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4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县长迟疑一下说:“路是有,就看你会不会走,你固然是有错误,但错误也分个大小,县上的领导难道就没有督促不严,检查不实的责任吗?我看未必。”严局长就反应了那么几秒钟的时间,很快,他就明白了哈县长的意思,常听人说舍卒保车,看来这次要舍车保卒了。

  他脸色一变,牙一咬说:“我知道怎么办了,谢谢哈县长,改天一定重谢。”
  看着严局长离开,哈县长还是没有轻松下来,这只是第一步,他还要做其他的一些铺垫工作,一个计划的实施,不是单单的一两个步骤就可以完成,在市委华书记当初给他暗示的时候,他已经做过全方位的考虑了,一直没有动手,就是缺一个契机,现在这个契机来了,后面就看自己怎么运作。
  哈县长就起身到了县委,他必选见一见吴书记,这也是一个关键点,没有吴书记的默许,就算完成了这个计划,也会给自己留下很多破绽。
  吴书记也是一早就得到了这个消息,他没有像一般的干部那样兴奋,他以多年的从政经验,敏锐的感觉到了这次华子建很难全身而退,作为分管的副县长,是难逃干系的,更何况还有哈县长和哈县长背后的人,在虎视眈眈,关注的这件事情。
  是不是吴书记也应该采取点什么行动呢?不,完全不必要,作为一个资深的宦海中人,他知道什么是变幻莫测,什么时候应该隔岸观火,什么时候应该以静制动,现在自己只需要等待,等待着事态的演变,不到火候,自己绝不出手。
  于是,他稳稳的在办公室看着报子,喝着茶,直到哈县长的到来。
  当吴书记看到哈县长进来的那一刹那,吴书记知道,自己的等待没有浪费,大鱼上来了,该收了。

  吴书记就客气的找话哈县长坐下,自己亲自给哈县长泡了杯茶,然后转身端过自己的茶杯,坐在了哈县长的对面说:“学军同志,最近你可是过来的少了,今天我们好好聊聊。”
  哈县长含蓄的笑了笑说:“最近忙,也怕打扰书记,就来的少了点,以后我会经常过来向书记讨教的。”
  吴书记喝了一口水,抬眼看看他,呵呵一笑,说:“什么讨教不讨教的,今天不是来给我戴高帽子,哄我开心的吧?”
  哈县长手中茶水太烫,他就放到了茶几上,说:“没有给书记戴高帽子,我真的很希望多向书记学学,你就说粮油大库这件事情,我就一时没了主意,所以来请教一下书记。”哈县长和轻易的酒吧话题转到了今天的主题上。
  吴书记心想,你能没主意,你那鬼点子多的,不过你有千条计,我还是老主意----等。
  吴书记就笑了说:“大库这事情啊,我刚听说,你们政府先拿葛措施吧,要把损失降到最低,粮食都是国家的,粒粒皆辛苦啊。”

  哈县长这一听,***,你老吴就不能说点有用的话吗?上来就给我来虚的。
  不过哈县长还是在笑着,他就说:“书记啊,我就想先来和你商量个应对的方案,不然上面追究起来,我们两人只怕很难脱的了干系,你说呢?”
  “是啊,是应该有个方案,不过我相信你可以处理的很完美。”吴书记还是没有去接哈县长的话头。
  这倒让哈县长为难了,他就一时的搞不清楚吴书记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但哈县长没有太多的时间,他不想和吴书记纠缠在虚话中,他想赶快把事情做个敲定。而吴书记就是要等他急,就是要用一些废话来迫使哈县长他先亮出自己的底牌,至于他的底牌到底是什么,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危害,那都不要紧的,自己会在他亮出以后再相机斟酌处理,或者是和他讨价还价。
  哈县长点起了一根香烟,也给吴书记点上一根,两人都长长的吸了一口以后,哈县长下意思的弹了弹手指上并没有烟灰的香烟,说:“我刚才也仔细的想过了,这件事情上面肯定会过问,我们应该先有个准备,特别是在责任认定的这一方面,应该提前考虑。”
  吴书记看哈县长说道了主题,这才嗯了一声说:“那么,哈县长对责任认定是怎么想的,你看该由谁来承担这个后果。”
  哈县长沉默片刻说:“粮食局本来就有主管的县长。”
  一点都没有出乎吴书记的预料之中,这哈县长果真要借助此事让华子建下台了,吴书记就进入了沉思中,他默默的抽着烟,华子建和自己无冤无仇,甚至还可以说,有点利用的价值,他帮助自己一来就完成了一次对哈县长的狙击,并且在下一步对哈县长的攻击中,还是大有用处的,这样的一个人,自己是要保上一保的。
  吴书记继续的沉默着,但脸色就阴暗了许多,他的办公室也一下子安静下来,气氛就有了点沉闷,但吴书记的心里就有了点奇怪,这个哈县长就凭什么敢于到自己这来说这个想法,难道他判断不出自己对华子建的关系,不对,这一点都不像是老哈的作风,在等等,应该这老哈还有后手。
  政治博弈,其实跟弈棋挺相似的,此刻的吴书记和哈县长,就像是两大高手对阵,他们相互揣摩对方心思,相互布局下套,相互拆招儿!高手对垒,往往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两个人一时都没说什么话,空气变得凝固和沉重,吴书记是要用这种氛围来压迫哈县长,来给他施加无声的压力,来让他自己知难而退,自己改变计划,而哈县长也要用这样的气氛来加重此事的分量,让吴书记不能等闲视之。
  是啊,以哈县长的心思缜密,没有后手,他怎么可能提出这个设想,他心里也知道这吴书记不傻,既然要承担责任,严局长刚好也在吴书记的枪口上,对吴书记来说,这是多好的一次机会,他老吴又怎么可能随便的放过。
  但哈县长没有让这压抑的气氛感染,他很淡定,手上的香烟在缓缓的流动着淡蓝色的烟雾,这烟雾和他的心一样,显得平静和笃定。
  所以,在一阵的沉闷后,哈县长还是抖出了自己的后手:“对了,吴书记,你家吴海阔还在乡上啊,最近一直没见。”
  吴书记很奇怪,哈县长怎么扯到自己儿子了,就随口说:“他那最近也忙,很少回来。”哈县长点点头,开着玩笑说:“农村也辛苦,我就说什么时候给调一下,把他那个副科病帮他治一治,调到正科,回县上那个局来吧。”
  奥,吴书记到底摸清了哈县长的后手了,是如此啊,自己儿子是当了几年的副乡长了,几次上会想要动动,都是这哈县长从中作梗,自己也不好为儿子据理力争,搞的最近儿子连家都不回,说自己就想着自己升官发财,不管儿子的死活。
  这还罢了,老伴也是每天的唧唧歪歪,说到儿子,就不给自己好脸色,他们那知道自己为难啊,要是别人,自己在常委会上就算是发脾气也可以强行的定下来,但他是自己儿子啊,自己什么话都不好说,要按自己的心意,就是让自己把县委书记的位置让给海阔做,自己也不会皱下眉头的。但吴书记的表情纹丝不动,他还要在算算,用华子建来换取自己儿子的提升到底合不合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