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58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长生一手夹着烟,一手打开了张文明的电话,第一个通话记录就是汪明浩,写着汪书记,丁长生想都没想就拨了出去,拨出去等待接通的时候一看时间,居然十二点多了,此时汪书记应该是睡着了吧。
  果然,几秒钟后,电话里传来了汪明浩很不高兴的声音:“文明,怎么回事,这么晚了还打电话”。
  丁长生打开免提,看着屋子里的四个人,笑笑,说道:“汪书记,他们要打我”。
  “谁要打你,文明,到底出什么事了?”一来丁长生用的是在外面的手机,二来这大半夜的汪明浩居然没有认真辨认这是谁的声音,张文明此时要过来抢手机,但是被丁长生拿起烟盒掷了过去。
  如果单单是一个烟盒,没有多大的分量,当然也不会将伤到张文明,但是此时被丁长生投出去时,丁长生那是用了力道的,所以,非但是没有能拿回电话,反而是将手里的电棍打落到了地上。 
  瞬间张文明的手背上就肿了一个大包,眼看着丁长生在那里冒充自己给汪明浩打电话,可是自己反倒是不敢吱声了,他现在祈祷的是汪明浩到最后也不会明白这是别人打得电话,否则自己真是没法交代了,更祈祷丁长生千万不要说什么过火的话。
  “他们要打我,你说我能伸过去脸给他们打吗,纪委就是靠着打人办案子的?”丁长生又问道。
  此时汪明浩渐渐醒过神来了,这个人不是张文明,这个声音倒是很熟悉,怎么听着像是丁长生呢,而且今晚办丁长生他是知道的,将丁长生带到目的地后,张文明还给自己打了个电话呢。
  “你是丁长生?”汪明浩问道。

  “你总算是听出来了,我是开发区的主任,还是市长助理,你们叫我来配合你们调查工作,我配合,但是他们打我,这我也得配合吗?”
  “丁长生,你不要嚣张,张文明呢,把电话给他”  。汪明浩在电话里喊道,此时他隐隐感到有点不妙,要是张文明能控制的了电话,那么张文明绝不会干这么没谱的事,所以他要确认张文明现在在干什么,他知道丁长生阴狠,可是要说他敢对张文明吓死手似乎也不大可能。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打人对不对,你们纪委以前办案是不是都是靠着拳头来办案的,那样的话,你们的水平也太差了,虽然腐败分子可恨,但是他们也是人啊,不是牲口吧,不能逮住绑上抽几鞭子就完事吧……”。丁长生在电话里和汪明浩讲起了政策和法律,这下子是法律自考本科,虽然没怎么学,但是讲起道理来还是有一套的。
  就当丁长生在电话里和汪明浩讲理的时候,这个小镇的外面悄无声息的驶来一辆奥迪车,没错,开车的就是谭大庆,这小子昨晚在丁长生的车上做了手脚后,就一直用笔记本电脑手机在监视着丁长生的动向,白天一天的时间都发现这个家伙一直在市里,而且从地图上来看,还一直都是在工作单位和市内,可是到了晚上,这辆车的轨迹居然神奇般的驶离了湖州市区,向着郊外很偏僻的地方驶去。

  这让谭大庆欣喜若狂,他以为丁长生终于是忍不住了,也很佩服丁长生居然找了这么一个隐蔽的地方,他现在掌握的就是丁长生和郑小艾的关系,但是没想到这家伙在这么荒僻的地方还有一个隐蔽的藏身之处,看来这里也是丁长生的一个温柔乡。
  谭大庆想到这里停下车,将座位底下的枪拿出来检查了一遍,包括子丨弹丨夹都看了一遍,在他看来,蒋海洋的吩咐是很重要,想要用法律的手段将丁长生绳之以法,要不然这次也不会借助省厅的力量了。
  可是谭大庆明白,那只是一个不得已而为之的下策,如果能用消灭肉体的方式将丁长生干掉,那才是最省事的,想到蒋文山曾经霸占的那个郑小艾的骚样,谭大庆禁不住有点热血沸腾了,要是能把那个娘们拿下,也不枉自己大半夜的到这里来了。
  从手机上的定位装置来看,越来越靠近停车的地方了,看来这小子还真是够胆子,于是,将车悄悄停在了路边不起眼的墙壁的阴影里,拔出枪,揣进兜里,然后拿着手机下了车。
  小镇已经完全陷入了寂静中,时不时的几声狗叫,诠释着这里还是人间  。
  谭大庆慢慢靠近了那个小院,发现这里居然是一个旅馆,前面是门面,后面是小院,他从旁边的胡同里接近了小院,透过门缝,看到了停在院子里的丁长生的车,令他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小院里还有另外一辆车,虽然看不清车牌号,但是他还是小心了很多。
  此时,这个小院的五个人都在审讯丁长生的那间房子里,外面的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谭大庆将家伙放好,轻轻地翻过了不高的院墙,在院墙顶上时看到了院子里最里面的一间房亮着灯,谭大庆进了院子后,悄悄地靠近了那间房子。
  “丁长生,我告诉你,你这是在对抗纪委的调查你知道吗?你知道后果吗?”汪明浩简直被丁长生的胡搅蛮缠给气疯了,在电话里吼道,恨不得此时就到丁长生的面前,将丁长生拉过去打几个嘴巴子。
  “汪明浩,我也告诉你,我不骂你不是因为你是纪委书记,而是你多吃了你几年干饭,你明明知道我是冤枉的,为了染红自己的顶子就冤枉同志吗?你就算是想往上爬,你也不能踩着别人的尸体吧,再说了,就你这样两面三刀的家伙,你爬得上去才怪了,我告诉你,想往我头上扣屎盆子,没门”。丁长生也气急了,说话就难听了很多。
  不但是在场的几个人,就连张文明都惊呆了,他们这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敢这么对汪明浩说话,湖州的哪个干部见了汪明浩不是汪书记长汪书记短的,这年头谁的屁股底下没屎,所以,就怕汪明浩盯上自己,还没见过哪个人敢和汪明浩叫板呢。
  但是丁长生今日叫他们见识了,湖州还真是有这么一个人。
  谭大庆没想到结果是这样,他在窗外看到了里面的一切,而且也听到了丁长生的叫嚣,此时对丁长生下手,虽然可以,但是在场的这么多的人,自己难道都杀死吗?这不可能,那样的话,案子就大了,可是如果不动手,那么自己这一趟就白来了。
  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于是将枪掏出来,对准了丁长生,但是也怪的很,此时丁长生的站位,从谭大庆的角度很难一击必中,可是这个房间只有这个窗户是最合适的,其他的窗户都在很窄的和其他房间之间的小通道里,很难过去,而且如果一击不得手,很难逃跑。
  可是此时再等下去的话,就有可能给发现,如果想杀丁长生,贵在一击必中,丁长生的本事他是领教过的,想起来现在都是心有余悸。
  于是在枪对着丁长生时,他一直都在犹豫到底什么时候开枪,越是这么犹豫,就越紧张,到了后来,他突然灵光一现,既然丁长生是被纪委的人弄到这里来的,看来这小子和纪委的份已经是干上了,那么如果此时打死一个或者打伤纪委的人,丁长生一样是难逃法网,把这个黑锅给丁长生套上,这也是一个好方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