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3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犹豫了一会,胡老板肯定用他的大手笔,已经把其他人的工作都做好了,让秋紫云一个人顶,只怕很难啊,华子建就说:“我感觉这个项目里肯定是有些猫腻的,但你硬顶也不好,会伤害很多人的利益,这样你看可不可以,你在会上提出你的反对意见就可以了,最后谁定的,就让他定,万一将来有什么问题,也赖不到你头上。”
  这不是华子建危言耸听,因为在政府工作中,很多事情时间一长,最后出了问题都是一个乱扯,只有在会上做出明确的表态,记录在案,这才能到关键时候说清楚自己。
  华子建很长时间没有好好的睡葛懒觉了,今天在家里算是满足了一次,老爸老妈也不忍心叫他,让他一口气睡到了10点多,华子建醒来就笑了,在洋河县政府休假的时候每天那外面办公室的电话就不断,楼下也是一阵阵的有响动,今天可好,住在家里,一大早什么声响都没有,没有电话声,也没有汽车的喇叭声,感觉很静怡,很舒心。
  起床以后,简单的漱洗一下,他才惊诧的发现,自己老妈站在院子里,对每一个过路的乡亲做着一个小声点说话的手势,华子建在房间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的眼中就有了一点湿润,很多童年的往事就历历在目,他感叹一声: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华子建随便的吃了一点早餐,他就在村上到处转了转,沿途很多人都认识他,不断的和他打着招呼,华子建带上了好几包香烟的,见了男人就发,大家也很亲热的和他拉拉家常,他一走,都在交口称赞着:“看老任家,多有福气,养了这么好一个儿子。”
  华子建这样转了一圈,回来也是百无聊赖的,忙惯了的人,一旦闲了下来,多少还有点不适应了,看来他就是个天生的劳碌命。
  好在华子建在柳林市还有很多过去的同事,朋友,同学,这几天的假期基本就是喝点小酒,打个小牌,赢点小钱,倒也乐哉游哉。
  时间过的很快,眨眼之间,假期结束,华子建又回到了洋河县,就在他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一场危机悄无声息的,靠近了他。
  昨夜的一场大雨,在天地之间挂上了一幅巨大的珠帘,闪电雷鸣,像天河决了口似的凶猛地往下泄,华子建透过窗子往外望去,屋檐底、大树下,千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粗大的雨点打在玻璃窗上,“叭叭直响”。
  等到天亮,雨水才小了下来,华子建的心情也为之轻松,但这样的轻松又能持续多久呢?一阵急促的电话声,把华子建带入了噩梦。

  他的脸色已经苍白,拿着话筒的手也微微的有了点颤抖:“什么?粮油大库的一个仓库垮了,损失多少,有几万斤粮食啊?好的,我马上过去。”
  华子建已经顾不得多想了,他连秘书都没叫,直接到了政府办公室,要了一辆车,匆忙赶了过去。
  粮油大库里所有的粮食局领导都在,局长严鸿金正在组织人员清理倒塌的库房,现场比较混乱,等华子建下了车,几个粮食局的领导才发现他,都围拢过来,粮食局的严局长脸色灰暗,萎靡不振的说:“华县长来了,唉,你看这事情......。”
  华子建先四处的打量了一番,倒塌的是一个稻谷仓库,它在一排排仓库的顶头,华子建近前看看,感觉这仓库还算新的,那怎么就倒塌了,他带着疑惑问严局长:“这个库房是什么时候建的?”

  严局长嗫嚅着说:“去年...去年下半年修的。”
  华子建眉头皱了一下:“那怎么就成这样子了。”
  严局长就不敢说话了,他已经感觉到自己这次有大麻烦,这个大库是国家的储备库,有任何的闪失,都会成为一个大问题,只怕自己此次之在劫难逃哦。
  华子建现在也顾不得批评别人和追究责任,他也很快的就投入到了清理仓库和抢救粮食的工作中,能挽救一点损失,以后大家的责任也就少上一点。
  这时候,在洋河县的政府各部门都很快的知道了这事件,这就验证了一句话,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这个消息无疑给冷漠,平淡,枯燥,压抑,单调,疲倦,索然无味的人们带来了话题和生机,所有的人都开始了议论和点评,有替华子建担心的,有人在幸灾乐祸,有人在看热闹的,还有义愤填膺,大发感慨的。
  那么,此时此刻哈县长在干什么,他也毫无疑问的得到了这个消息,他静静的坐在办公室里,不断的吞吐这烟雾,就像是一个法力高强的妖魔,把自己的整个面部笼罩在烟雾中,他是应该好好的想一想了。

  华子建来的时间不长,和自己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利害冲突,就算是上次畜牧局的黄局长那事情,仔细的算算,真真的赢家还是自己,自己获得了很大的一笔收入,如此说来,是不是应该还要感谢一下华子建同志,呵呵呵。
  然而,这是一个经济帐,政治帐呢?那就是自己必须对华子建下手,这不是自己的喜好问题,是市委华书记的心意,而自己作为一个华书记忠实的铁杆,完成他的心意,就是自己最大的任务和职责。
  自己对华子建客气,容忍,那都是为了现在这一刀的到来,这样的机会不是经常可以遇见的,那么,就不用再等待了,现在就开始吧。
  哈县长在烟灰缸中使劲的摁熄了那半截香烟,拿起了电话,没有犹豫的就拨通了粮食局局长严鸿金的手机:“严局长,你在哪里,奥,在大库啊,那过来一趟吧,我想知道详细的情况,嗯,你一个人过来就可以。”
  挂上电话,哈县长又习惯性的掏出了一支香烟,但想想,又放了进去,从他紧锁的眉宇间,就可以知道,他在继续的盘算他的整个计划。
  时间不大,粮食局的严局长就气喘吁吁的赶了过来,外面还有点小雨,所以严局长的头上和身上都是湿漉漉的,而裤脚上也是沾满了泥污。
  哈县长冷冷的看着他走进来,没有说话,只是那样冷冷的把他看着,看的严局长一身发麻,表情也很不自然起来,在加上这一副狼狈样,就让一个堂堂的大局长显得有点滑稽了。
  哈县长用下巴示意了一下,让他坐那沙发上去,然后才神情凝重的站了起来,也走过去,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严局长哆嗦着手,掏出一支香烟递了过来,哈县长却冷冷的拒绝了。
  严局长有点尴尬,那香烟递也不是,装起来也不好,迟疑着,这时候,哈县长才说话:“严鸿金,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吗?”

  “这......哈县长,你是了解我的,你一直是我的老领导,唉,这次还要请哈县长......。”
  “请我做什么,袒护你还是保护你,谁来袒护我呢?”哈县长一口酒吧严局长的话接了过去。
  严局长唯一也就是靠哈县长的宽容和保护了,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除此之外只怕再无第二条路好走了,
  他就小心的说:“哈县长,念在我跟了你这么多年的份上,请哈县长指条明路,给通融一下。”

  所谓的通融,自然就是破财免灾的意思,然而,这次哈县长是不要财的,但严局长说的那个指条明路,倒是哈县长可以接受的。
  哈县长沉默了一会,看着严局长淡淡的说:“好一个指条明路,不过路倒是有一条。”
  严局长就呼的一下抬起了头,瞪大了双眼,望着哈县长,眼光中就有了希望和期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