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5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当他的头罩被摘下来时,已经过去了十多个小时,但是他没有时间观念,因为这个房间虽然不小,但是却没有窗户,看不到外面的情况,一把椅子,那是为他准备的。
  铁制的椅子被固定在地板上,好像是焊住了,椅子的两个扶手也是铁制的,当他坐上去后,一道一巴掌宽的铁板被从左边的扶手上掀过来,正好搭在右边的扶手上,然后将自己手脖子上的手铐和铁板一起锁在了右边的扶手上。

  这样他就不得不向右侧着身子,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但是到了后来,这个姿势就让人很难受了。
  这还不算完,最难受的是自己头上的两百瓦的白炽灯,他不敢抬头看,太刺眼,但是以他感受到的热度来说,他觉得白炽灯离自己的头顶应该不太远,时刻都有一种自己的天灵盖被烤熟的恐惧。
  现在的天气本来就很热了,这见房子里就更加的热,审讯的人员基本是一个小时换一般,他们还扇着风扇,但是华锦城就没这待遇了,屋里的闷热,再加上白炽灯的炙烤,他很快就汗流浃背。
  这是刚进来的时候,还有汗可以流,但是过了几个小时后,连汗都没得流了,嘴唇开始发干,最渴望的就是能喝点水,平时几百块钱一两的龙井茶他都看都不看一眼,但是现在就是白开水或者是自来水,都是人间最好的美味。
  为了摧垮他的意志和诱供,他们还在房间里打开了一个水龙头,但是水龙头的开关没有拧死,而是滴答着水,不快也不慢,为了增加效果,还在水龙头下面放了一个小铁盆,保证每一滴水都能发出声音,而滴答声在敲击水盆的时候也在敲击着华锦城的心  。
  “说不说,说了就可以喝水了,你都这个年纪了,还硬撑什么呀?”
  “让我说什么?”华锦城吧嗒了一下嘴,问道。
  “华锦城,这里不是湖州,这里是白山,你在湖州的保护伞够不到这里,你还是说了吧,说了对大家都好,你要是不说,就这么扛着,我觉得也没多大意思,对大家都不好,实话告诉你,我叫耿长文,是省厅的,你的案子是我说了算,你是想坐牢还是想走走过场就回去,完全是我说了算,怎么样?”

  “耿警官,我到底犯得什么罪?你们想要什么?”华锦城感觉自己身体很不舒服,但是也没办法,只能是硬挺着。
  “华锦城,你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用我说了吧,说吧,你和丁长生到底是什么关系,听说你在他手里拿了不少的工程,有没有这回事?”耿长文拍了一下桌子问道。
  “耿警官,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你是不是想让我告发丁长生,说他贪污或者是受贿?”华锦城眼珠子一转问道。
  “话不要说的这么难听,我想听的是真话,你不要扯别的,你给了丁长生多少钱?在什么地方给的?这样的事我们掌握了不少了,要不然丁长生哪来的钱搞女人,哪来的钱开豪车?”耿长文认定华锦城和丁长生之间一定是有勾结的。

  虽然这么审问是有诱供的嫌疑,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个案子是罗东秋亲自打了招呼的,无论如何都得把丁长生牵进来,如果不能让丁长生牵进来,只打掉华锦城那是没多大意思的。
  对付华锦城是因为华锦城挡了他的财路,将丁长生牵进来是因为丁长生该死,这是蒋海洋说的,虽然他们很想除掉丁长生,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丁长生的运气好还是因为丁长生太厉害,几次行动都失败了,他们担心一旦真的激怒了丁长生,这小子鱼死网破,他们可还没活够呢。
  “你写吧,你写完我签字,这样可以吧,给我点水喝,我有点难受,我喝了就说”。华锦城确实感觉到身体不舒服,更为关键的是,他年纪不小了,而且这些年都被酒色掏空了身体,平时都是燕窝鱼翅的伺候着,茶不离口,那受过这些罪啊 。
  他感觉到自己的心口很难受,所以他想喝点水缓解一下。
  耿长文使了眼色,旁边的警员会意的站起来去拿了一个纸杯子,在水龙头处接了半杯水递给了华锦城,但是当那个警员刚刚转身,就听见水杯子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他急忙回身看,但见华锦城的头已经低下了,而且身体在不停地抽搐,好像是很痛苦的样子。
  “耿队长,你看看”。警员急忙叫了耿长文一声。

  耿长文当然也看到了这一幕,但是他没有及时的做出反应,而是起身到了华锦城身边,托起他的下巴看了看,这才发现事情不对,吼道:“赶紧叫人,打120,这家伙一定不能出事,快点”。
  这么大的动静,这是下午四点,公丨安丨局还没下班,120一直开到了审讯室的门口,华锦城被抬上了救护车,疾驰而去。
  柯子华站在白山市局的大楼上,看着这一切,叫进来自己的一个亲信,让他跟着去医院,有什么事情及时通报他。
  然后柯子华又给成功打了个电话,打完电话才看到气急败坏的耿长文从大楼里出来,开着车出了市局的大院,但是柯子华可没有这么好说话了,开门去了市局局长曹建民的办公室。
  “曹局,出大事了,省厅带来的那个人送到医院去了,生死不知啊”。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曹建民反问道。
  “局长,我就知道你这么说,这个人虽然是省厅的人在负责,但是是我们的人从湖州带来的,要是死了,这算谁的?”
  “废话,当然是省厅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曹建民皱眉问道,他渐渐闻到了一种不寻常的味道。
  “证据呢?刚才我看到省厅的人开车出去了,不知道是去医院了还是走了,如果这个人死了,他的家人还不得找我们要人啊?”柯子华唯恐天下不乱,继续给曹建民上着眼药道。
  丁长生得到的最后消息是华锦城被送进医院了,生死不明?这点让丁长生很是唏嘘,难道还对华锦城用刑了,但是事实上对于像华锦城这样锦衣玉食惯了的主,不用打不用骂,单单是生活不规律就能要了他的命。 

  天渐渐地黑了,成功也赶回了白山,而丁长生则想着回到自己家睡觉去,昨晚一直都没怎么睡好,今天也没来得及和杜山魁交代宇文灵芝母女的事,看来只能是等到明天了。
  汪明浩一直都在办公室等待司南下的电话,但是这个电话一直到了晚上八点一直都没有打来,可是司南下依然还没有离开办公室,这让汪明浩很是着急,丁长生这小子万一得到消息跑了怎么办?
  于是,心里着急的汪明浩直接去了司南下的办公室。
  “小张,书记在不在?”汪明浩问张和尘道。
  “是汪书记啊,书记在呢,好像还有点事没忙完呢,您,要见他吗?”张和尘看到汪明浩很着急的样子问道。
  “对,你问问书记现在有时间吗,我想见见他,有急事”。汪明浩说道。
  张和尘总不能拦着吧,所以敲了敲门进去了,片刻之后,就出来叫汪明浩进去了,看到汪明浩的样子好像还真的是有急事,女人的直觉感到,这事可能还不小,而女人的好奇心一旦上来,什么都挡不住,于是张和尘又开始偷听里面的谈话了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