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41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华子建今天是这里的最高首长,自然是首当其冲,一时间敬酒,碰酒都来了,他的身边就站了好几个人,大家也感觉他酒量好,所以平常不敬酒的,都磨磨蹭蹭的过来了,你说华子建怎么办,局长的酒喝了,副局长的酒你也要喝吧,养牛的酒喝了,那养鸡的老板,他咻咻摸摸的也端杯站你旁边,你说你喝不喝呢。
  华子建今天是心情好,也就不在乎多喝几杯,他照顾了每一个前来敬酒的客人,看着对方感激涕零,不胜荣幸的表情,华子建的心里也是充满了快意。
  看来在中国,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血液和骨子里,对权利有一种最真诚的崇拜,就算这种权利和自己毫不相干,就算手握权柄的人是在敷衍应付,但他们还是欣慰和感觉荣耀,这是不是一种奴性呢?我看是的。
  于是,当华子建一开始说话,在座的都一起悄声的注视过来,完全的改变了刚才的神态,本来华子建已经抬起了双手,准备是要拍拍手来制止大家的喧哗的,但现在手抬了一半,感觉是没必要了,大家端正态度的动作,比他的抬手还要快,他也不由的暗暗称奇。在大家全神贯注中,华子建接着说道:“这次请大家来,是因为许老板这个厂子要垮了,为什么要垮了呢?是因为你们不支持啊,今天就请大家想想办法,看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说完他就用眼光咄咄逼人的扫了一圈,那很多养殖大户就受不了他的眼光,低下了头,他们也不是没钱,但既然可以欠,还不要行息,谁不欠那不是傻瓜吗?
  早就听过酒无好酒,宴无好宴的这句话了,可知道还得来,来了不吃白不吃,但今天饭也吃了,酒也喝了,县长也在督阵,不表态只怕是说不过去。华子建也明白他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其实每户欠的也不很多,只是加在一起那就是个大数字了,今天来的都是大户,他们只要一带头,其他小户就好要的多。
  许老板就抄起了一口东倒西歪的普通话,也哭丧着脸说了很多可怜话出来。
  华子建等他说完,很严肃的说:“你们想下,现在外面很多饲料为什么给你们这么大的好处,那还不是因为洋河县有这个饲料厂,要是这个厂被拖夸了,只怕人家马上就会涨价。”
  下面这些人想想也是这道理,再抬头看看华子建那显得那么沉稳内敛,淡淡地透出一抹深不可测的凌然,这样的神情让人难以琢磨,都也不敢大意,一个个很老实的洗耳恭听。
  那畜牧局的贾局长看到华子建如此表情,也一阵的心悸,他对华子建的强悍狡默是有深刻理解和切身体会的,知道自己一定要站出来帮华子建摆平这件事情。
  贾局长也收起了笑容,站起来板着脸,指着几个养殖大户说:“你们几个今天都说个话,这是事能不能解决?你要是以后不来找我要扶持基金,那你就牛着。”
  贾局长这脸一吊,养殖大户们都有点害怕了,在他们的心目里,那这畜牧局的局长有时候比县长还要管用,这就叫,不怕官,只怕管,所以都连忙的站起来,表态的表态,答应马上解决的马上解决。
  既然话都说开了,大家也就放松了心情,看着眼前的情景,华子建心里就感慨起来,在中国要想当好一个领导,看来这喝酒是必修的一本课程,,很多人会说领导都爱吃,爱喝酒,其实这是一种认识上的偏差,很多领导实际是不怎么喜欢喝酒的,但很多酒不喝又不成。很多你在办公室好话说尽,道理讲清,磨破嘴皮,口水乱冒都解决不了的问题,在酒桌上却变得一场的简单了,谈笑间就解决了,这或许就是中国的酒文化的另一个特点。

  但这也有个局限性,基本是在基层如此,到了省市一级,那就不用这样了,喝是喝,但很少闹酒了,都是点到为止。过了没几天,这许老板就顺利的大部分帐都要了回来,他也就屁颠屁颠的到华子建办公室来,拿了三万元,说是给那个黑岭小学修缮校舍的,华子建大喜过望,立即给黑岭乡乡长去了个电话,让他赶快下来。
  刘乡长带上学校的校长就到了城里,这校长感动万分,因为激动,看到了华子建话都一时的说不出来。
  华子建的眼中也有了点雾水,他就想,要是所有的领导都可以为他们多做一点什么,那该多好啊。
  华子建压了压心中的感慨,对刘乡长说:“老刘,这钱我希望一分不少的用在学校的修缮上,我会一直关注这件事情,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是要负责任的。”
  刘乡长连连说:“你放心好了,全乡群众都很感激你,也都盯着这钱的,有什么问题,我提头来见。”
  华子建就呵呵的笑了,说:“要你这头有什么用,又不能吃。”

  因为自己给下面基层做了点好事,华子建在最近几天心情一直是欢愉的,现在他明白了一个道理,帮助别人,有时候也是一种享受和幸福。
  转眼就到了五一,要放几天假,华子建也就收拾了一下,带上最近一个阶段别人给他送的用不完的烟酒礼品,准备回柳林市,小休几天。
  他还特意让农业局忙他买了几斤刚上市的洋河高山毛尖茶叶,是送秋紫云的,秋紫云就喜欢喝清茶,不过说是让人家帮着买,但农业局那能真要他的钱呢。
  在说了,华子建让他们帮着买本来也就没打算给钱,不要看每月一两千元的工资,哪够化啊,工资对华子建来说,就像是女人的大姨妈,一个月来一次,一周左右就没了。
  每天跑乡下,出去带上秘书,司机的,经常要在路上吃个饭,基本也都是他抢着把钱掏了,这秘书和司机一月才几个钱,这样下来,华子建一月就剩不下多少了,还好,烟是经常有人送的,要是自己再买烟,那只怕就惨了。
  这都准备好了,华子建就给粮食局去了个电话,把他们小车要上,下午下班,吃过晚饭,就要回柳林市,上车的时候华子建才发现,粮食局那管储运的科长也在上面,这科长姓赵,家也在柳林市,听说局里车送华子建,也就搭上顺风车了。
  这赵科长见了华子建还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就是来问下,看华县长车子方便不方便,要是还有其他人,我就坐班车回去。”
  华子建呵呵的笑笑说:“没什么不方便的,不要说我一个人,就是车上再坐几个人,只要有位置,也不能让你搭班车走,没事的。”
  但这赵科长还有个难题,到底自己是该坐前面,还是该坐后面,县上有的领导习惯坐后面,但有的领导就喜欢坐前面。
  好在华子建不等他考虑完,就先坐进了后面车座,赵科长也就赶忙在前面坐下,他们一路就往柳林市开去。

  一路上一两个小时,两人自然就随便的聊了起来,他们的岁数相仿,又算的上老乡,这一聊就很是投缘,两人的吧的吧的,说了一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