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9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7-25 21:37:59
  (正文)
  2.1.16 尴尬的挥手
  一切似乎都已尘埃落定。不,最后我们还是不要忘记可怜的野村大使和来栖特使。为日美会谈费尽心机的野村终于成为战前日本驻美的“最后一任大使”,也是最丢人的一任大使。但是两位三郎对国务卿赫尔连他自己都承认的那种“比任何一顿臭骂更为难堪”的侮辱也只能甘心忍受。

  在两人从国务院返回大使馆的途中,美国广播电台已经开始预告将有特别重大的新闻即将发布,随后就开始反复广播“珍珠港遭受攻击”的消息。紧张的播音员已经失去了平时那种沉着的语调,声音中不时会带着一丝颤抖。两位三郎这才知道美日已经开战,并且很可能是日军率先对美国太平洋上那个最大的军事基地进行了攻击。他们感到气愤的是,自己竟然是在赫尔之后才知道本国已经决定开战的消息,也终于明白了一向文质彬彬的赫尔刚才为什么是那样一副表情!

  回到大使馆后,上午曾经满头大汗打印文件的奥村一等秘书告诉他们:“我们的飞机轰炸了珍珠港!”陆军武官矶田大佐双目含泪地走到野村跟前,向他表示尽管大使作出了最大的努力,可惜“事情还是到了目前这个地步”。目光呆滞的野村心乱如麻,谁的话他都听不进去。
  野村再次想起了赴美之前老朋友米内光政提醒他的话,“此行请务必小心,今天这帮人扶着让你上去,当你爬上去之后他们会毫不犹豫地从你身下抽走梯子的。”从目前的情况看来,米内老弟说的是一点都不假呀!
  回到使馆的来栖也接到了好朋友费迪南德.迈耶打来的电话,迈耶不久前还是美国的外交官,他与来栖在柏林结识并成为很要好的朋友。迈耶说“他很想看看来栖”,来栖感谢朋友在危难时刻打来的电话,但他说现在是非常时刻不敢劳他大驾。此时的使馆门外全是愤怒的人群,迈耶从来栖说话的语气中听出他“意气消沉颓丧之极”。来栖曾试图切腹自尽,后来被大家成功制止。
  在接到迈耶电话后不久大使馆的电话线便被美国宪兵切断,同外界的来往除特别许可外一律禁止外出,野村和来栖长达六个月的拘禁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当时由于大家都在忙于处理开战时的有关事宜,竟忘记了关闭使馆面对马萨诸塞大街的那扇大门,结果有三十多名美国新闻记者擅自拥进了大使馆的院子。此刻海军武官处“有经验的人”均出来帮忙应酬,而大使馆销毁密码机的工作还没有结束,销毁密码机时出现的一股股白烟正从院子里的杉树丛中往外冒,这不能不引起记者们的好奇。
  “那股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受托接待这群记者的是海军武官佐佐木勋一大佐,——他早前毕业于美国斯坦福大学,机敏地充当了大使馆的发言人,他用一口流利的英语回答了记者提出的问题:
  “您说的是那股烟吗?那是在烧情书。绿色的烟是在烧谈情说爱的信,黄色的是代表日美两国断绝外交关系的失恋烟。”记者们好像更坠入五里云雾中去了。
  后来大使馆的铁门好不容易才紧紧关上,前面的那条大街上挤满了愤怒的美国人。有些人甚至准备用装有汽油的燃烧瓶围攻日本使馆。幸亏这时有五十多名丨警丨察在一位上尉的指挥下赶来解围。面对愤怒的人群,这位上尉声嘶力竭地喊道:“不要忘记,我们的格鲁大使还在日本。”傍晚时分愤怒的人群方渐渐散去,而那些荷枪实弹的美国丨警丨察却始终没有撤防。
  在东京12月8日早晨的临时内阁会议上,有一个重要的内阁成员因故缺席,他就是之前一直反对对英美开战的东乡茂德外务大臣,他此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办。早上7:00,东乡在外相官邸二楼的大会客厅最后一次约见了美国驻日本大使,他把给美国照会的抄件递给了格鲁。东乡说:“这是今天在华盛顿向美国政府递交的文件抄本。为了郑重起见,现在也送您一份。”
  停顿片刻后东乡补充道:“鉴于美国政府目前的非合作态度,日本政府不得不中断谈判,对此本人深表遗憾。”
  格鲁很快翻看了这份长达十三页的厚厚照会,并以不安的神情回答道:“照会我回去再认真看吧,我对中断谈判感到遗憾。但即使谈判破裂了,我们还要努力以避免战争。”善良而愚蠢的格鲁此时尚且不晓得战争已经开始,他从1932年直至现在长达十年的驻日大使生涯即将画上句号,可以回去专心地写他的回忆录《使日十年》了。

  一个小时后的上午8时,英国驻日大使罗伯特.克莱琪也接到了和格鲁大使差不多的一份抄本。
  这天上午11时左右,格鲁和克莱琪同时接到了日本宣布与美国、英国进入战争状态的正式通知。
  由于日本驻华盛顿使馆的效率低下,向美国提出最后通牒的时间比政府电令要求晚了一小时二十分钟,日本精心策划的事先宣战变成了“事后通碟”。这不仅在日本的外交史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污点,而且给了美国一件意想不到的“最好礼物”。这对于东条、东乡以至于山本五十六大将来说同样是做梦也不曾想到的。恰恰正如军令部次长伊藤整一所言,“很抱歉,我们的时间扣得太紧了”。
  太平洋战争开战之后的几个月里,野村和来栖以及其他一些日本国民在临时征用为关押营地的拥挤酒店里等候遣返。关押期间他们也成为美国人仇恨的对象,有人在他们的关押地附近写出了标语:“谁是来栖三郎,我要拧掉他的脖子!”
  日期:2016-07-25 21:39:39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