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56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秦海川此话一出,不知道他身份地位的胖子只是咧开嘴直笑。但却是让秦海川的弟子华子易震惊莫名,印章一直都被老师攥在手心里,华子易还没能细看,但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方逸在篆刻上的手艺。竟然能超过老师?
  “老师,能不能把方逸刻出来的这方印,给我看一下?”在没有看到印章的情况下,华子易也没有信口开河的去贬低方逸,而是开口向老师索取起了印章。
  “你看看吧,小方刻出来的这方印,笔画工整而不失灵性,你去拿些印泥和纸张来,印在纸上之后,能看得更加直观……”
  秦海川将手中的印章递给了华子易。回头对方逸说道:“小方,这方印刻的是很好,不过我忘了告诉你留点印记了,倒是有些美中不足啊……”

  “秦老,印记在印章上,可是看不出来的……”听到秦海川的话后,方逸不由笑了起来,说道:“等会您把印在纸上看一下,看看我是否留下了印记?”
  “嗯?你一刀成印就已经是难能可贵的,还能留下印记?”秦海川闻言又是愣住了。话说这二三十年以来,他吃惊的次数加起来还没今儿一天多呢。
  “方逸,什么是印记啊?”向来都是以不学无术为荣的胖子,在经历了被骗的事件之后。脑袋瓜终于是开窍了,遇到不懂的事情,也会出言询问了。
  “印记说起来,其实算是一种瑕疵……”
  在篆刻的手艺上不如方逸,秦海川下意识的就想在别的地方弥补一下,所以没等方逸开口。就主动帮胖子解答了起来。
  “用现在的话说,印记其实就是一种防伪手段,只有你或者是被你指定的人,才会知道印章上一些细微的地方,这样别人就无法仿冒你的印章了……”
  秦海川玩了一辈子的金石印章,对于印记见过的实在是太多了,有些人故意留下个针眼大的小孔,也有的会做出一些非常短小细微的划痕,手段有很多,如果不特意指出来的话,一般人是无法发现的。
  “老师,印泥取来了,最好的朱砂印泥……”秦海川在解释印记的时候,华子易已经用温水将印章清洗了一遍,拿过一张复印用的A4纸和一盒印泥,摆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面。
  “我来吧……”

  秦海川拿了一本书垫在了纸张的下面,然后接过华子易手中的印章,右手拇指食指和中指捏住了印章的顶部,左手却是压在了右手,很平稳的将印章的底部按在了印泥上,然后才将印章印在了纸面上。
  “好字!”
  当秦海川把印章从纸上拿开之后,看着纸上的那四个红底白字,忍不住开口赞了一句,方逸刻出来的这方印章,不管是从小篆书法还是篆刻的角度而言,都是无可挑剔的,看的秦海川竟然忍不住伸出手指比划了起来。
  “老师,方逸的这方印章是刻的不错,只是阴刻手法相对比较简单,要是阳刻的话,恐怕方逸就没这么轻松了……”看着纸上的字体,华子易眼中也露出了钦佩的神色,不过他还是不愿意让方逸的风头压过老师,于是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华子易所说的阴刻,指的是将笔画显示平面物体之下的立体线条刻出,阳刻指为凸起形状,是将笔画显示平面物体之上的立体线条,简单来说,阴刻就是刻出文字,阳刻则是刻出背景。
  这也是方逸刻出的这枚印章,印在纸上显示的是红底白字,如果是阳刻的话,那就是白底红字,因为阳刻中的字体是凸出来的,篆刻时需要铲除字体之外的部分,从工艺上来说的确是要比阴刻繁琐得多。
  “阴刻阳刻,都是传统的篆刻手法,其实没有孰高孰低的……”
  听到学生的话,秦海川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我在四五十岁的时候,或许能篆刻出一方和方逸不相上下的印章来,但最少需要两三天的精雕细琢才行,从这一点上来说,老头子我真是不如方逸啊……”
  秦海川说出这番话来,并不是妄自菲薄,而是他真的感觉自己不如方逸,北宋欧阳修曾经说过学无前后、达者为师,秦海川是胸怀坦荡的人,如果他再年轻个三十岁的话,或许真的会生出拜方逸为师学习一刀成印手艺的心思来。

  “秦老,您这可是捧杀小子了,我需要学习的地方还很多……”
  听到秦海川说出的最后一句话,方逸脸上也露出了赫然的神色,说实话,他之所以能刻出这样的印章,和他身上的修为是密不可分的,如果单论刻章的手艺,他未必就比秦海川强。
  “方逸,你不用谦虚……”秦海川摆了摆手,说道:“在刻章这门手艺上,国内怕是没有人能比你再强了,也惟独王老年轻的时候能和你比一比……”
  “秦老,您说的王老,是哪位啊?”方逸听秦海川接连两次提到王老二字,言语中似乎对其很是推崇,心中不免也有生出了几分好奇。
  “王老就是王世襄老人,近代的金石篆刻,没人能比王老玩的精深……”一旁的华子易开口说道,或许是老师亲口承认不如方逸的缘故,华子易这会言语中总是带着那么几分不忿。
  “原来是王世襄老人,算起来他还是我的师爷呢……”
  听到华子易的话,方逸不由恍然,他的另外一位老师余宣,和王世襄多有交集,算得上是王世襄的记名弟子,从这一点上论起来,方逸还真算是出自王老门下。
  “王老门下,当真是出了不少的奇才……”
  听方逸论起和王世襄的渊源,秦海川不由叹了口气,他当年原本是想拜王世襄为师的,只是阴阳差错拜之下,在了另外一位金石大师的门下,虽然也闯出了偌大的名头,但论起近代金石大家,王世襄还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就是说起门下学生,王老那也是弟子遍天下,别的不说,就是杂项专家余宣,在古玩行的名声就不亚于秦海川,只是在行政级别上与之相差甚远罢了。
  “单论金石篆刻,当今怕是没人能比得上你了……”
  看着印在纸上的四个字,秦海川口中说出了一句让华子易震惊无比的话来,要不是亲耳听闻,华子易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一句话,竟然是为人一向严谨的老师说出来的。
  “秦老,您谬赞小子了……”
  饶是方逸不知道谦虚为何物,也被秦海川的这句话给吓了一大跳,连忙摇头说道;“天下奇人异士很多,小子所会的只是一些小道尔,当不起秦老您这句话……”
  方逸的这番话,倒不是在故作谦虚,因为抚养他长大的老道士,在社会上也是籍籍无名之辈,但是方逸知道,不管是哪一门手艺,自个儿都比不上师父,甚至一直到老道士仙逝的时候,方逸还搞不清师父身上究竟是何等境界的修为。
  “你说的也有几分道理……”

  听到方逸的话后,秦海川微微的点了点头,说道:“教你篆刻工艺的这位就很不简单,方逸,不要告诉我是老孙或者是余宣教你的,他们俩可没这个手艺……”
  秦海川对孙连达和余宣都很了解,这两位一个是字画鉴赏和修复的大家,一个是师承王世襄的古玩杂项专家,在各自的领域都有着极高的造诣,但两人对篆刻虽然称不上是外行,但绝对教不出方逸这般大师级别的弟子。
  日期:2016-04-13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