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124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正经,对了,告诉你件事,白开山那俩保镖,有人打招呼了,我们也不好一直拘押着,你说怎么办吧?”
  “阿虎和阿豹?”丁长生皱眉问道。
  “是啊,省厅来的电话,看来是有人要插手这事了”。兰晓珊低声道。
  “省厅的人打招呼?白开山是个什么货色那些人不知道吗?”丁长生听后皱眉问道。
  “他们应该是比谁都知道,我打听了一些人,好像这背后还有罗东秋的影子,看来白开山搭上了罗东秋”。兰晓珊小声说道。
  “唉,上天要是想叫他灭亡必然是先让他疯狂,看来这句话是没错啊”。丁长生叹息道。
  “还有件事,我觉得有必要提醒你一句,是关于华锦城的,我听说你和他走的挺近?”兰晓珊突然提到了华锦城,这让丁长生很是警惕,怎么最近这么多人提到华锦城,难道自己猜测的事是真的?
  “华锦城?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省厅的朋友提到了你,但是他也提到了华锦城,最近可能有人注意到华锦城了,所以我的意思是你离华锦城远点,我猜不透上面的意思,但是既然上面可以这么明白的问我这件事,我想这不是无的放矢吧”  。兰晓珊看到丁长生这么紧张,心里不禁也有点紧张了,丁长生该不会是和华锦城有什么利益纠葛吧?
  但是这个时候人多眼杂,而且又是在开会的时刻,很多事都是不能现在说的,于是说道:“待会开完会一起吃饭吧,我有事找你”。
  丁长生会意,明白兰晓珊肯定是有事找自己,于是点点头,没再多说话,只是心里的担心却是愈发的严重了,要是上面有人开始打招呼了,那么华锦城就危险了。
  虽然华锦城在湖州没有多大的恶迹,但是作为商人,哪个人的屁股底下是干净的,前面也说过,要想整你,总是可以想出一些罪名的,别的不说,有一个罪名在所有栽了的企业家判决书里反复提到的,那就是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的非法经营罪。
  法学界有个说法,非法经营罪是个筐,什么罪都可以往里装,所以,这个罪名的存在,让很多的企业家没有安全感,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有钱人赚了钱就往国外倒腾的原因之一。
  半个小时后,朱明水在司南下和邸坤成的陪同下走了进来,现场的人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会,但是能让市委一二把手陪着进来的一定不是一般的人物,仲华走在后面,最后面的却是一直都没有见到人影的唐玲玲。
  市委常委一干人都坐在了主席台上,朱明水坐在了中间位置,张和尘忙着倒茶。
  “大家静一下,现在开会,在开会前,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省委副书记朱书记,大家欢迎”。司南下当仁不让的主持了会议。
  开始的时候朱明水以为是一个小型的会议,也就是市委常委参加,认识一下也就可以了,有些话自己也能放开了说,但是这样一来,现场的人有二三十人之多,基本都是各局行的一把手,还有就是新湖区和开发区的人。
  “朱书记在百忙中到我们湖州来看望大家,我这里就不多说了,请朱书记给大家讲话”。司南下的确是没有废话,因为此时他的心里极为忐忑,在朱明水说要召集大家见个面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感到有些不对。
  如果是单纯的常委会,那么参加的人数有限,朱明水的脸色态度和私访告诉他,朱明水这次来绝不会是为了给大家鼓劲的,那么很明显,是来找茬的,常委会才几个人,朱明水就是骂大街,也不会有多少人知道  。
  但是现在这个会议基本是小型的全市干部会议了,除了下面县市区的领导过不来,现在基本都聚齐了,可是这么多人,你朱明水要是还大放厥词的话,骂的就不再是湖州的班子领导了,而是湖州的广大干部了,这可不是少数人,所以司南下在赌朱明水不敢这么干,有些话还是下来说的好。
  “大家好,我是新来的省委副书记朱明水,以前一直在京城工作,也就是你们眼中所谓的京官,高高在上,但是现在我下来了,也才知道,地方工作的确是不容易,在座的各位都辛苦了,在这里我谢谢大家了”。朱明水说完起身向着台下鞠了一躬。
  这下让很多人都大跌眼镜,尤其是司南下,看到这一幕,不由得看了眼邸坤成,发现邸坤成也是面无表情,但是看得出来,他要比自己轻松的很多,仿佛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心里不禁一阵鄙视,湖州的事谁也别想脱身,我是书记没错,但是书记不是政府主官,该承担的责任要承担,但是有些责任还是你这个政府主官的。
  朱明水的行为获得了大家的好感,台下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和善意的小声,无论何时,在这些基层的公务员眼里,越是官位高的领导,人家越是谦虚谨慎,不像是下面这些领导,吹胡子瞪眼的,让人感到害怕。
  “谢谢,谢谢,都说湖州是个人杰地灵的地方,我来中南省后,下来考察的第一站就到了湖州,本以为会很好,但是说实话,我有点失望,我知道这是为什么,你们没有准备嘛,包括南下书记,见到我的第一句话也说,我们都没有准备你就来了,我们不好交代嘛……”
  朱明水说道这里的时候,看都没看司南下,但是台下的人可是把目光都盯在了司南下脸上,台下有很多人此时心里都开始泛起了嘀咕,看来这今天这个会议没那么简单,这才是刚刚开始啊。
  “我以为,这样的事以后要成为常态,你准备好了,我看什么,你好我好大家好嘛?这有什么意思,我看哪,喜欢这样检查的领导才是脑子有病,明知道下面人在骗自己,还得配合下面的人骗自己,不是有病是什么?自欺欺人,所以,我不管其他领导如何,我在这里立个规矩,我来检查,你不要准备,你准备好了,我也不会来,我脑子没病,你们也不要骗我”。朱明水的脸色虽然还是笑眯眯的,但是台下的人却没人敢笑了。

  司南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但是这是省委副书记在开会讲话,他自己这一次真的是赌输了,还以为这么多人朱明水不好意思发飙呢,可是人家一点都没有顾忌什么,该说的一句都没有落下。
  “第一次来湖州,就看了一场好戏,上千人堵在街道上,我的车也被堵在了街道上,进退不得,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现场除了一位女同志,也就是唐玲玲同志,其他市委领导都去哪里了,出差了?朱明水非但是没给司南下和邸坤成留一点面子,而且还是步步紧逼。
  对于湖州的领导班子,朱明水在其他人那里得到一些消息,但是更多的消息还是从石爱国那里得到的,说来可能这事都有点不可思议了,朱明水是来中南省不久,而石爱国也是到省里不久,这俩人没有和其他人交结,反而是这两人渐渐走到了一起。
  朱明水对中南省不是很熟悉,初来咋到,很多事还在摸索中,而有了石爱国这么一个中南省的老人,可以说对中南省的了解事半功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