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45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明白这个杨大庆在逗焖子,因为杨大庆见过欧阳玉娜,当然也知道她是做什么工作的。
  杨大庆没有继续逗留,说完这些,带着满脸笑容出去了,只留下楚天齐还坐在那里发楞。
  早上,楚天齐起来后,到食堂吃了早饭,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不时碰到同事,大家互相说着“拜个晚年”之类的话。今天是正月十八,乡里正常上班的第一天。
  在将近九点的时候,楚天齐接到了宁俊琦的电话,让他到她办公室去一趟。楚天齐马上放下手中正忙的事,快步来到了乡长办公室。
  敲门得到允许后,楚天齐走了进去。
  看到楚天齐进来,宁俊琦一指沙发,说道:“一会儿,把那些东西拿走。”
  听到宁俊琦这么说,楚天齐收住准备走到办公桌对面椅子旁的脚步,转而走向了沙发那边,挨着沙发上面几个精致的盒子,坐了下来。

  “这些东西是送给大叔、大婶的,本来我准备去拜晚年的时候,直接带上。现在看来,近几天可能去不了了,你先替二老拿上,并代我向他们问好。”宁俊琦指着沙发上的东西说道,“刚上班,事情太多了,很抱歉。”
  从宁俊琦的话里,楚天齐听出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但他没有继续追问,而是说道:“谢谢乡长,让你费心了。”
  宁俊琦微笑着道:“没什么。”
  楚天齐换了一个话题,用轻松的语气说道:“乡长,你怎么提前来了,不是说由我值班,你今天才来吗?”
  “哦,计划赶不上变化。不过还要感谢你,是你替我值了班。”宁俊琦说道。
  她的语气听起来也很轻松,但楚天齐总感觉那里不对劲,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宁俊琦也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低下头,看着桌面。看得出,她并不是在看资料什么的,因为她的头一直低着,没有转动,显然也在想着心事。
  过了有五、六分钟,楚天齐憋不住了。他看着宁俊琦道:“乡长,她回家了吗?”
  “嗯,回去了。昨天早上,我陪她去了县城,让她把车放到了欧阳主任那里。她坐的是晚上七点的火车,是我送她到车站的。刚才接到她的电话,她说今天早上七点到了省城,现在已经到单位了。”宁俊琦回答道,但头依然低着。
  楚天齐“哦”了一声,不知道还应该再说什么,屋子里一下子又静了下来。
  又过了有两分钟,宁俊琦抬起头来,正迎面遇到楚天齐火辣辣的目光。她急忙把头扭向旁边,说道:“她和我说了前天的事,也说到了天鹅和山鸟。”
  楚天齐静静的听着,想听一听她接下来会说什么,但她的话嘎然而止了。

  “那……那你怎么想?这和我们之间有关系吗?”楚天齐急切追问道。
  宁俊琦微笑了一下,但笑容明显很落寞,她说道:“重要的不是我怎么想?而是那只自诩的山鸟怎么想。”停了一下,她又说道,“你就不想想和她的关系吗?”
  “我和她本就是朋友关系,好朋友关系,但我从来没有把她当做女朋友,而只是当做一个类似小妹妹的好朋友。”楚天齐认真的说道,“我是说,这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吧?”
  “说的轻巧,可她并不这样认为,她把你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至于我们之间,和她没有什么必然联系,但你现在需要好好想一想天鹅和山鸟了。”说到这里,宁俊琦轻轻叹了口气,“我也需要再好好想想。”
  “即使你是天鹅,也不会影响我们之间相处的。我和你与我和她之间,是不一样的。”楚天齐急忙辩解道,“我们开诚布公的谈一谈,可以吗?”
  “不,不可以。”宁俊琦肯定的道,然后语气一软,“现在不可以,我心里好乱,让我好好想想,好吗?你也好好想一想,想想假设我也是你口中所谓的‘天鹅’。你先回去吧,好吗?”
  宁俊琦说了两个“好吗”,语气中透着乞求的味道,还透着一丝无助。这让楚天齐很是心疼,但他知道现在多说无益,于是站起身,提起了身边的盒子,说道:“好吧。但我要告诉你,我对你的心依旧不会有任何改变。当初认识你的时候,我没有考虑过你的家庭是什么样子,我认准的是你这个人。不管我们之间到底有没有身份差距,但只要你愿意,我就会一直追随着你,尽我之力呵护你一辈子。”说完,向门口走去。

  来到门口,楚天齐一手拉着门把手,回头道:“俊琦,只要我们之间心意相通,那其它的任何一切都不是障碍。”
  此时,宁俊琦眼中泪光闪闪,但脸上却挂着微笑,她向他挥了挥手,说道:“走吧,让我好好想想。”
  宁俊琦说是好好想想,但楚天齐已经把话说的非常明白,他要让她知道自己的心、自己的态度。他也清楚,宁俊琦肯定以前已经想过这个问题,只是这次听了欧阳玉娜所讲,让她心中不很踏实。她不完全清楚他是否在意他们之间的身份差异,同时她也不知道她自己的家庭是否在意他们之间的差异。楚天齐心想,宁俊琦肯定是摸不清楚家里的态度,或是没有好办法解决来自家庭的阻力,才要求自己和她冷静的好好想一想的。

  从楚天齐内心还讲,他非常希望宁俊琦的家庭像自己这样普通,最起码不要差的太多。但如果她家真是非富即贵,只要她心里有自己、认可自己,那他就不怕对方家庭的排斥。他愿意为她承受这些压力,愿意和她一同克服这些阻力,因为他爱她。
  他知道她的心里很纠结,甚至很痛苦,她的内心肯定在经历着激烈的斗争,她在权衡选择自己所带来的一些现实问题,包括现在和将来。她不光要考虑她自己的感受,也要考虑家庭的看法,还要考虑她一方的阻力给自己所带来的压力。她不清楚自己这个穷小子在压力面前究竟会怎样,不完全清楚自己是否真像说的那样不在乎身份差异。
  尽管楚天齐做了好多假设,但他不怀疑宁俊琦对他的心,她肯定不在乎自己和她家庭的差异。因为两人在刚接触的时候,她对他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而他根本就没有考虑她有怎样一个家庭。他对宁俊琦的家庭情况略有怀疑,还是从欧阳玉娜动用省纪委常务副书记时候开始的,那件事表明欧阳玉娜的家庭不一般,而宁俊琦和欧阳玉娜又是多年的好朋友,所以宁俊琦的家庭应该也不一般。
  现在通过欧阳玉娜的话,通过宁俊琦的态度,楚天齐已经深信,深信宁俊琦的家庭不一般,最起码是自己的家庭根本不能比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