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8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县长就抬起了头,用冷冽的眼光锁定了华子建,轻咳了一声,想要说话了。
  会议室里因为他的咳嗽,一下子异常的安静了下来,大家都在等他做最后的判决,这个时候,哈县长的是很满足的,他满足于自己在县政府绝对的威势,更欣赏着大家对他的无限恐惧。
  华子建也抬起了头,他也知道已经到了最后的时刻,他的眼光就和哈县长的眼光撞击在了一起,他看到了哈县长眼光中冷酷寒意,华子建就笑了,他的嘴角微微的往上勾起,带点嘲弄,带点蔑视,还带上了一点点的好笑。
  刚才华子建身上的沮丧和颓废一扫而空,他的无精打采,他的萎靡不振都完全的消失,一种自信由他的眼中开始了蔓延,以至于让他的整个身体都流露出一种昂扬的,无所畏忌的气质。
  华子建的这种精神上的变化是让人震惊的,也是让人望而却步,所有的人都有了疑惑,仲菲依也惊讶住了,她不知道华子建为什么还笑的出来,为什么还有如此大气的神情。

  同样的,哈县长也诧异了,这样的会议和这样的情况他参与的太多太多,他也组织过多次这样的杀局,有时候,他还会很欣赏的看着被他锁定的猎物那惶恐,畏惧和颓废的表情。
  但华子建的表情和他所经历过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样,那是一种少有自信洒脱,信心满满,又夹杂着自尊,独立和霸气的表情。
  于是,哈县长的心里就破天荒的,第一次有了一种颤抖,恐惧,他说不上这样的感觉来之何方,但他知道,自己真的有点不够坦然,不够笃定了。
  宦海沉浮了好多年,哈县长早就不再莽撞,他总可以用理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思想,他小心谨慎,如履薄冰的走了这么多年,冒险和侥幸早就于他无缘,他需要调整自己的策略了,他先要弄清楚一件事情,那就是华子建的自信源于何处。
  哈县长脸上没有什么变化,他依然是冷峻和严肃,就像刚才一样的深不可测的说:“同志们,对于这件事情,刚才几位同志也都谈了自己的看法,我们的目的也就是要杜绝以后的类似问题再次发生,既然大家已经认识到了,那今天就先到这吧,至于如何处理,我们还要做进一步详细的调查和了解,散会。”
  所有人都瓜了,这开的是什么鸟会,巴巴的把大家叫来,现在这就结束了,这不是哈县长的风格吧。
  然而,没有人敢于提出什么,哈县长在政府的威望是不容置疑的。
  华子建依然在笑着,他知道会是这样一个结局,因为他对哈县长这个人的理解很透彻,很全面,就算他来的晚,但对于人性的洞悉,华子建有超越常人的体会。
  会议结束,哈县长说要单独的和华子建聊聊,他们一起来到了办公室,哈县长这个时候是客气的,他招呼华子建坐了下来,说:“子建同志,你对大家今天的讨论有什么看法?”
  华子建先掏出了香烟,给哈县长发了一根,自己也点上一根后说:“大家说的都很好,但是,他们忽略了一个问题。”
  “奥,那个问题呢,我到想听听。”哈县长满怀兴致的说。
  华子建就掏出了一份材料,递给了哈县长,说:“这就是大家忽略的一个问题。”
  哈县长接过了这个材料,他到很想揭开这个谜团,看看华子建到底是倚仗着什么。
  很快的,哈县长的他的神情变得专注起来,他的脸色在难以控制的变换着表情,他的手也有了一点颤抖,虽然他想稳住,但却无法做到,他明白了,他彻底的明白了,他面前的对手并不是自己所想象的一只待宰的羔羊,他完全是一条狼,一条比自己更狡诈,更可怕,更凶狠的狼王........。

  哈县长这个时候知道了华子建自信的根源,不错,这的确是可以让他自信,因为这份材料足以让华子建摆脱出整个事件的不利局面,把矛头引向另一个层面。
  这材料是华子建昨天下午搞好的,他在粮油大库的雨中和粮食局储运赵科长做了很长时间的谈话,他劝慰赵科长,也和赵科长一起为大库的损失沉痛。
  华子建和赵科长有过几次接触,特别是两人在5.1一起回柳林的路上,他感受到了赵科长的谈吐不俗,更感受到了赵科长性格倾向于特立独行,嫉恶如仇,追求公正,热爱自由,这就给了华子建一次机会,在雨中,面对坍塌的大库,华子建发挥了自己的语言和表情天赋,让赵科长说出了这个大库当时修建的一些内幕。
  严局长在组织增加修建这几个库房的时候,因为哈县长的关系,他没有按照常规去招标,更没有详细的去验看施工方的资质,连监理公司都没有邀请,因为施工的公司的老总是哈县长的亲弟弟。
  于是,偷工减料必不可少,随意施工在所难免,当时赵科长是提出过异议,只是人微言轻,让严局长一个哈哈,就对付过去了,别的人又有谁愿意听呢,没有,谁都不想搅进这潭浑水中来,这个事情一直也让赵科长耿耿于怀,现在他向华子建道出了原委,感到心里轻松了许多。
  他是轻松了,哈县长看着这材料就不会轻松了,他不需要很详细的逐字逐条的细看,他就完全领会到了华子建的意图,好一个回马枪,自己的所有构思和布局都在这一枪中灰飞烟灭了。

  不过好的一点是,自己当时在会议室及时的发现了一点端倪,没有轻率的做最后的定论,想一想真有点后怕,华子建没有提前拿出这个材料,是不是就想等自己最后的宣读,然后他再用这个材料把自己击翻在地,是啊,应该是他和吴书记一起拿这个材料大作文章吧?
  但也不像,如果是那样,他为什么现在就拿出这材料让自己看呢,看来他和吴书记的同盟关系并没有真正的结成,吴书记没有来保他,他同样应该没有把这个材料给吴书记看吧,他在此时此地拿出了这份材料,至少给了自己一个化险为夷的机会,让自己可以从容面对,亡羊补牢。
  哈县长的分析是对的,假如在昨天,吴书记能够大义凛然的站出来保护华子建,在华子建最危难的时候伸出手,坚定的支持华子建。
  那么华子建一定可以让这件事情继续的演绎下去,可以用这件事情,在哈县长最终的定论出来以后,咸鱼翻身,帮助吴书记完成一次重大的进攻。
  然而,华子建失望了,他被吴书记无情的抛弃,这样的抛弃对华子建来说,比起哈县长对自己的打击更为伤痛,哈县长是为了派系在打压自己,这是正常的,因为这是官场。
  而吴书记呢,他不是已经在自己毫无防备的时候把自己拉上了他的战车了吗?既然是一个战车上的同盟,为什么还要出卖,还要舍弃自己呢?

  这种被欺骗和遗弃的感觉更让人痛彻心扉。
  华子建只有靠自己了,他要以此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更要以此让自己在他们两大势力的夹缝中求的最大的利益。
  所以,他现在恰到好处的拿出了这份材料,把这个难题留给了这个同样让人心悸的,危险的人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