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54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
  听到洛飞雨的话语,骊风娘娘的秀眉一竖,盯着她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两人是冤枉的,并没有偷窃内库?”
  洛飞雨冷笑道:“内库防守森严,另外还有公明长老座下第一高手司马老贼坐镇其中,这两人刚来碧游宫,内库大门朝哪开都不知晓,你觉得他们真的能够偷得了什么吗?”
  骊风娘娘沉吟了一番,然后又问道:“你是说我宫中的白洁,是赵公明的内应?”
  洛飞雨说能够在茶水之中下了离魂散的,不是白洁,难道是你待之如亲妹子的青玫不成?

  听到这话儿,旁边的青玫吓得直接跪下,焦急自辩道:“娘娘,青玫不敢,青玫当日只是将两人引入宫中,然后去找寻娘娘,结果回来的时候,他俩人就不见了;我只以为是他们自行离开了……”
  骊风娘娘看着她,说白洁当时可在你身边?
  青玫细想了一下,然后说道:“大部分时间在,只是后来她说内急,要去小解,便离开了一会儿……”
  骊风娘娘沉着脸,许久之后,显然是相信了洛飞雨的话语,开口说道:“既然如此,倒也是有我的责任,此人今夜且留在我的宫中,明日再想办法离开吧。”
  洛飞雨款款一礼,说多谢姐姐仗义出手。
  我也拱了拱手,说多谢。
  一行人往里面走,骊风娘娘问我,说进宫时有两人,为何现在只有你一个?
  我说逃出来的时候,与我失散了。

  骊风娘娘有些担心,说他一小孩子,在这偌大的碧游宫中,岂不是危险处处?你这么大一人,为什么会不顾一小孩子,自行逃脱呢?
  这话语里有责问之意,我低着头说道:“我们被药翻之后,一直关在陷地宫的水牢之中,后来给人救了,逃离的时候,他非要将我们自己的东西给要回来,所以去了陷地宫的来风阁,而我则跑到宫门之前,闹出点儿动静,将别人的注意力吸引过来,好方便他行事……”
  我隐瞒了在洛飞雨的湘云阁中暂住和去了陷空洞的相关事宜,如此说出,骊风娘娘忍不住感慨,说公明长老执掌权柄多年,但今天的行事,着实有些过分了。
  一行人进了小院,我们被领到了内堂之中来,骊风娘娘说此事我也不能全信你们,得找白洁过来询问一下。
  说罢,她让我们在内堂的屏风后暂歇,然后叫青玫去把白洁给叫过来。
  相隔不到五分钟,那天我们瞧见的白衣女便出现在了外堂之上,朝着骊风娘娘施了一礼,说拜见娘娘,这么晚了,招白洁过来,请问有何事?

  骊风娘娘端坐堂中,眯眼打量了那女人一下,方才缓缓问道:“白洁,我待你如何?”
  白洁说娘娘将我从码头社区之中选入宫中,悉心栽培,授我法门,叫我做人,白洁心中感恩不已,日日念诵娘娘的名字,祈求上天赐福……
  她这一通忠心表着,骊风娘娘的脸色却越是难看。
  待她说完,骊风娘娘便冷笑了起来,说既然如此,那赵公明却是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居然为他卖起了命来?

  白洁身子一震,辩驳道:“娘娘冤枉啊,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
  她大声喊着,而骊风娘娘却突然间伸出手右手。
  她的手指之上,有七彩丝线,一下子就将白洁的头颅缠住,然后冷冷说道:“你跟我多年,应该是知道我的神女牵丝术的,若再不说实话,休怪我无情。”
  白洁听到,身子一震,直接趴在了地上,哭哭啼啼地说道:“娘娘,对不起,我也是没办法啊,公明长老抓了我娘和我弟,用他们的性命作威胁……”
  骊风娘娘勃然大怒,拍案而起道:“这赵公明实在是太过分了……”
  话语还未说完,突然间有人在院子外高声说道:“骊风娘娘,陷空洞震动,陷地宫被人砸塌,海公主请您去神女宫中议事……”

  陷地宫砸塌?
  听到这话儿,骊风娘娘陡然站了起来,如果不是强行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估计就已经要冲进了隔着屏风的内厅里来。
  缓了几口气,骊风娘娘对外面招呼道:“且等我五分钟,我收拾一下便来。”
  外面恭声说好,然后告诉这边,今夜宵禁,巡防营的伍队长专门在门口等着,由他指引骊风娘娘过去。
  骊风娘娘应付完了外面之后,指着白洁说道:“你虽然因为家人才做出这种背叛之事,但对于我来说,背叛了就是背叛了,没有任何理由可以讲——青玫,将白洁给绑了,回头我再来处理她。”
  青玫过来,将白洁给绑住,然后拉到了旁边的侧房去,而骊风娘娘则走进了内堂来。
  一进来,她便瞪着我,说你不是说就在陷地宫中闹点儿动静么,为何连整个陷地宫都给砸塌了去,是你做的,还是旁人做的?
  我苦笑着说道:“娘娘您瞧我这一个人,能够做出这样的事儿来么?”
  骊风娘娘皱着眉,说难道另有其人?
  我摇头,说不知道,我后来慌里慌张逃了,真的什么都不知晓。
  骊风娘娘急着去神女宫开会,不敢多留,沉思了一会儿,对我们说道:“你们且留在这里,我回来之后,再详细问你。”

  洛飞雨笑道:“想必也有人去叫我了,而我又不在湘云阁中——不如我与姐姐你一同出去,到时候跟伍队长说我今夜留在你的宫中稍歇便是了?可好?”
  骊风娘娘点头,说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的确会叫你一起,既如此,我们一同离开吧。
  说罢,她吩咐我在这里千万别乱走,要是被内务巡防营的人或者陷地宫的人抓到,到时候可就真的麻烦了。
  即便如此,她还是有些不放心,又叫来了青玫,让她在旁边监视我。

  我忙碌大半宿,有些精疲力竭了,也没有想太多,待她们离开之后,就找了个地方盘腿坐下,然后旁若无人地打坐修行起来。
  如此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突然间心中一跳,睁开了眼睛来,瞧见青玫在我斜侧面那儿伏案而睡。
  我站起身来,她也一下子就睁开了眼睛,揉着眼眶朝着我望了过去。
  她问我怎么了?
  我皱着眉头,感觉心中很不舒服,仔细一思量,对她说道:“白洁人呢?”
  青玫说在隔壁呢,给我绑在了床上,应该睡着了。
  我侧耳倾听,静寂无声,便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心慌了,赶忙说道:“我们过去看一眼,瞧一下她现在还在不。”
  青玫有些戒备地望着我,说你想干嘛?
  我苦笑,说我能干嘛?我感觉不到隔壁有人在,她许是在刚才的时候,趁你我不注意给跑了去。
  青玫摇头,说这怎么可能呢,我把她给捆得结结实实的,哪里能够逃走?
  我说何必在这里争论,我们过去看一眼不就行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