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4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你怎么出来了?”宇文灵芝想说什么,但是问出的话却是希望丁长生留在她女儿房间似得。
  丁长生笑笑,走到宇文灵芝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腰肢走向了厨房,说道,“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但是我不想让她感到我这是在强人所难,我看得出来,她不喜欢我,所以我不想用恩人的身份给他压力,我喜欢女人投怀送抱,尤其是你这样的女人”。
  宇文灵芝要做的是手擀面,被丁长生在身后抱着,她的心里暖暖的,尤其是刚才丁长生的话,让她感到,自己的选择是没错的,所以为他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
  俩个人之间的关系是微妙的,开始的时候是相互利用,宇文灵芝舍身做了他的情妇,就是为了他能帮自己,她不甘心一辈子窝在华锦城的庄园里,她要东山再起,所以,要她做什么都可以,这是交换利益。
  但是随着和丁长生一次次的交流,她渐渐喜欢上了这个男人,可是一想到他是那么的年轻,而自己却在一天天变老,这种危机感让她不得不让女儿继续自己的角色,希望能用美色紧紧拴住他。
  可是现在,自己的担心仿佛是多余的,她的担心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你再这样,我们今晚就吃不上面了?”她在前面擀面,但是丁长生却在她身后擀她,上下其手,饶是她身经百战,可是在丁长生面前依然是不堪一击。
  “没事,吃不上面,吃你也可以啊”  。丁长生在她耳边吐着热气说道。
  宇文灵芝身体就像是案板上的面条一样,肌肤弹性却又毫无支撑,要不是身后的丁长生抱住她,恐怕这个时候早就瘫软在地上了。
  宇文灵芝想要转身的时候,丁长生满足了她的要求,彻底的松开了她,于是,她就真的像是一根面条一样,瘫软在了厨房的地板上,半眯着眼睛,不时吐出的香舌仿佛是一条美人蛇样紧紧的盯着眼前的猎物。
  虽然是瘫软在地上,但是她的胳膊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一抬手就抓住了丁长生的腰带,一切都好像是设计好了似得,案板上的面条再也无人打理,因为此时俩个人的注意力都在一根面条上了。
  “我的人已经到了青海了,你需要给我个信物,我的人才能去找祁凤竹,要不然,即使见了祁凤竹,也很难取得他的信任”。丁长生躺在床上,怀里躺着宇文灵芝,像是一只波斯猫一样温顺而柔软。
  “我明白,拿信物怕是不合适,万一带不进去或者是出了其他的意外都很麻烦,我看还是给他说一件只有我们两人知道的事吧,那样他就知道是我了”。
  “嗯,也好,是什么事啊,还是你们俩个人知道的?”丁长生饶有兴趣的问道。

  “我和他的第一次”。宇文灵芝说完居然羞红了脸,但是这话却让丁长生的好奇心上来了,虽然明知道这是很久远的事情了,可是丁长生的心里居然还有点小醋意。
  “你想知道?”宇文灵芝觉察到了丁长生的内心世界的变化,扬起脸,挑衅的问道。
  “在哪里?”丁长生问道。
  “你告诉你的人,如果见到了他,就说当年在陈家屯插队时的陈奶奶家东屋的土炕上,问问他还记得吗?那个时候我十七岁,他二十一岁,那是我的第一次,他说他也是第一次,我信,因为那一晚我们虽然折腾了好久,也只是成了一次而已”。宇文灵芝说到这里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她感觉到了丁长生身体的变化,翻身骑在他的身上,此时此刻,两人的思绪都飞到了陈家屯的那个土炕上去了。

  司嘉仪盛好饭,放到司南下面前,但是司南下好像是在考虑什么问题,一时间居然没有注意到自己面前的饭碗又被女儿盛满了。
  “爸,出什么事了,看你这么不高兴啊?”司嘉仪问道。
  “唉,看来这事还真是一桩接一桩啊,一桩未了,又来事情了”。司南下本不想在家里说这些事,可是自己这个女儿还是有些政治头脑的,再加上自己在湖州好像好真是没有一个可以说事的人,于是就想说说自己的担心,可是还没开口,传来了敲门声。
  司南下看了看门口,司嘉仪起身去开了门,发现站在门口的居然是林春晓。

  “林姐,你怎么来了?”
  “我来蹭饭的,怎么,你们吃完了?”林春晓手里提着一袋水果,很简单的放在了门口的厅柜上,然后向餐厅走过来。
  “小林啊,你还没吃饭吧,快点,洗洗手,我们也是才开始呢”。司南下一看是林春晓来了,心里也挺高兴地,毕竟林春晓是圈子里的人,而自己的女儿严格来说是圈外的人,所以有些事和林春晓说说比和司嘉仪说要管用的多  。
  “司书记,我就是来蹭饭的”。林春晓洗了洗手,坐在了司嘉仪身边,司嘉仪早已经给她盛了一碗饭放好了。
  于是三人开始了用餐,当然了,林春晓肯定不是单纯来蹭饭的,她是带着事情来的,她即将离开开发区,所以想把开发区的工作理顺一下,交给丁长生,另外一方面是想问问司南下,可不可以把罗香月的事解决了。

  “小林,开发区的事尽快和丁长生做个交接,财政局那边急需要有人理顺工作,明天上午开发区的第一个大项目签字,本来这事我想着让市长参加一下就可以了的,但是没想到朱书记没走,已经定下来要参加明天的签字仪式,这样一来,我们都得去了,你也得去,这是个末班车,但是也得参加啊”。司南下解释道。
  “我知道,我就是为这事来的,开发区那边今天就开始准备了,万无一失,但是我走了,开发区那边可就是丁长生的天下了,我担心这家伙胡来,所以,我想为罗香月争取一下,小罗跟了我好几年了,工作上没的说,我看有她在开发区盯着比较好,总比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好吧”。林春晓毫不客气的点出了利害所在。
  司嘉仪一愣,看来林春晓和丁长生之间的芥蒂非但是没有解除,反而是随着岁月愈加的深了,这不得不让司嘉仪有点担心了,大家以前都是朋友,罗香月当年能到林春晓身边还是丁长生和司嘉仪的功劳呢,但是现在却反目成仇了?
  “这个我会考虑的,现在丁长生的干劲很足,给他最大的自主权也是好的,而且他还提出了另外一个方案,我很感兴趣,虽然这个设想还是停留在纸上,但是一旦实现,将是湖州的提款机,而且我也看了,这个设想是超前的,对湖州未来的发展可以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司南下难得对丁长生如此褒奖。

  “哦?爸爸,丁长生的什么设想啊,让你这么推崇?”
  “他的设想是把湖州建成中原腹地的物流仓储之都,我看了这个蓝图的设想,的确是宏大的很,无论是从哪方面,我都会支持他,就看他能不能招来这笔钱了”。司南下放下饭碗解释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