爱,自古就有美女爱英雄之说,现在不能杀人了,所以英雄就只能是权力,金钱和智慧来体现。
  华子建就温厚的笑了下,紧了紧握在掌心的仲菲依的手说:“是啊,但有你们支持,我很有信心。”
  仲菲依就曳了他一眼说:“我们那能支持你,你现在都是常委了,以后我要把你叫领导。”
  说完,两个人都笑了起来。
  时间过的很快的,他们两个人说说笑笑,浅斟慢饮,仲菲依轻轻的呡了一口酒,用一种幽怨的眼神看着华子建说:“最近你有没有想过我?”
  华子建没有犹豫,也没有思考就脱口而出:“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