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4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长刀由上而下,缓缓地朝着我的胸口刺来。
  他的动作很迟缓,有一种仪式办的凝重,而我却在此时,已经将手中的那把长刀给暗中握得紧紧。

  就在那长刀离我的胸口只有几寸的时候,我终于出手了。
  啊……
  长刀猛然跳去,站在远处的司马老贼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朝着鲨将军大声喊道:“小心!”
  然而这提醒已经没有什么卵用了,因为我的这把刀,已经捅进了鲨将军的胸口处。
  我是如此的用劲,以至于整把刀都齐根直入,而随后我朝着旁边一滚,避开了鲨将军带着惯性的那一刀。
  而即便是胸口被插了一刀,那鲨将军也表现出了十二分的悍勇来,狂吼了一声,然后挥着刀朝着我斩杀了过来,就仿佛一点儿伤都没有受到一般。

  我有些遗憾地看了一眼远处的司马老贼,然后与鲨将军缠斗在了一起。
  鲨将军好对付,但这司马老贼的各种手段层出不穷,若是能够阴到的人是他,事情就完美了。
  只可惜……
  几个回合之后,我将鲨将军的刀给夺过来,将其脑袋卸下,抱着一具喷着鲜血的无头死尸,然后承担了司马老贼恐怖的怒火。
  那些凶悍的海兽虽然只是幻影,但引发出来的炁场涌动和劲气却是实实在在的。
  它让我根本立足不住,落败只是时间问题。
  而这个时候,远处已经传来了呼喊声,显然是有人在快速接近。

  司马老贼舞动手杖,那法阵的威势更强了,我站立不住,心中哀鸣,以为自己就要死掉,而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懒洋洋地响了起来:“你个傻波伊,抱着一具尸体,这是跳交谊舞呢?”
  屈胖三的出现让濒临绝境之中的我一下子就看到了生的希望,而就在我一阵恍惚之间,那家伙终于出手了。
  密密麻麻的炁场幻影之中,凭空出现了一个孔洞,然后伸出了一只手来。
  那手将我给一把拽住,轻喊道:“撒手。”
  我没有再抱着那鲨将军的尸身,转身与屈胖三离开。
  我们两人跳出阵来,屈胖三回望了一眼,说你这法阵倒也精致,若是有时间,我倒要跟你好好玩一玩……

  说罢,他向着前方跑去,司马老贼气得七窍生烟,大喊一声道:“休走!”
  话音刚落,他人便抓着那根铁杖就要冲杀上来,结果屈胖三拍了拍手掌,哈哈大笑道:“入我瓮中来!”
  司马老贼浑身一僵,不敢上前,而屈胖三却朝着地上扔了几个小石子。
  “砰”的一声响,烟雾弥漫,将我们的身影给遮盖了住,然后屈胖三拉着我的胳膊就朝着外面跑去。
  这时不远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有人高声喊道:“碧游宫宵禁,何人在此闹事?”

  内务巡防营的人过来了,这使得司马老贼最终还是没有追过来,我和屈胖三一路往下,最终翻墙离开了碧游宫,这过程又经历过许多周折,好在屈胖三对于法阵的熟识并没有让我们耽搁太久的时间,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桃花林中。
  这一片桃花林占地广阔,不知道有多少里地,而林中处处皆是法阵和禁制,还有庞大的守阵人,常人胡乱进入其中,必定会迷路,有的即便是死了,也未必能够找得出来。
  两人一路奔逃,到了林边方才松了一口气。
  我看着屈胖三,说东西拿到了么?
  屈胖三掏出了我的乾坤囊,扔在了我的手里,然后破口大骂道:“狗日的,我盘问了,那狗东西觉得老子的崆峒石品质很不错,于是随身带着了;你这玩意品质太低了,就给扔在了那里,赏赐给了一混蛋,我顺手夺了。”
  我接过乾坤囊,心中欢喜,丝毫不在于屈胖三的贬低,而是将里面给检查了一边。
  东西都在,没有丢,我抓着那破败王者之剑的剑柄,轻轻摸着那极品雷击木制作而成的剑鞘,心中欢喜,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屈胖三说你小子将人家的宫门弄塌了,老窝都弄毁了大半,那家伙正带着人满世界找寻你呢,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对方势力太大了,咱们在此不得久留,赶紧离开这里再说。
  我说是离开碧游宫,还是蓬莱岛?
  屈胖三无所谓地摇着头,说你觉得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崆峒石是你最喜欢的东西,咱们不能白便宜了赵公明。”
  屈胖三打了一个响指,说就冲你这句话,我就没有白忙活——碧游宫乃是非之地,到处都是法阵,施展不开,发挥不了咱们游击战的优势,咱们还是得赶紧回到码头社区,然后将他给诱导出来,到时候再用雷法将其劈死,扬长而去,这才是咱爷们该做的事情。
  我自然是一切都无所谓,如此商量妥当之后,两人开始往桃林之中行走,而路上我则跟屈胖三交待起了我们分离之后的事情来。

  当他得知我被骑鲸者给拦截,随后被洛飞雨救出、藏匿于骊风娘娘的宫中时,屈胖三冷笑一声,说洛飞雨绝对是想用咱俩给陷地宫添点儿麻烦,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就赖上她得了。
  我说怎么个赖法?
  屈胖三说咱们在东海蓬莱岛,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抓瞎,处处都碰壁,根本就没办法好好干活儿,得有人帮我们做耳目,这样子才能够算计得到赵公明。
  我点头,说对,不但如此,我们离开蓬莱岛,也得有人送离,不能够咱就得把性命交代在这里。
  屈胖三又问我,说在那陷空洞中跟虫虫谈得如何?
  我如实说了一遍,屈胖三对于前面的都不感兴趣,唯独最后那一吻,翻来覆去问了好几回。
  至于陷空洞中对于世界规则的感悟,屈胖三倒没有洛飞雨那般重视。
  这是个视八卦为性命的家伙。
  人进了桃花林,如此走了好一会儿,周遭都是一般的景致,我越走越心慌,说这到底什么情况啊,我们是不是给困在阵中了?
  屈胖三有些无语,说你醒目一点好伐,这一片地区哪里有什么法阵,根本就是观赏林。
  我说那法阵在哪里?
  屈胖三说再走半小时,差不多就到了。
  如此又行走了一路,应该有一刻钟左右,屈胖三却停下了脚步来,左右一打量,然后沉吟了起来。
  我弄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问是不是有麻烦?
  屈胖三说东海蓬莱岛最严密的地方,咱们闯了一个来回,这门户之地,再强也未必能够强到哪儿去,你担心个什么?我之所以觉得不对劲儿,是因为今天这里的变化多了上百种,估计是碧游宫出事,他们这儿将门户的守卫给加强了而已。

  日期:2016-04-13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