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44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通过和石爱国的交流,对湖州的班子局势算是摸得一清二楚,司南下是罗明江的人,现在是紧跟着罗明江的,而邸坤成一直都是为了反对而反对,在安如山离开中南省后,已经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了,虽然也在尽力的想在湖州挣得一席之地,可是响应者并不多。
  “我不知道这个神通广大的李金山到底是什么人,但是那些游行的群众说,这个人很有背景,一般人是没人敢惹他的,所以导致了今天这么多人被骗,敢怒不敢言,我想问问,湖州的干部任用和监督就败落到这个地步了吗?”朱明水的话掷地有声,压得湖州这些官员有点喘不过气来  。
  “或许,你们以为这些事都不是归我管的,所以我就可以问心无愧了,那么,我问问你们,什么事是你们该管的,什么事不是你们该管的,有些干部,自己的事不干,别人过问一下就说人家是多管闲事,我以为,这样的干部,你趁早离开公务员队伍,现在每年那么多考公务员的,我不信这里面没有人才,我也不信你就是那个人才”。
  兰晓珊看了一眼丁长生,小声问道:“怎么这么大火气,这到底是谁惹他了?”
  “不清楚,或许是有感而发吧,得,听着就是了”。丁长生不动声色的说道。
  开会的事和自己没多大的关系,但是华锦城的事的确是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所以,散会后,丁长生立刻约见了华锦城,还是约在了华锦城的城堡见面。
  “丁主任,你这么急急火火的,出事了?”华锦城将丁长生让进了客厅,问道。
  “老华,我看,纺织厂那个项目你还是算了吧,胃口太大也不好,湖州城即将迎来新一轮的建设高氵朝,我看你可以从其他地方找补回来,你在这件事上和蒋海洋较劲怕是要输了”。
  “丁主任,出什么事了?”华锦城也是一愣,自己刚和邸坤成那边搭上线,丁长生这边说让自己撤,这怎么可能呢?

  “我有个朋友告诉我,好像是蒋海洋在找人对付你,我担心到时候你的项目没拿到手,反而是被人暗算就麻烦了”。丁长生担心道。
  “丁主任,你放心吧,我华锦城在江湖上混了也不是一年半年了,蒋海洋那小子我心里有数,不是不知道,楚鹤轩那边我刚刚疏通关系,你这个时候让我撤出来,这怎么可能呢,而且何大奎那边我已经说通了,可以说,这个项目是水到渠成的事”。华锦城胸有成竹的说道。
  丁长生此时倒是后悔了,自己当初真是不该给华锦城出这个主意,万一华锦城因为这件事给掉进去,自己还是于心不忍的  。
  丁长生主要就是想和华锦城说说这事,但是看起来现在华锦城根本听不进这些话,也难怪,面对这么大一块蛋糕,谁都舍不得离开,更何况还有那么多人给了华锦城承诺。

  虽然丁长生不知道邸坤成和楚鹤轩给了华锦城什么承诺,但是丁长生觉得,那些承诺都是镜中花水中月,能起到的作用实在是有限。
  丁长生无语了,也不想再劝了,从华锦城家里连口水都没喝,就离开了,此时如果华锦城真的被盯上了,那么在这里多呆一刻就有一刻的危险,丁长生知道轻重缓急,既然华锦城执意如此,自己是拉不上来的。
  看着丁长生的车冲出了大门,华锦城的心也沉了下来,他明白得很,自己和丁长生之间没有任何的利益输送,丁长生这个时候来告诉自己,那么肯定是有风声了,可是楚鹤轩那里却没有一点消息传来,这不得不让华锦城心里泛起了嘀咕,自己拒绝丁长生的好意到底是对还是错,自己年纪不小了,如果一旦赌输了,那么自己这辈子就别想再起来了,一句话,自己现在输不起了。
  “你可是好久没来了,这段时间在忙什么呢?”从猫眼里看到丁长生在门外,宇文灵芝欣喜的拉开了门,这里就是她的天下,她谨守着丁长生给她的忠告,在祁凤竹的案子翻过来之前,最好是不要到外面走动,万一被林一道知道你在湖州,那么会很快循着味道摸过来,到时候一切都完了。
  “想喝点酒,你这里有吗?”丁长生疲惫的问道。
  “有啊,你想喝什么酒?”宇文灵芝看出来了丁长生今天的情绪有点不对劲。
  “什么酒都可以,意思一下吧”。丁长生无可无不可的说道。
  “出什么事了?”宇文灵芝伺候着丁长生换了鞋,挽着他的胳膊到了客厅里,此时祁竹韵端来一杯茶,而不是酒。
  “我刚从华锦城那里来,看来有人盯上他了,收拾一下东西,这两天就搬家吧,我可能要到京城去几天,会尽快回来的,我会让我的一个哥们帮着你物色房子,这里已经不安全了”。丁长生喝了口茶说道。
  宇文灵芝和祁竹韵一听丁长生要他们搬家,也是吓了一跳,在这里住了这么久了,早就对这里有了感情了,没想到这么快又要搬家。
  “有这么严重?”宇文灵芝问道。
  “可能比这还严重,我担心华锦城到时候该说的说了,不该说的也说了,所以,我们要以防万一,虽然华锦城和你们没多大关系,但是如果别有用心的人知道了这件事后,很难保证这件事不会被林一道知道,这才是我最担心的事,这不但是会威胁到你们的安全,还会威胁到我们下一步的计划,所以,我不得不防”。丁长生担心道。
  宇文灵芝想了想,点点头道:“你说的不错,我们还是小心点为好,否则的话,真出了事再补救就晚了”。宇文灵芝的心思和丁长生一样,都是未雨绸缪的心思。
  在客厅里谈了一会,宇文灵芝起身去做饭了,而她起身之前,给祁竹韵使了个眼色,当然,正在考虑事情的丁长生没有察觉到宇文灵芝的小动作。

  祁竹韵虽然心里不情愿,因为丁长生和她母亲之间的关系让她颇为尴尬,可是私下里宇文灵芝的话却一次次在她耳边响起,眼下她们看到了希望,而接下来的一切都需要丁长生在一旁协助,有些环节还得丁长生亲自操刀,所以,紧紧抱住丁长生这棵大树,才是她们脱困的唯一的道路,现在找谁都是白搭的  。 
  丁长生这么久没来,宇文灵芝心里已然是有了嘀咕,该不是自己年老色衰,已经对丁长生没有吸引力了吧,所以,这才不得不让祁竹韵提前出场,虽然丁长生随时都可能要了祁竹韵,这也是宇文灵芝所希望的,一方面扮演弱者求取丁长生的同情,一方面又利用自己和祁竹韵的色相勾引住丁长生,这也许是她们最大的本钱,但也是最后的本钱。
  “你不是要喝酒吗?这酒可以吗?”祁竹韵到书房里拿了一瓶干红,两个大玻璃杯,倒了两杯,端起一杯递给了丁长生。
  “我记得你是不喝酒的?”丁长生询问道,这个时候也发现了祁竹韵的脸色不对劲,绯红绯红的,看上去好像是已经喝了酒似得。
  “但是我现在喝了”。祁竹韵小声解释道,说到底,她还是害怕丁长生的。
  丁长生接过酒杯,探身上前,几乎是接触到了祁竹韵的脖颈了,但是没有闻到一丝的酒气,而此时的祁竹韵,早就吓得不会动了,就那么直挺挺的等待着丁长生的下一步行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