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谋划,终于走出一条官场的康庄大道》
第922节

作者: 青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知不觉中,大家就是站了起来,权中义便说道:“房间都开好了,让小姐们扶你们去房间休息。”
  小姐们一听,便笑着搀扶着刘照一等人去房间,叶平宇的那个陪酒小姐也是扶着叶平宇回房间去,到了房间的门口,叶平宇让她离去,陪酒的小姐却是非要把他送进房间内。
  送进房间内之后,叶平宇便说好了,但是那名陪酒小姐却是不愿意走,就要帮助叶平宇洗洗澡好入睡。
  叶平宇一听,这小姐不但陪酒还陪.睡啊,这玩意他接受不了,便挥了挥手,让她出去,不需要她陪他洗澡,他并没有醉。
  看到叶平宇态度坚决的样子,那陪酒的小姐才离去,在陪酒小姐走了之后,叶平宇躺在床上想了一想,自己一个堂堂的公丨安丨局长,居然碰到了这事,又是陪酒又是陪.睡的,这家会所很复杂啊,权中义今天的请客是有目的,无非是想陪好刘照一几个人,现在自己没有接受这小姐的陪同,刘照一几个人呢?
  心中这样一想,叶平宇便感觉这省城的官员有些奢靡,权中义今天晚上肯定又花了不少的钱,只是不知权中义现在是什么情况?霍国庆呢?
  想到这里,叶平宇给霍国庆打了一个电话,看他有没有接受那陪酒的小姐,一打电话,以为霍国庆不会接,没想到霍国庆接了,一接电话,叶平宇就问他睡了没,没睡就出来再散散步。

  叶平宇故意这样说,就是看他有没有干那事,霍国庆喝得也是半分醉,离真正的醉还有点远,今天的宴席他不是主角,只不过是想配合权中义陪同好刘照一他们三个,他和权中义都没有去接受那小姐的陪同,到了房间以后,便让那小姐离开了。
  霍国庆接完电话便跑了叶平宇的房间里,一看到他走了过来,叶平宇便笑道:“小姐走了?”
  霍国庆呵呵一笑道:“走了,不走难道还要留她们下来啊?”
  听到他这样说,叶平宇也是呵呵一笑道:“我以为你受不了,留她下来,回去嫂夫人肯定得惩罚你。”
  霍国庆笑道:“你嫂子才不会管我这事,我们今天主要是要让刘照一几个高兴高兴,估计他们三个正在房间欢着呢,这里面全部是淫.声浪.语,我们肯定是睡不着,我看我叫一下老权,出去另找房间睡去。”
  叶平宇问道:“那个黄厅长和曹处长是干什么的?权总为什么要请他们的客,那个刘照一看样子很受权总的尊敬。”
  霍国庆道:“那个黄厅长叫黄世银,猛一听就是黄世仁,是国土厅的副厅长,那个曹处长是省政府办秘书二处的处长曹光中,刘照一虽然只是一个画家,但是与省领导多有交情,不但老权要尊着他,就是黄世银也得尊着他,我们那边现在需要协调一块地的事情,必须得找黄世银,所以就把他请过来,然后叫着刘画家过来,目的还是想批地。”

  原来是这种情况,叶平宇明白了这里面的事,刘照一作为一名画家,而现在的领导人喜欢附庸风雅,刘照一便与这些领导建立起关系来,而一建立起关系,其他人便会尊着他,无形中他也拥有了部分领导的权力。
  而那个黄世银虽然是国土厅的副厅长,但是如果刘照一与省领导有交情的话,他也不敢在刘照一面前装大。
  “平宇,大家都是逢场作戏,我和老权心里有数,让他们三个玩得爽,才能给我们办事,没有办法,谁叫我们有事求着别人?”霍国庆看了看叶平宇又解释道。
  霍国庆作为常务副市长,看来是帮助权中义来到省里批地的,但是这事事先没有告诉他,叶平宇想了一想便笑道:“那你怎么不事先告诉我一声,是不是想试一试我的定力啊?”

  霍国庆哈哈一笑道:“那小姐是不是也赖在你的房间不走了?你打电话给我是不是想看我有没有中招?没事,即使她们不走也不是多大的事,人家厅长处长的都玩得欢呢!”
  叶平宇一时无语,这家会所现在绝对涉黄,但是却在省城开得这么火,这里面很是有问题啊!
  第七百三十六章一宗杀人案
  叶平宇从省城回来,一路上想着权中义与刘照一等人交往的事情,他心里头虽然有些感到不好,但是也知道现在办什么事情,即使是办公事,要是不陪人家吃好玩好也是不行的,风气如此,谁也不能避免,何况他现在只是一个市的政法委书记公丨安丨局长更不可能改变这一切。
  回来之后,叶平宇感觉不能再与权中义继续交往下去,至少要与权中义保持一点距离,权中义结交上层领导不择手段,将来难免出事,他可不想因为与权中义有什么牵扯而遭到仕途的挫折。
  白玫又打电话请他吃饭,感谢他对自己的帮助,接了白玫的电话,叶平宇却是没有答应她请吃饭的要求,在这方面他需要注一点意,省市马上都要调整干部,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现什么问题,虽然他感到很坦荡荡,但是别人却是不会这么看。
  正好这个时候,市区里突然发生一起杀人案,尸体在城区的护城河里被发现,起初以为是有人落水而被淹死,但是等到公丨安丨人员接到报警后却是发现死者颈部有伤口,全身**,初步认定为他杀。
  一看到发生了杀人案,刑警支队的民警迅速出动,同时公维江将情况报告给叶平宇,叶平宇得知发生了一起重大杀人案,而且还是在护城河里出现,引起市民们的恐慌,所以他得亲自去看一看,把这个案子给破一破。
  一有这个案子,叶平宇就把所有的应酬给推掉了,否则一到晚上,不是这个打电话约他吃饭,就是那个约他吃饭,大家看到他在徐兴市的地位,无不想着巴结他,与他建立一些交情。
  只是叶平宇不像别人那样逢请必去,也就是几个熟悉并且考虑到不会想着求他办事的朋友才会赴约前往,但现在一发生了这个案子,无论是谁他都不会去赴约了。
  死者打捞上来之后,法医部门的人员进行了尸体解剖,确认死者是因为颈部受到锐器伤后休克性死亡,死者是凶手在杀死死者后抛尸到护城河的。
  由于死者全身**,身份不明,这就给破案带来了难度,叶平宇专门召开案件分析会,研究如何确定尸源。
  死者的年龄大约在四十岁左右,从身体的情况来看,应当不是从事体力劳动者,而死者身上还有一块纹身,公维江在会上初步判定死者很有可能是一名在娱乐场所工作的人员。

  死者生前没有受到性侵,在其体内没有提取到精.液,因而公维江初步又判断,该案很可能是一起侵财的案件,然后伪装成性侵,抛尸护城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