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4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而即便是神剑引雷术,倘若没有前面那么多人的前赴后继,肯定也不能成功。
  而想要做到这些,并不仅仅只是挥剑就能够完成的。
  这需要极为丰富的战阵经验。
  那虽然只是一个梦,但对于我来说,却有着最为巨大的影响,而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我不再怯战了。

  只要沉下心来,我便能够拥有一颗强者之心。
  所谓强者之心,就是绝对的自信,和对于周遭事物敏锐的观察能力,这是在战斗中最为关键的一点,这使得我能够在迎向对方恐怖的刀锋之前,还能够保持着绝对的镇定。
  关键时刻,这点儿镇定却能够救人性命。
  几乎在一瞬间,那长刀从我的头顶上飞掠而过,紧接着短刀便朝着我的腹部捅了过来。
  这个鲨将军别看为人凶悍,但细节方面,却处理得十分老道。
  他一出手,我便知道此人是一个杀惯了人的高手。
  杀人如饮水,平淡得就仿佛生活。
  方寸之间,留给我发挥的空间并不算大,然而在刹那间,我却发现了他的腰间,居然还有一把刀。

  我擦,你以为你是三刀流索隆么?
  我心中暗暗吐槽,然而在下一秒,莫名其妙的,我就欢喜起来。
  这刀是在等待着它的主人么?
  与鲨将军错身而过的一瞬间,我从不可能的角度探出了手去,然后在两把夺人性命的刀锋之中将挂在他腰间的那把刀给拔了出来。
  铮!
  刀身出鞘,铮然作响,似乎感受到了这古怪的情况,鲨将军双刀回转,想要将我给留下,却没想到我身子陡然加速。
  长刀在手中,没有任何犹豫,我回身便是一劈。
  一剑斩!

  唰……
  一道恶狠狠的刀气从那锋利的刀身之中迸发了出来,朝着前方陡然冲了出去。
  刀气无形,只是急剧割裂的炁场变动,鲨将军感受到了危险,双刀交错,往身前一挡,人便朝着后方噔、噔、噔连着退了好几步,脸上露出了惊诧莫名的表情来,而这时随之而动的司马老贼则提着那精铁拐杖冲了上来。
  他刚才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仿佛垂垂老朽、行将枯木的老头儿,然而这一冲锋起来,却比少年郎还要凶猛。
  下一秒,他的那拐杖猛然砸落了下来,我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气息充斥空间。
  再一刀!

  我深吸一口气,一刀劈砍了去,结果双方的兵刃都还没有交击,炁场便已经交织在了一起,炸雷一般的声音之下,却是鼓荡的炁场浮动。
  我眼前一花,突然间瞧见有一头恐怖的海兽出现在了半空之上。
  那海兽长得跟一头庞大的海狮有些想象,但脑袋之上,居然长出了三个蛇头来。
  这些蛇头跟大象鼻子一般粗细,呈现出三角形,发红的双目透露着诡异的光芒,朝着我猛然一张嘴,那牙齿细密而尖利,让人看得一阵心惊。
  这只是虚影,却是那拐杖之中显现出来的器灵。
  拥有器灵的法器,显然是上上之品。
  每一件这样的法器,都拥有着让人惊骇的实力,而下一秒,那恐怖的海兽一分作二、二分作四、四分作八,八条拥有着三头怪蛇的海兽将我的四面八方都给围住了去。
  而下一秒,这些海兽朝着我陡然冲击而来。
  吼!

  无数的吼声仿佛能够动摇人的心志,我感觉神志一阵恍惚,而就在这个时候,左边突然扬起了一阵劲风,朝着我的脑袋这儿砸了过来。
  千钧一发之际,我口中默念道:“灵、镖、统、洽、解、心、裂、齐、禅!”
  九会坛城,真言术!
  这传承自《镇压山门十二法门》的密法是传承自密宗的手段,能够让人的心灵在一瞬间获得净化,而下一秒,我瞧见一片鼓荡的炁场之中,身穿黑袍的司马老贼抓着那根铁杖,冲着我猛然砸落而来。
  “来得好!”

  我不惊反喜,豪气大发,提着刀就往前面猛然一斩,与司马老贼硬碰硬地撞到了一起来。
  铛!
  一声金属炸响,我感觉到双臂一阵酸麻,那是司马老贼的力量全数传递到了我身体里的反馈,不过相对于我的难受,司马老贼却宛如雷轰一般,朝着后面倒退了好几步。
  啊……
  他脸色通红,仿佛受到了巨大的撞击,而这个时候鲨将军跳到了他的身边来,低声喊道:“司马前辈,这个家伙的手段有些古怪,按照他的修为,不应该斩出这么大力道的一刀来的……”

  我用九字真言稳定住了自己的神志,无视周遭那些古怪的海兽虚影,而是长刀前指,冷然说道:“你们这帮赵公明的走狗,想要拿下小爷,还欠了点儿火候。”
  司马老贼脸色十分难看,胡子抖动,愤怒地说道:“年轻人,不要太狂妄了,否则……”
  话语说到一半,他的手心一番,一道黑影朝着我这边迸射而来。
  暗器?

  我全神贯注地注意着周遭,他这边一动,我立刻反应过来,然而周遭海兽扑动,我没有腾挪的空间,无法闪避,只有挥刀斩去。
  然而当长刀斩中了那暗器的一瞬间,一声惊天的炸响出现,宛如惊蛰之时的惊雷。
  轰!
  巨大的炸响声中,我朝着后面跌飞而去,半边身子都一阵酥麻。
  这时那鲨将军则哈哈大笑道:“久闻司马前辈的蓬莱秘制掌心雷威力甚大,杀人越货,简直是行家里手,没想到如今一见,实在是让人叹服啊……”
  掌心雷?
  我心道不好,知道刚才那玩意却是道法炼制的掌心雷,它有点儿像是一种高爆型的手雷,不过是用雷法炼制,里面充斥着重重狂暴的雷法,十分恐怖。
  我刚才不小心劈中对方,使得那掌心雷提前引爆,最终将我给震倒在地。
  我此刻半边身子发麻,十分难受,但不幸中的大幸,是我本身也是玩雷的行家,神剑引雷术在万般雷法之中,算得上是一等正品,这使得我不但对雷法有一定的免疫能力,而且还有精妙的操控性。
  几乎是本能,刚才在雷法传递而来的那一瞬间,我已经下意识地将那力量给卸开了去。

  这是对方并不知晓的。
  我是否得以逃脱,机会就在这里了。
  我深吸了一口气,装作虚弱受伤的样子,半趴在了地上,司马老贼听到鲨将军的恭维,顿时有些飘飘然,而鲨将军想到刚才的夺刀之恨,大喊道:“司马前辈,放开法阵,带我进去,将此人的头颅卸下,方才能够消减我心头的怒火……”
  他提着双刀冲入其中,瞧见半趴在地上的我奄奄一息,冷哼了一声,说八格牙路,虽然屠杀毫无还手之力的家伙,有违武士道精神,但谁让我如此恨你呢?
  他居高临下,带着一种特别的蔑视,一脚踩住了我的脑袋,冷声笑道:“祈祷吧,肮脏的小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