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6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是,由王晓英任乡里的副书记兼纪检委书记,简直就是胡闹,简直就是在颠倒黑白。就因为她上面有人,难道就香臭不分了吗?楚天齐心中暗骂:领导的眼睛都瞎了。
  最让楚天齐不能接受的是,为什么非要在这节骨眼把自己弄走,而且还是以这种方式。难道就是为了给冯俊飞、王晓英之流拔掉眼中钉、肉中刺吗?想到这里,他又对冯俊飞、王晓英的任职忽然不理解了,不理解县里为什么非要给青牛峪乡搭这样的班子。
  对于刚才的这些任职,不光楚天齐心境复杂,其实大多数人都是心情激荡、感慨不已。有羡慕的、有忌妒的、有愤恨的、也有不以为然的。
  虽然会议室里众人对于今天的任命感觉太突然,甚至出乎意料。但大家都意识到,刚才任职的众人都得到了晋升。就是没有升职的楚天齐,也获得了一个大多数人难以得到的机会,要知道好多人可是一辈子也没进过省委党校的。而楚天齐仅仅工作两年,就两次升职,现在又将到省委党校这个大熔炉进行锤炼,真是羡煞了众人。

  楚天齐忽然听到有人提了自己的名字,他循声望去,是张副部长说到了自己。他不知道对方要做什么,只是呆楞的望着台上。
  “张副部长,我看不必了,还是等楚天齐同志去省委党校学习归来后,再谈感想吧,那时他的认识肯定会更深刻。你说呢?”宁俊琦忽然开了腔。
  张副部长面色变了几谈,挤出一丝笑容:“嗯,也好。还是宁书记考虑问题周到。”
  宁俊琦马上以请求的口吻道:“张副部长,现在大家都已经表态、发言完毕,请您做指示。”说完,不待他回答,就大声道,“请大家热烈欢迎。”
  听到新任书记让“热烈欢迎”,台下众人顿时热情的拍起了巴掌。
  张副部长略显尴尬的咳了两声,说道:“好,好的。同志们,这次对青牛峪乡班子进行调整,是县委通盘考虑全县大局,从青牛峪乡实际工作需要出发,做出的决定。这次班子重新调配,是……”张副部长很快进入状态,滔滔不绝的做起了指示。

  从刚才张副部长和宁俊琦的对话中,楚天齐猜到了自己名字被提起的缘由,肯定是张副部长想让自己表态发言,而被宁俊琦挡了回来。楚天齐不由得看向了台上,他发现张副部长在看向自己时,一边继续讲话,一边嘴角抽*动了一下,似乎露出了一丝笑意。楚天齐看的出,张副部长刚才的表情内容丰富,他一下子看不透,但他能感受到对方肯定不是善意的。
  此时,会议室内响起了掌声。紧接着宁俊琦说话了:“同志们,今天县委组织部张副部长来到青牛峪乡,宣读了县委对乡丨党丨委、政府班子的调整决定。我再次代表乡丨党丨委和我个人,对这次的调整决定表示衷心拥护,并坚决执行。恳请黄助理继续关心、支持全乡经济及各项事业发展。也请新到任或转任的同志尽快适应环境,争取早日进入工作状态,为青牛峪乡各项事业的发展献计献策,为青牛峪乡经济腾飞做出应有的贡献。让我们再一次以热烈的掌声,对张副部长表示感谢。”

  待掌声响过,宁俊琦说了“散会”两字,率先站起,对着张副部长和黄敬祖二人继续鼓掌。
  冯俊飞也从座位上站起,面带微笑,拍着巴掌。紧跟着台下众人也全部起立,以掌声对县里领导表示感谢,同时也欢送县里领导退场。
  张副部长和黄敬祖一番谦让后,并排步出了会议室,并不时向台下挥手致意。宁俊琦、冯俊飞紧随其后跟了出去,新上任的王副书记也不甘落后,快步去追赶领导的脚步了。但楚天齐却没有去凑这个景,他也没这个心情。
  见到领导已经退场,会议室里好多人向楚天齐身边聚拢过来,七嘴八舌表示着祝贺、羡慕的意思。楚天齐看的出,不管这些人心里是不是这么想的,但说出的话是非常真诚的。楚天齐只好笑脸相迎,客气、谦虚着。
  好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刚才这几人之间的恩怨,不清楚楚天齐与王晓英、冯俊飞以往发生的种种,更不会想到王晓英、冯俊飞对楚天齐的恨之入骨。所以,人们也就不会理解楚天齐现在的心情。在对他羡慕的要死的心情下,还不得不对他表示了诚挚的祝贺。
  大家说说笑笑步出了会议室,人们从楚天齐的脸上看到的只是喜悦和满足,根本不能理解他心里的五味杂陈。
  青牛峪乡一下子调整了这么多重要的岗位,在乡里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不,县委组织部领导还没走,地下组织部已经在开会讨论了。地点仍然是乡计划生育办公室,出席人员依然是三名常任“女部长”。

  “唉,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呀。”
  “谁说不是?这家伙,就那么几张纸,就那么几个字,一下子就升了好几个人。”
  “哎呀妈呀,这也太突然了,提前怎么就一点没听到信儿呢?”
  “你以为你是谁?真当自己是组织部长呀?不过确实也太出乎意料了。”
  “就是,太出乎意料了。一把手去县里倒是早有耳闻,二把手升一把手也早有传言,而且二升一也顺理成章。就是现在任命的那个三把,太不可思异。”
  “有什么不可思异的,人家‘能力强’呀?”
  “强个屁,还不是用屁*股挣来的。”
  “这就是能力呀,要不你怎么就没被提拔呢?”
  “哎,是呀,谁让咱要脸呢?”

  “嘻嘻,我看你是屁*股不行吧?”
  “你行,你怎么不去?”
  “我也不行,咱是哪张脸都豁不出去呀!”
  “那还说什么呀?要想人前显贵,就得跟领导睡。什么都豁不出来,还想让领导提拔呀?”
  “就是感觉太不公平,一个来了三年的临时工,转眼就成了乡里大领导了。我勤勤恳恳十多年,却还只是个发套*的。”
  “那还不赖你?谁让你有工作便利不去利用呢?”
  “不说她了。哎,新来的二把你们了解多少呀?”
  “他不是组织部的一个副科长吗?”
  “主持工作的副科长。”
  “还是县委冯副书记的侄儿,其实就是他的‘私生子’,全县人都知道。”
  “那就不奇怪了,再说这也不算高升。”
  “不过,这为以后晋升打下了基础。”
  “帅小伙乡长也要离开了。”
  “人家那不是离开,你没听吗?那只是培训三个月。”

  “这不明摆着吗?培训就是为了升职嘛!难不成人家从省委党校培训一场,还能回来当四把手吗?”
  “倒也是,说实话,人家就是有能力。”
  “那当然,要不说让人家排在那个女人后面,才冤呢。”
  “哎,这几个小时过的,就跟做梦一样,云里雾里的。”

  “是呀,我这心里也是五味杂陈,酸甜苦辣啥都有呀!”
  日期:2016-07-26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