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255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方逸刻章,从来都不需要进行修饰的,他讲究个一气呵成,在第一次动刀的时候。方逸已经将所有的细微处都考虑到了,想要找出一处瑕疵都难。
  “这……这真是一刀刻出来的?”
  接过方逸递来的田黄石印章,秦海川甚至忘了要先清洗一下,直接用衣袖就将印章字面上的粉末给擦拭掉了,戴上老花镜仔细一看,脸上的震惊之色再也无法掩饰住了。
  到了秦海川的这般年龄,早就已经能做到万事不介怀于心了,但是这小小的一方印章,却是让他心头狂震不已,因为秦海川在金石一道上钻研了一辈子。可谓是皓首穷经。但也从来都没见过有人能一刀成印的。
  更重要的是,方逸刻出来的这四个字,下刀轻重几乎完全一样,笔画运转犹如在纸上书写一般。丝毫都见不到滞碍不通畅之处,这等手法。就算是用巧夺天工四个字来形容,都是一点不为过的。
  “秦老,算是一刀刻出来的吧……”方逸点了点头,以他现在的修为,控制刻刀按照自己心意刻出字来,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只是需要耗费一些心神罢了。
  “方……方逸,你……你是怎么做到的?”秦海川一把拉住了方逸,眼中满是狂热的神色,秦海川只有在十多岁刚刚拜师学艺的时候,对自己那位老师才流露出过这样的表情。
  “就是习惯了,以往我也是这么刻章的……”
  方逸被秦海川的样子吓了一跳,他之前并不知道秦海川这位大师级的金石专家是个什么水平,所以这次算是全力以赴了,方逸对自己刻出来的这方印章,也是极为满意的。
  “习惯?我问你是怎么练出来的一刀成章?”

  尽管秦海川已经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但是他压低了声音喊出来的话,听在别人耳朵里还是像低吼一般,从来没见过老师这种表情的华子易,在旁边已然是看的目瞪口呆了。
  “我从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学习刻章,一开始是在萝卜上刻,后来在木头上,最后在石头上,练着练着就能一刀刻出来了……”
  方逸回想了一下自己练习刻章的往事,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如果非要找点什么不同来,那就是方逸是用神识指挥真元来进行篆刻的,不管多么坚硬的印章石,在他手上都比豆腐强不了多少,而神识的控制,则是保证了印章在刻画中不会出现任何的偏差。
  当然,对于这一点,方逸是无法向秦海川阐明的,眼下只能装起糊涂来了。
  “就算你是四五岁就学习篆刻,也不可能做到一刀成印啊……”
  秦海川闻言摇了摇头,他活到现在这岁数,对于有篆刻天赋的人也不知道见过多少,而且他自己本身就是这样的一个天才,但却是没有谁能达到方逸这般境界的。
  “可能是我的手劲比较大吧……”
  方逸看到糊弄不了秦海川,当下开口说道:“我从小练武,又每天砍柴,手上的力道要比一般人大的多,在控制力上稍微强一点,所以才能做到的吧……”
  “手劲大?”秦海川看了一眼方逸,说道:“老头子我的手劲也不小,要不,咱们俩来比划一下?”

  刻章的确需要手劲和腕力,别看秦海川已经是七十多岁高龄的人了,但是在他所认识的人里面,没有一个人能在掰手腕上赢过他,是以听方逸说自个儿手劲大,秦海川有点像是顽童一般的表示出了不服气。
  “和您比划手劲?”
  方逸看了一眼鹤发童颜的秦海川,不由苦笑了起来,他自小打磨身体从无间断,就算不动用真元,只是凭借手上的力道,那也不是秦海川能与之相比的。
  “怎么?看不起老头子我?”都说人越老心越小,秦海川也是如此,当他看到方逸的脸上表情时,还以为方逸瞧不起自己呢,一时间连印章的事情都忘掉了。

  “秦老,您这屋子里最坚硬的东西是什么啊?”方逸没有回答秦海川的话,而是四处打量了起来。
  “最坚硬的东西?”
  秦海川闻言愣了一下,指了指桌子上的一个条状镇纸,说道;“这块木头是我一个国外的学生送的,是产自墨西哥的沙漠铁木,百年才能成材,一般都是做高级刀把用的,一般的钢铁也未必比它更坚硬……”
  秦海川早几年的时候,原本打算用这铁木重新制作一下自己刻刀的刀把的,只是没有特殊的切割工具,找人拿到车床上根本就无法将它给切割出来,无奈之下,才留在桌子上当了个镇纸。
  “秦老,我要是能用刻刀切开它,您不会心疼吧?”听到秦海川的话之后,方逸才知道这块看上去黑不溜秋的木头,倒是挺珍贵的。
  “用刻刀切开铁木?”秦海川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你小子要是能切开,这块铁木我就送给你了……”
  秦海川还真是不相信,用合金锯齿都很难切割的铁木,方逸居然说用刻刀切开,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嘛。
  “我要这东西也没用,秦老您还是留着吧……”
  方逸微微一笑,左手拿起了铁木,右手拿着刻刀,刀刃顶在了铁木顶端一公分左右的地方,拇指往里一按,只见那锋利的刀刃,瞬间切入到了铁木之中。
  --
  方逸并没有将整根铁木切开,当锋刃切入大概两三公分的样子就停住了手,把卡在铁木中的刻刀给拔了出来,不过铁木上的口子,却是清晰的留了下来。
  “你……你竟然真能切开这铁木?”方逸的举动把秦海川给吓了一大跳,他原本以为方逸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竟然真的办到了。
  要知道,秦海川的这块铁木,可是崩坏过一个合金齿轮的,一位老师傅曾经告诉过秦海川,想要把这块铁木分割开来,最好是用最先进的激光切割机,一般的手段根本就无法做到。

  可是今天方逸却是颠覆了他的认知,在秦海川看来坚硬无比的铁木,轻而易举的就被方逸切开了一个口子,看着方逸那轻松的样子,秦海川知道,方逸应该是还没有使上全部的力气。
  “秦老,我手劲是比常人要大一些……”方逸嘿嘿笑了笑,灌输了真元的刻刀,可谓是无坚不摧,别说只是带了个铁字的铁木了,就算是真的钢铁,方逸也能给切成两半的。
  “这……这哪里是手劲大就能办得到的呀……”听到方逸的话,秦海川一时有些无语了,他知道方逸应该隐藏了些东西,不过方逸既然不愿意说,秦海川也就没有再追问下去。
  “秦老,不知道方逸的这块印章,刻的怎么样啊?”
  之前一直被秦海川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震慑的没有说话的胖子,突然开口将话题又引回到了印章上,和方逸认识那么多年,胖子自然能看得出来方逸不愿意多谈自己身上功夫的事情。
  听到胖子岔开了话题,秦海川也乐得不在提和方逸掰手腕的事情,当下开口说道:“方逸的这方印刻的非常好,是我所不及也,当今之世,恐怕唯有王老年轻时的手艺能与之相比了……”
  秦海川能身居高位,胸襟不是一般的宽广。他并没有因为方逸年轻而贬低于他,相反评价十分的高,甚至坦言自己也比不上方逸。
  日期:2016-04-12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