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给领导当秘书》
第36节

作者: 周二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吴书记一直盯着他,在他说完后并没有接他的话,两人都在静默中对视,华子建强打精神,也用深邃的目光直面吴书记那敏锐的目光,少顷,吴书记哈哈哈的大笑起来。
  吴书记不的不佩服华子建的沉稳和老辣,华子建的见解和自己是一样,说真的,他也没有完全的战胜哈县长的绝对优势,特别是有一个关键的问题,他是一直隐瞒着华子建,那就是哈县长能在洋河县如此嚣张,绝不是偶然,也不是自己无能,是因为哈县长背后有个强有力的支柱--市委华书记。
  这也就是吴书记几年来一直忍让的关键问题,现在他实在无法永远的这样被冷落,所以他必须冒一次险,来做一次进攻的试探,看看华书记到底会不会竭力的保护哈县长。
  但这个试探似乎自己是不能亲自去做的,而其他那些自己周围的人,也都是一些老江湖们,也都没有胆量直接出面,现在有了华子建,有了这个年轻,气盛,不明厉害关系的人,他就有了一次试探的机会,让华子建来帮自己完成这第一波的进攻,胜则皆大欢喜,败则让华子建承担,这应该是一个完美的设计。
  既然是试探,那就不能正对着哈县长来,最好的方法就是蚕食,从他的侧面一点点试探着进攻,那就要有一个目标了,在县上要说跟哈县长最紧的,也有分量的就是一个人了,这就是雷副县长,搬到了她,就算是在县政府打开了一个缺口,砍掉了哈县长的一个左膀右臂,就算搬不倒,也不会引起哈县长过激的反应。
  吴书记笑完以后就说:“你看雷副县长这个人怎么样,合格吗?”
  华子建听吴书记如此一说,就想到了上次自己在舞厅被雷副县长耍弄的事情,心里多少就有点气愤,但他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出气的时候。
  在今天这看似春光明媚,阳光灿烂的时刻,自己却会是以一把刀的面目出现,也许自己可以痛快的刺入对手的心脏,也许会刺到骨头,自己是刀毁人亡,一步错就会步步错。看来吴书记早就选定了雷副县长作为第一波攻击的目标,那么自己该如何应对,他很谨慎的,有些个茫然的问道:“雷副县长?吴书记感觉他不合格是吗?”
  华子建依然在伪装着自己,他不想过早的暴露出自己的心意,一个在官场行走的人,藏锋蔽利是必不可少的一种行为。吴书记就笑了:“你对这人还不很了解,他在洋河县到处出卖权利,让他管公丨安丨局这些年,洋河县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
  这也是吴书记的实话,雷副县长在很多时候,已经是许多黑实力的保护伞。
  华子建也是亲身的领教过一次,他不由的也点点头说:“我是来的时间不长,但我相信吴书记是不会看走眼的。”
  他此刻也只能这样说,他不可能为雷副县长做辩解,也不可能来驳斥吴书记的观点。
  吴书记满意的点点头说:“既然是如此,我们为什么还让他继续作威作福,我不是说马上就和他做斗争,但你要有这个心理准备和想法,你说是不是?”
  华子建看来这一劫是跑不掉的,吴书记最后一句话已经很明确的做出了指示,这第一刀,是要自己来劈下了,他有点茫然的点点头,一种异样的情绪,在他的心中逐渐的蔓延开来。从吴书记的办公室出来,华子建的精神有点恍惚。今天吴书记绝对不是要找他唠唠磕、解解闷那么简单,这一点华子建感觉的很深刻,至于以后是好是坏,他也无法去捉摸。
  官场上的风,像三角形龙卷风,极不确定。有些人位高权重,却某一日跌落深谷;有些人地位卑微,却微有波澜。有些人希望升迁不断填补膨胀的权势**。有些人是贪污也干事。有些人却是双手沾满油,舌头都打滑。
  人,无论是多么懦弱和软弱,只要一踏上官船,心便像股市大盘曲线,时涨时落,毫无规律。好多谎言,都被用作真心来看待。走上官场,什么情绪都可以有,唯独不能有幼稚。
  回到政府,已经要下班了,华子建也就没上楼,到伙食上吃了点饭,在政府转了几圈,活动了一下,这才上楼走进了办公室,推开虚掩的门,他一眼就看见了仲菲依坐在他椅子上,双臂扑在办公室上睡的正香呢。
  华子建就有点奇怪了,仲菲依是不是有事情,在这等自己睡着了,看着熟睡的仲菲依,华子建走到办公桌前,感觉到仲菲依衣服很单薄,华子建脱下自己的西装,来到仲菲依面前给仲菲依披上。
  在给仲菲依披上衣服的时候,华子建不由自主的看了一下仲菲依,一张饱满的瓜子脸,细长如弯弯的新月的眉毛,长而翘的睫毛,纤巧如玉的手指,匀称而不失丰满的身体,肤如凝脂,白里泛红,真是一个人间人爱的大美女。
  此时的仲菲依,姣好的面容带着潮红,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但紧闭的双眸、紧锁的眉头有带这丝丝忧虑,丰满的双峰随着平静的呼吸起伏,华子建进来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有感觉到。看着睡美人般的仲菲依,华子建作为色狼的龌鹾本质又显现出来了,开始回想起两人在一起的情景。
  华子建心里很满足的笑笑,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一会,吴书记的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华子建的眉头就越来越紧,他一时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去做,他就觉得眼前的局面越来越复杂了。
  来到了洋河县以后,华子建也风闻过一些关于雷副县长的问题,并且自己也亲自领教过他的做法,但怎么来实现吴书记的想法,这个问题是需要很谨慎的,搞的不好,就极有可能会引火烧身。

  华子建最终决定还是先拖拖这个问题,不要为讨好吴书记而急于有所动作,等自己把局面看的更清晰一点再说。同时,也不能让吴书记感觉自己的消极怠工,这就需要一个很好的拖延的办法,他必须想一个出来。华子建这样想想的,脑袋就晕晕乎乎了,一会儿,感觉到疲倦的华子建,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也睡着了。
  “唉….唉…..”仲菲依的鼻子痒痒的,一个喷嚏打了出来。
  仲菲依就睁开了那双又大又圆的黑眼睛,很开的,她就看到了身上的衣服......仲菲依就低头闻了闻那衣服,衣服上有一种淡淡的男人身上特有的味道,穿上衣服,仲菲依感觉到一种男人的味道将自己紧紧包裹了起来,一种很特别、很特别的感觉在心底升起。
  她感觉到这不是一件衣服,而是一个人,一个活生生人。这个人是谁呢,是华子建,还是省财政厅的木厅长呢?

  这两个影子渐渐的重叠在一起,慢慢的、慢慢的,影子清晰起来,变成华子建那张英俊的、有点个性的、坏坏的,色色的脸。
  她就感觉到华子建轻轻的拥住了自己的身子,贴在自己的脸上,温情的看着自己,仲菲依能够看见自己的脸红得像要滴出水来。她的心也怦怦的跳着,就像要跳出来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